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兰天晴

当前位置: 首页 > 兰天晴 > 正文

兰天晴 /

人生无定式

作者:兰天晴发表时间:2019-05-19浏览次数:

 

1126日,美联社宣称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完成了首例人体胚胎的基因编辑实验,并且两名接受了基因编辑操作、携带CCR5基因突变的女孩露露和娜娜已经出生,这引起了全世界的共同关注。我们是否应该允许编辑改良后代基因?我想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因为基因编辑婴儿突破了伦理的底线,当科学实验将人的一生作为试验品时,我想在道德上它是无道德可言的,在医学上它是非必要的。人类定制如同一个骤然打开的潘多拉魔盒。正如人民日报所评:“科技发展不能把伦理留在身后”,因为人生决非定式。

科学伦理的“高压线”不容触碰。贺建奎的试验之所以不能称之为科学探索的原因在于他的实验过程是完全不负责任的,他跳过了规则和审批,在并没有拿出科学实验报告的情况下,擅自进行了编辑胚胎基因的实验,并让孩子出生。可怕的是此项实验并不严谨,在植入前检测到潜在脱靶现象的情况下却依然植入,也就是说孩子的健康无法得到保证。这项实验不仅违反了原则,更已经触碰到了科学伦理的“高压线”,他将活生生的生命放在试验中,为了自己所谓的“科学成果”改变了两个女孩本应走上的人生轨道,“人”要是能被试验所改变、所定制,那不知世界该怎样发展,人类该走向何处。违反科学伦理的实验绝不该被承认。

尊重是负责的前提。贺建奎在1128日的人类基因组峰会上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愿用下半辈子负责露露和娜娜的未来。这句话便是对公众和这两名实验婴儿的交代吗?不,这样的交代本身就是不负责的。他没有尊重这对婴儿作为“人”的权利,没有人能对别人的人生负责,他创造出了这两名基因编辑婴儿,于他而言,这两个孩子是实验品,他的负责没有关怀可言,他关心的是通过对孩子未来人生的观察获取他的研究成果。我不禁想问,如果这两个孩子在长大的过程中,因为基因编辑的纰漏出现了难以解决的健康问题时,他又将如何对这两名孩子负责?我想他只有宣告实验失败的权利,却无法去承担实验风险对这两名孩子造成的不可逆转的后果。所谓的负责又岂不只是一句空谈。他对基因编辑婴儿无法负责,他更无法对科学负责,科学是为人类服务的,试图用科学去支配控制人类,这样的科学是恐怖的,如果真有这样的一天,我想人类将走向终结。尊重是负责的前提,请负起作为一个科学家、一个社会公民的责任,尊重科学,尊重人类。

基因编辑婴儿是科学的倒退而非进步。诺贝尔奖获得者戴维·巴尔的摩教授对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体胚胎一事感到很不幸。300余位学者联名,十问贺建奎,并表示对这种技术上高风险、医学上不必要、充满暗箱操作和巨大伦理争议的研究无法接受和强烈反对。在科学家们的声明中有一问引人注意,那就是“基因编辑婴儿试验的资金来源

是什么?”作为南方科技大学的副教授,贺建奎进行此项研究的启动经费由学校支持,但后期进行研究的数千万资金皆为自费,不得不怀疑,一个回国任教五六年的副教授何来如此巨大的实验资金,其背后是否有未被披露的投资方,且他们在此项研究中扮演的角色和想要实现的目的又是什么?当科学研究不再以推动人类发展为根本且唯一的目的时,那便是科学的倒退,这项实验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利益链,我们还不得而知,但当我们的每一个质疑走向我们不想看到的对立面时。我们就该确定这项试验一定是科学的倒退而非进步。

 王尔德说:“人真正的完美不在于他拥有什么,而在于他是什么。编辑婴儿生来就拥有了免疫疾病的基因,但值得思考的是她们已经不是自己了,那她们又是谁呢?关于基因编辑婴儿我想以一段评论作结:在这个世界上,良知是最高的准则,是不允许用任何借口来无视的。自然法永远高于社会法。 

 

 

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