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兰天晴 > 正文

兰天晴 /

冬日的太阳

作者:兰天晴发表时间:2019-09-11浏览次数:

大年初一了,透过窗户看去,地上布满了厚厚的积雪,本来光秃秃的枝丫也被白雪装饰成了一道赏心悦目的美景,远处的几个孩子在树下嬉闹着打雪仗,北方的寒风还很凛冽,地上的一层雪被风卷起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刮到几个行色匆匆的行人脸上。不抗冻的小孩们缩紧了脖子,打了个冷战。天色没有放晴的景象,依旧阴沉沉的压在人们头上,这是个寒冬。

俗话说瑞雪兆丰年,新年第一天就下了场大雪,这可是个好兆头。可坐在屋里低头抽烟的魏仁民可没想到这个,他有件烦心事不知道怎么处理。

“快来帮我洗个菜,莹莹这孩子让她去送个东西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厨房里传来老婆桂琴的声音。

魏仁民收回了思绪,把抽了一半的烟在瓷缸上碾灭,一边起身走向厨房一边说:“大年初一的,孩子总不能送完东西就回来,她和李梅也好久没见了,李梅好不容易过年从安徽回来,两个孩子总要拉拉话。”

“你说的也是。”

莹莹今年上高三了,眼看着就要考大学了,这孩子平时并不肯静下心来读读书,倒是喜欢四处疯玩,全然不像个女孩子的性格。可这孩子却有着一股独特的聪明劲儿,虽然平时不把心思往学习上用,可却喜欢关心政治,你要是跟她聊起国家政策,准被这个小孩唬住,以为她是什么中央领导的子女。自上了高三莹莹也开始勤勤勉勉地翻阅书本,成绩居然也一跃而上在班级名列前茅,老师说很有希望考上大学。这不,大年初一,李梅回来了,莹莹赶紧跑去找好朋友玩去了。李梅是和莹莹一起长大的,李梅的爸爸原来和魏仁民也是同事,只是后来李梅爸爸工作调动到安徽凤阳,李梅一家就都随着去了安徽凤阳生活。一年也难得回来几次。说起两家还有些渊源,李梅爸爸李强和魏仁民是这个村里出去的两个大学生,两个人从小也是光屁股玩大的,大学毕业之后,魏仁民分配到县城做了一名公务员,李强也在县城宣传委当了个文书。李强性格比较强势,做事也雷厉风行、风风火火。年轻时这做事情的冲劲儿深得领导赏识。魏仁民则不同,他一直老成持重,年轻时做事也极稳重,凡事总要三思而后行,这么些年在工作上也没犯过什么错。这眼看着还有几年要退休了,别人都想着趁着还在任上狠捞几笔,可魏仁民一封上书直接让领导把自己调回了自己家乡这个贫苦落后的小村当了个村委书记,为这,桂琴还埋怨了他好久,莹莹虽然从此要骑着自行车去县城上学,可这孩子还挺高兴,她觉得回来看些山啊,水啊,玩耍起来自由。魏仁民有自己的心思,他是从这个村里走出去的大学生,这些年自己的日子越过越好,可他总惦记着这个贫苦的养育他的小村庄,尤其自己年纪越来越大,他觉得自己再不做点什么,退休后便真的没机会了。他怀着这样的心思请调回了这里。

“刚才李叔来干啥了?”魏仁民在水池边洗着白菜问桂琴。

“送了筐鸡蛋。”

“没说有啥事?”

“没说,他问你在家不。我说你出去买东西去了,一会儿就回,让他在这儿坐一会等一等。他连说那就不坐了,明儿个再来。我让他有啥事告诉我我转告你也是一样的,他支支吾吾不肯说连杯水也没喝就走了。”

“哦。”魏仁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嗨,还能有啥事,想想就知道了,肯定还是问那几亩地包产到户的事。”桂琴在菜板上切着饺子馅大声爽利地说。看魏仁民不搭话,桂琴又说:“这事儿你也别焦心,上面没有文件下来,你能怎么办,这包产到户的命令你可不能随便下。”

其实魏仁民知道今天李叔来找他多半是为了这事,这事儿也让他烦心了好久,合作化搞下去是看不到发展,可这个时候谁敢随便改国家的土地政策,包产到户可以一试,可这个想法一直在他心里搁着,却思来想去下不定主意,从心里讲他是真的想搞一搞这包产到户,可踏实干工作这么多年,上面没有命令下来,自己一颗心也在悬着,说到底,这么多年勤勤勉勉,踏实苦干,为了人民绝对算尽心,可如今这事却是不敢做个先驱带头搞下去。

“听说安徽凤阳有个小岗村十几个农民搞上了分田到户,依我看这可是十几个英雄。虽说现在还是试试看,我看这些年来合作化把好些个庄稼人都养懒了,没啥积极性了,粮食怎么能多产,越穷越懒,越懒越穷,几个懒就拖着大家一起穷,这么下去,靠个啥去富起来。”魏仁民说着说着激动了起来。

正说着,莹莹蹦跳着进了屋,这么大个姑娘了,还一天没个正形儿,桂琴看着莹莹宠爱嗔怪着说。

“我在李叔叔家多待了一会儿,李叔叔给我讲了好多他们那里的事儿,可有意思呢。爸爸,听说李叔叔那里土地政策有松动呢,我看这土地政策早该变一变,我们老师上课时也提到现在农村合作化,有一部分人被拖了后腿呢。”

“你倒是比那国家主席还操心,一个小孩子瞎谈什么土地政策,快给我背背你那课文要紧。”桂琴笑着说。

“背课文有什么难,现在农村是连饭都吃不饱,温饱和背书哪个重要嘛!”莹莹反驳。

魏仁民不搭话,其实莹莹说的没错,现在农村是连饭都吃不饱呢,他刚调回这个村里时就了解了情况。他是从这个村里走出去的,吃过李叔家的桃、王婶儿家的枣,这村里的老老小小他都再熟悉不过。上大学的时候,邻里们都出来送他,有给拿上一篮鸡蛋的、有给送了布包的,虽然东西不多,可这是这片土地上的乡亲们最朴实深厚真切的情感与祝愿。他是真正的从那个穷苦的小村庄走了出去,看了更广阔的天地,过上了更好地日子,可这个小村庄里亲爱的乡亲们啊,还是过着和十几年二十几年前一样的日子,他当这个村委书记不就是为了改变这种情况吗,如今倒是畏首畏尾怕了起来。魏仁民放下洗了一半的菜,甩了甩手上的水,去客厅拿起了电话,想了想又放下,来到厨房洋溢地对莹莹说:“你快现在再去一次李叔叔家,把他一家都叫来吃饭,我有大事要和李叔叔说。”

“什么大事儿啊?”莹莹好奇地问。

“去吧去吧,一会儿就知道了。”魏仁民挥一挥手。

魏仁民下定了决心,他要把包产到户搞起来。就今天。李强不是在安徽凤阳工作吗,小岗村的情况他肯定了解,他要了解,他要解决这事而且要快点解决。

外面寒风依然凛冽,路上已经没什么人了,树下嬉闹的几个小孩也都被父母们叫回去吃饭了。门前树上枝丫上的雪好像在融化,抬头看看,哟,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放晴了,太阳照在雪面上明晃晃的照亮了前路。

这冬日,终于看到了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