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黄嘉仪 > 正文

黄嘉仪 /

秋,随想

作者:黄嘉仪发表时间:2019-09-12浏览次数:

熠熠星城,湘南之滨。淅淅沥沥几场秋雨余音未歇,星城悄无声息地清冷了,雅致了,寂静了,望着窗外思忖片刻,我明白,这是入秋已深了。悠悠师大,喃喃风中。不远处的岳麓,正应了那词:“层林尽染”,红黄交错,青蓝相辉,胜之人间烟霞,凌于钟毓俊秀,山天相接之处,轮廓隐现,烟雾缭绕,似乎用画笔轻轻勾勒出了界限,那界限又被晕染得一层层荡漾开来,柔和中透着几分古典的原始之韵,可真叫人以为那山间隐匿了什么高人,忽的高奏一曲,余韵徐歇,又片刻弦断帛裂,徒留我在原地空想。

入大学以来,心中颇不平静,不知是生活改变带来了不适抑或是蜗居斗室时满脑子纵横千里的遐想和回忆对我侵蚀之巨大,心情烦闷得很。时常想起从前高中挑灯夜读,挥墨四方,五月伏案,六月执笔,只为驰骋沙场摘得头衔。那个近在眼前的明确得不能再明确的目标让我充实,至少,自己的足迹在意义非凡的方向,自己在往一个有意义的方向用力奔跑。大学,本就该树学不忘,以求上进,可是当我抱着专业课本,努力学懂的时候,想到的竟是:我错了。我认为这并非我梦想中专业的方向,我认为这样的努力没有意义。渐渐空虚,也渐渐无助。日复一日烦闷。

拾起我散落的思绪,我感受到一种蚀骨的冷,胸口又开始被愁绪堵塞。还是上山吧。至少山间水泽的那一点点香气会让我好受些。

我不知道我怀着怎样的心情行走在岳麓的山岩脊背上,只知道我眼前的这条石子路从山林的深处蜿蜒而来,延伸到我的脚下,正要载我去安静得地老天荒的另一个空间。张开口鼻,抢得一角影影绰绰的山间清晨,顿忘灿烂一朝的城间浮灯,迈开步子,大步向前。一路云霓,一路林木,一步也不重复,一步也不停滞。看野花两三点,桐叶三四片,云卷云舒,百世葱郁。我贪婪的吮吸着着林间的一点点清香,敏感而又纤细的神经被凉透,彻底放松。

拖着疲惫的身躯我攀登到了山顶,是啊,身躯的疲惫总可以使人精神轻快。在山顶回味攀登时看到的景色:重复出现的树木与石子路?那株的我惊叹过的银杏?那方我歇过脚的小亭?好像脑子里除了这些别无他物。除了那些一遍遍出现过的事物和一些与我有关的静态的点,我什么也记不得了。也的的确确是这样,如果说人生是一条一划而过的线,那么,具有留存价值的只能是一些点。把那些枯萎的长线头省略掉吧,只记着那几个点,也是绰绰有余。前些日子我那因为不适应产生的太多太多太过厚重的回忆和遐想,对于匆匆流逝的时间来说,真的很多余。

站在山巅,俯瞰万象,真有心胸开阔遗世独立浩浩然之感。这些山间生命肆意绽放着自己的美丽,在这万籁俱寂的秋天。这些自然的残影生在这林间,尽力展现在这林间,说不定这些树啊,也羡慕着鸟儿能够翱翔在蓝天。世间万物皆不可能事事如意,那做自己能够做到的,足矣。使自己适应,世间从不缺少会欣赏的心灵。将不情愿的事情做好,是一种态度,何况我能够改变我能够培养兴趣。努力不会白费,在努力的过程中,我的视野,我的思维会得到一定改观。这就是意义所在。找到做一件事情的意义,远比千里迢迢去寻求别人的心理安慰重要得多吧。

开始下山,胸口怀抱一支不言不语的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