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薪宇 > 正文

安薪宇 /

野山葡萄之歌

作者:安薪宇发表时间:2019-09-12浏览次数:

【小狐狸】

那是一只通体赤色的小狐狸,毛茸茸的一团,在灰褐的岩石旁。

山谷间顽皮的风,吹动小夏的蓝条纹衫下摆,湿润的空气中盛满甜浆果的香气。小狐狸的两只眼球像黑弹珠一样透亮,上一秒,它还逗弄着一群花衣裳的凤尾蝶,转眼间,又一下子扎进一簇狗尾巴草里了。奇怪的是,小夏的鼻子好像也被一种粗糙的植物搔了痒,不受控制地,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个大喷嚏。

小狐狸听到声响,警惕地一扭脖子,四只爪子快速飞动起来,消失在密林的边界。

小夏揉揉鼻子,撑着蹲麻的膝盖,慢慢站立起来,懊丧地叹了一口气。

小夏不是第一次遇见这只小狐狸了。它的尾巴像一团火焰,在绿色的木叶和棕色的灌丛间上下跳动。而最有趣的要数它的尾巴尖,似乎是打翻了墨水瓶,平白无故染了一点墨色。有好多次,小夏观察小狐狸,小心翼翼地追寻着它的踪迹,几乎都要碰到它圆滚滚的尾巴尖儿了,可最终都没能如愿——小夏多想和可爱的小狐狸搭个话呀,问问它关于这片森林的秘密。

【小夏】

小夏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从森林变成了病房,白色的窗帘、白色的枕头和被单,白衣服的护士姐姐蒙着白色的口罩,手中托盘里是白色的纱布和白色的药盒,连妈妈都是白色的,她穿着白色的防护服,此刻正倚靠在椅背上,累得睡着了。

小夏歪头看妈妈手中的彩色绘本。封面上是许许多多的小动物,有小熊、小鹿、小兔、小松鼠,它们开心地拉着手跳舞……唯独没有一只小狐狸。

小夏于是不断地回想着梦中的小狐狸。他是如此安静,以至于病房里只能听见钟表的声音,像是小狐狸踩在落叶上,嘎吱——嘎吱——

护士姐姐敲了敲门,然后直接来到了小夏和妈妈的身边,“小夏,该打针了”,她说。

妈妈也醒来了,她轻轻地把绘本书收到大衣的口袋里,那口袋很大,里面曾经装满了小夏爱吃的糖果和五颜六色的画笔,现在里面只静静躺着一叠医院收款单和这一本小夏最喜欢的绘本书。

“媛媛姐姐,你知道小狐狸吗?”小夏很乖地伸出左侧手臂,认真地盯着护士姐姐的脸。

“是哪只小狐狸呀?”护士姐姐笑着问,“小夏真乖,打完针可能会痛一阵儿,你要忍住不哭哦。”

“就是那只红色的小狐狸,在森林里面…”针头刺入的时候小夏还是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小声补充道:“它一个人。”

护士姐姐打完针就把房门关上了,小夏把身子缩进被子里,只露出半个光脑袋,他看着天花板喃喃道:“妈妈,小狐狸没有朋友吗?”

妈妈没有回答。

小夏提高声音又问了一遍,虽然那声音还是软绵绵的,没力气,“妈妈,小狐狸没有朋友吗?”

“它的家在森林最深处,虽然不常有朋友来拜访,但是他的妈妈很爱它,他们很幸福地生活着。”

小夏点点头,然后闭上眼睛。

【野山葡萄之歌】

小夏决定,这次一定要跟着小狐狸回家看看。

小狐狸一路上哼着小调,它先是在河边停下了,伸出前爪,捧出一点河水,一边洗脸一边歌唱,溅起的水花越来越大,它的歌声也越来越快活了。

小夏这次隐约听见一个词:葡萄。

为什么是葡萄呢?他真想问问小狐狸,是狐狸妈妈做葡萄派给你吃吗?小夏忍住没有发问,他继续跟随着小狐狸。

走到有很多鲜花的地方,小狐狸再次停了下来,他挑了一朵粉色的、一朵紫色的、一朵黄色的小雏菊,用一根草叶当中一捆,做成了一把美丽的花束,它用嘴巴叼住这把花束,忽然就飞快地跑了起来。

小夏也连忙跑了起来,他明明穿着鞋子,却好像是赤脚踩在厚实的绿色地毯上,带起一路细碎的草叶或是灰尘,在阳光中飞舞。

果然,前方豁然开朗,密林深处,真的藏着小狐狸和它的家!

狐狸妈妈靠在木门边,很宠溺地摸摸小狐狸的脑袋,小狐狸则把花束送进妈妈的怀里。

小夏悄悄地看着母子俩,犹豫着要不要走近一点,和它们打个招呼。

哪知道细心的狐狸妈妈早就发现了小夏,它朝着小夏招招手,“孩子,你好啊。”

小夏有点害羞,但还是跟着狐狸妈妈进入了他们的小房子。房子很小,除了一张椅子,一张床,一个架子,就只剩一个灶台,锅子咕噜噜地沸腾着,有满满的肉香,小夏的肚子叫了一下。

小狐狸和狐狸妈妈都笑了起来,狐狸妈妈对小夏说:“肉羹还要等很久,不如先尝一尝我做的小点心吧。”说完它从架子的第二层取出一个小碟子,再从最底层取出木水壶和木杯子,一齐拿到小夏面前。

小夏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在他的面前,是嵌了葡萄干的蜂蜜饼干,爪印形状的,他一连吃了三四块,正口渴,一杯葡萄汁出现在眼前。

“好孩子,你随便吃,随便喝,这里还有好多好多呢!”

“狐狸阿姨,你们怎么会有那么多葡萄啊?”

小狐狸抢话道:“是野山葡萄呦。上个月发了洪水,从山坡上滚下来的,我和妈妈收集了好多~”

小夏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好厉害啊,难怪那么甜,原来是野山葡萄呀。”

三人围坐在桌旁,吃着肉羹,喝着甜美的野山葡萄汁。

“轰隆隆的惊雷 哗啦啦的洪水 轱辘轱辘地下山来 神奇的野山葡萄呦 咔吱吱的饼干 甜滋滋的果汁 咕噜咕噜地进肚中 美味的野山葡萄呦

唱起歌来了,跳起舞来了,小夏和小狐狸牵手转着圈,多希望时间永远静止在这一刻呀。

谁也没注意,没有完全熄灭的火星闯了大祸。

热,好热呀,好像在火上烤着。小夏猛地惊醒了。

【再唱一首吧】

小夏发烧了,烧了一整夜,烧得嗓子没办法发出声音。他很想很想告诉妈妈:给我一杯野山葡萄汁吧,就一杯,这样我什么病都会好了。

但是别说是葡萄汁了,小夏的身体变得很奇怪,他吃什么都觉得不舒服,浑身都痛。“妈妈,我真的吃不下,你可以给我讲故事吗?”

妈妈的眼里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小夏心疼地握了握妈妈的手掌,“妈妈,讲故事吧,小狐狸的故事。小狐狸和妈妈住的房子烧起来了……然后呢?”

“小狐狸和妈妈住的房子烧起来了,但是他们没有伤心,狐狸妈妈先用橡树叶子搭了个小帐篷,他们暂时住在里面。”

“那他们的床呢?”

“妈妈用草叶编了席子,小狐狸就睡在上面,晚上透过叶子的缝隙,能看到满天的星星。”

小夏想象着,嘴角牵起一个笑容,“妈妈,我们也去外面看星星吧。”

“好,我们也去,但是今天你要好好休息”,妈妈停了两秒,继续讲着故事:“休息好了,白天就可以重建房子了,这次他们准备搭一个二层的小楼,二层是一个大露台,专门用来晾野山葡萄干……”

小夏听着听着,迷迷糊糊地,似乎又进入那片神秘的森林了,虽然他已经好几天睡不了一个完整的觉,更别提梦见小狐狸一家人了。

护士姐姐们的声音远远近近,连带着还有瓶瓶罐罐的清脆碰击声,小夏想象着,小狐狸在那边一定是举着锤头,往木板里砸钉子呢,叮叮当当的,给自己传信呢!夏季结束了,秋天的风很厉害,贪玩的小狐狸在河水里洗了个澡,回来就感冒了吧,一会儿冷得发颤,一会儿又被妈妈用大浴巾裹住了,热乎乎的,又无法脱身。冬天的时候,小狐狸和妈妈在壁炉旁烤火,抱木柴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把身子刺破了。一定是这样的,小狐狸在给小夏传信呐!

一天午后,小夏清清爽爽地醒来了。

小男孩翻身下床,赤脚站在绿色的瓷砖上面,因为脚底肿胀,竟好像踩在一块地毯上,瘦得见骨的脚腕,一块黑痣清晰可见。他挪开枕头,枕头下面,是一只赤色的折纸小狐狸,他甜甜地笑起来,把小狐狸送进妈妈的掌心。

小夏的病床空了。

轰隆隆的惊雷 哗啦啦的洪水 轱辘轱辘地下山来 神奇的野山葡萄呦 咔吱吱的饼干 甜滋滋的果汁 咕噜咕噜地进肚中 美味的野山葡萄呦

小狐狸一边唱着歌,一边和妈妈收集着今年的野山葡萄,好多好多,甜美的野山葡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