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黄嘉仪 > 正文

黄嘉仪 /

悲愤凝诗而落

作者:黄嘉仪发表时间:2019-09-12浏览次数:

安史之乱,你失落了自己,却名垂千古。

同样在赫赫的唐王朝,你与李白却不在一个格调上。究其原因,我认为只有一串数字:756年,一个名词:安史之乱,解释得清楚。你不平庸了,744年与李白相识,他四十三岁,你三十二岁,相差了十一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因为你显得太深沉、太平静了,相比于李白的洒脱,印象中的你应该比他大很多,提到你,我脑中浮现的只是月下孤影,雾拂霜鬓湿,步履蹒跚。万万没想到你比他小了十一岁。李白的诗多作于安史之乱之前,他在这之前便已功成名就,总是有着常人难以模仿的豪放与洒脱,这种诗化人格你能够感受,而李白同样能感受到你的德才。两人都是九天骄影,而你总牵挂得多一些。

在兵荒马乱,战火纷飞的年代,诗人确实狼狈,你总是将自己难以言喻的悲愤凝于一首首经典,从此不再是历史长河中的一叶草芥,而是可以卷起惊天大浪的波涛,总令人如此铭记,难以忘怀。一生漂泊颠沛流离,仍立德修身忧国忧民。经历了那么多,相比比你年长的人,你更显得平静、稳重、暗色调,用细腻的笔触勾勒出了一篇篇佳作,一幅幅饱含热情悲愤的画卷。一定很累吧?在如此乱世,仍坚毅,甚至接地气地关注百姓,使他们苦难被发现,被关注,被抒发,被打抱不平,被后人知晓,而显得不是那么绝望或深陷,至少不会求告无门,而你自己呢?挣扎在温饱线上忧国忧民,老泪纵横,满目疮痍,担心巍巍的长安城门禁终抵不过叛贼的兵器,夜不能寐,漂流放荡。从而走到哪儿触景都会生悲,因为这唐朝的大好河山啊,正狼烟四起!因为这位伟大的诗人啊,正深有所思!才会有了那些千古绝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被这笔杆深深刻下,刻在纸上,刻在后世人心里。这“恨”向历史散发着绵绵不绝的温热,这情永远系着那江山朝廷。语言不华丽,却能深扣人心,不那么豪迈,却苍劲有力,抨击着人的灵魂深处。登岳阳楼望着“川”,望着“水”都能登楼有感。“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这是经历这无常世事后从中感人情冷暖而聚成的泪啊,却流不尽这无限的愁。如此沉郁,不可一世,总能将景壮阔忽又精细,把情抒得令人动容。不同的身世造就了不同的风格,不同的性格,毕竟你比李白,王维都小了十一岁。你在船上走完人生,夜里找不到住所,看着任何一草一木都悲,郁郁而终,带着你的宽大胸襟,沉郁的情结在船上安然离去。你这一生留下多少名篇。“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此句一出,遂令天下诗人折服,“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云来气接巫峡长,月出寒通雪山白。”其间的浩大气魄,李白也要退让三分。

你很平凡,只是唐朝如此多诗人中的一员,因为唐诗尤为发达。不,你不平凡,你立德修身留以后世思索,看似俗务缠身却能与书卷共舞,在动荡的年代体现了一种近乎纯粹的善良。世界对你如此残酷吝啬,你却将一首首慷慨大气而又苦中带美的诗去回报。你的诗包罗天地万象,最普通的变成了最神奇的,“承接了之前的一切,又开启了之后的一切,是中国古代诗歌的集大成者。”让天地为之一震。

你的悲愤中,夹杂着纯纯的美,凝于诗中,聚为经典,落在后世人心灵的深处,灵魂的悠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