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黄嘉仪

当前位置: 首页 > 黄嘉仪 > 正文

黄嘉仪 /

一册书的故事

作者:黄嘉仪发表时间:2019-09-12浏览次数:

不可限量的空间加持了不可思议的时间。异乡犹念故土,故土又牵扯出了多少温柔到伤感的往日时光。积极或消极的许多事,分开又重逢,然后再一次长久地分开,却还在期待着遥远的未来仍有一次不期而遇。那些微小的琐碎的片段,以微澜的方式记录,而今看着斑驳往日来路,却是思潮汹涌,快要从眼眶流出。往日时光包围着我,令我晃神,令我沉重。顷刻,安静得地老天荒。

模糊中瞥见书架上那册书,《平凡的世界》。我抽出,又一次翻开第一部的第一页:

“天高排雁去,枯叶落梧桐。依稀北外光景,无言是相逢。漫道春囚绿野,坐看秋润长空,六年何匆匆!山清林愈染,雨霁不见虹。百日过,路未卜,各西东。或去千里,长路茫茫叠嶂重。归罢难载故景,昂首不应愁容,孤独是英雄。离别犹尚早,飞马踏山红。”“离别犹尚早”而今忆起,真感慨时光易逝,当初的“犹尚早”,成如今的“别已久”,故土依旧,情怀依旧,而这首《水调歌头》中相逢过的我们呢?

“你想看什么书?我送你,回礼。”高中,教室后面,我在后排书柜中寻教材,这个男生走到了我的旁边,开口和我说话。他是我初中同班同学,高中又恰是同校同班。回礼?我忆起上周他问我借散文读,我扔了一本看过的散文集放他桌上,说:“不用还了,送你了。”

晃神中他叫了我一声。我的思绪被扯回,“哦,不用了。”我低声答道,继续翻找着我的书柜。“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那就《平凡的世界》喽。”我随意答道。

两周后,三部《平凡的世界》整整齐齐出现在我的抽屉,一时间觉得我用一本书换了人家三本,实在不好意思,便去他那要回那本散文。

下晚自习后,我回到家中,郑重其事地拿起钢笔,思忖许久,在扉页洋洋洒洒落下我的几行大字,洋洋得意。第二天上课拿去给他,说是赠他的书法,心里那盏天平瞬时平衡,舒坦不少。

高三的自习课,总是有种妙不可言的紧张,沙沙的笔划声和哗哗的翻页声被无限放大。这样的气氛微微牵动学生敏感纤细的神经,影响着高三学子的一举一动——每个人都在飞快地摇动着笔杆子,似乎停歇一刻都是十恶不赦。下课铃声响起,教室里也没有半分喧闹的暗波,大家都沉浸在未刷完的题中争分夺秒。我也刷着我的理综卷没有停歇。三四分钟后开始有人喝水,又有人在轻声交谈题目。“第一部书给我一下。”声音从头顶飘来,打断了我写物理题的思绪。“什么?”我迟疑地看着他,“给我吧。”他重复。从抽屉中摸出第一部,直接交到他手上,完事之后继续我打着我的草稿,心中却疑惑他要干什么。

第二天,我看到了那首赠我的《水调歌头》,甚是感激,甚是兴奋,又马上觉得心中这盏天平要被突如其来的这首词压得一边倒,又开始思索着要还什么。对面的男生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不用还,这样还来还去要到什么时候。”我一笑,拎着我的书回到位置。

我和他在初中并不算熟,甚至没说过几句话。高中同班交流较初中多了许多,一是初中同学这样“同源”的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带来的交流;二是对于文学同样的热爱带来的交流;不过他比我厉害许多,看的书也多得多,中国历史也精通,高三如此紧张竟然还能淡定悠然地捧着文史杂志下课读得悠哉游哉。三是我问他理科以及数学题目带来的交流。他的成绩很好,经常在年级前十,理科思维也很不错,理综数学的题目偶尔我问,也就顺带教教我。

这样,“无言是相逢”的我们熟悉起来,成了很好的朋友。他教我解数学和理综题,帮我改了三遍自主招生的文言文自荐信,用他独特“犀利”精辟的语言在我考差之后心态崩塌时安慰我……

而高考将至,同学之间出现细碎的流言蜚语。这让我有时心态不稳,难以集中。挣扎多日后,我决定暂时不和他交流。

我的那张便签,贴在了他写到一半的化学作业下,带走了一段时间的友谊,也代表了我的决绝。因为高考不是儿戏。我很清楚他看到了那张便签。在离高考还有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就这样同班却形同陌路。即便眼神碰到了都在躲闪,都在尴尬。我心中隐隐愧疚,但就这样吧,就这样直到高考之后吧。

离高考只有几十天的时候,晚自习下课。他托人把那本散文集还给了我。我马上气愤地回班把书丢在他桌上,留下正在位置上写作业的他头也不回地回到了自己位置上。我很愧疚,但我也多么希望,他能够理解呢?

他的成绩一直很好,高三后期从不出年级前十,有时候还在年级前五,我的成绩也基本稳定在了二十到三十名。就这样吧,就这样吧,挺好的……

高考结束,毕业典礼。我交给了他一封我写给他的信,里面有我的愧疚,有我看到他在年级前十都还在一步步前进的喜悦,有我很多陌路期间的想法……

他高考646分,一些失常,但也算不错的发挥,去了武汉。

我高考603分,排名是平时的两倍,高三下期以来最差的一次。

人走了,席散了。这册书,被我带到了大学,稳妥安置在书架上。背转身把面孔朝着过去,我走过青春,我失落年少。这么多值得记起的点点滴滴,我好像也只剩下了感慨,时光它偷走我的坐标。时间在走,距离在变,这些回忆,也不断会被新的回忆所替代,不论曾经是多么温柔到伤感的时光,终归会变得无关紧要的吧?但是心中微澜,不管承受何种别离,依然健在,不管经历过多少次“将亡”“濒死”依然重生,那就不存在任何侥幸和偶然了,而是由时间锻铸成了一种坚韧无比的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