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徐宇婷 > 正文

徐宇婷 /

隐士之痛

作者:徐宇婷发表时间:2019-09-17浏览次数:

晋朝末期,最后的名士陶渊明脱下官袍,荷起锄头,出走田园。《归去来兮辞》里,诗人与家人团聚、琴书相伴,大千世界,如欲寻他,他便在返璞归真处,乐安天命、逍遥于世。

那么,名士出走之后真的像他词句表面那么风轻云淡,生活里只有南山采菊的悠然么?抚卷而思,我更加感受到诗人的忧愤和悲痛,《归去来兮辞》更像是一首忧乐相交的心灵悲歌。

陶渊明作为一个隐士,虽然心灵获得了宁静,但这只是相较于他的官场生活而言的,他的内心深处仍旧有一个晦暗的角落,层层包裹着抑郁。

陶渊明的痛苦与他前半生在官场的不得已与不得意有关。 “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他终于意识到归隐似乎是他精神困境的唯一出路。是的,陶渊明的归隐,虽然与东晋黑暗的政治有关,但更多的是陶渊明个人性格造成。陶渊明在《荣木》中慨叹:“贞脆由人,祸福无门”,对个人在世俗力量面前的无辜、无能、无助,他是有清醒认识的,故归隐以避祸。总之,孤介刚拙的性格才是陶渊明不能在官场容身的主因。

其次,陶渊明对自我的人生定位,在田园,不在官场。时断时续的仕宦生活,似乎没有给陶渊明留下 任何美好的印象,他在这期间写的《庚子岁五月中从 都还阻风于规林二首》、《辛丑岁七月赴假还江陵夜 行涂口》都深切感叹行役之苦。仕宦生活的另一个 坏处是不能纵情肆志,陶渊明描述这种没有自由的 生活是“暂为人所羁”(《杂诗四首》之二)、“误落尘网中”、“久在樊笼里”(《归园田居五首》之一)。除却这 种痛苦的最好方式就是归田,“静念园林好,人间良可辞;当年讵有几,纵心复何疑”(《庚子岁五月中从 都还阻风于规林二首》)。做官的颠沛之苦和缺乏自由历来对几乎所有官 员来讲都是一样的,为什么陶渊明不堪忍受?这与陶渊明的自我定位有关,东晋士族文人时兴隐逸之风,追求自由的风气对他自然也有影响。他在诗文中曾一再表述对凡尘俗世毫无兴趣,“闲居数十载,遂与尘事冥,诗书敦素好,园林无世情”(《辛丑岁七 月赴假还江陵夜行涂口》)

陶渊明虽然离开了官场,但是能和他进行精神 来往的读书人大部分都活跃在官场之中。就这一点 来说,陶渊明的精神需求和他的现实生活状态发生了错位。造成这种错位的主要原因是陶渊明追求的 生活模式背离了社会为人们提供的主流生活模式, 即士人掌握文化,做官;农夫不掌握文化,耕田。而 陶渊明向往的则是一种能够使身心不受束缚的,真淳朴素的生活环境,为此他尽量地贴近自然界,贴近人最本初的生活状态。但陶渊明的追求是一种受过社会文化训练的文人所作出的主动追求,他的一切理想和行动都烙上了社会文化训练的痕迹。他可以放弃官禄,从而使他表面的生活方式进入他自己希求的状态,但他却不能放弃诗书,完全溶入他当下所处的田园之中。对文化的坚持使陶渊明与士大夫群体藕断丝连,这相连的一“丝”,就是痛苦的渊薮。所以远离官场的田园生活在使他身心解放的同时,也使他因远离文人的生活圈子而孤独,常常要诗酒自娱——陶渊明排解孤独的方式依然离不开诗书。

所以我从《归去来兮辞》中的“引壶觞以自酌”中读出了诗人的无人为伴的孤独和苦闷,从 “门虽设而常关”中读出了诗人与世隔绝、独立自足的清高和孤寂,从“抚孤松而盘桓”中读出了诗人的孤独无靠、形影相吊的落寞。亲戚、农人都不能解读诗人心中的苦闷,唯有“琴书”可解一二。“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留”是对人生苦短、余生不多的感叹,更是表达去留难定、心力不及的无奈和痛苦;“胡为乎遑遑欲何之”在否定心神不定的犹豫不决的同时也暗示了诗人心中仍有所求的不甘和难耐;“富贵非我愿,帝乡不可期”,唯有永恒的精神家园才是诗人一直追寻,渴望栖息的故土,但是诗人却只能一直在追寻的路上,无法抵达,内心的痛苦便一直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