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徐宇婷 > 正文

徐宇婷 /

0.01公分的森林、梦游、罐头

作者:徐宇婷发表时间:2019-09-12浏览次数:

“重庆森林”不是重庆市的一片森林,而是香港尖沙咀的重庆大厦。

《重庆森林》的故事就在钢筋水泥的筑成的森林里。这座森林聚集了来自100个国家的不同人种。每天你都有机会和很多人擦肩而过,那一瞬间,你们之间的只有0.01公分,你或许对他们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他会变成你的朋友或者知己,或者,你们只是擦肩而过。

我特别爱王家卫早期的电影,没有俗套,没有狗血,哪怕同一个演员出现在两部电影里,都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角色,每一个角色都深入人心,上个世纪拍摄的电影,在如今看来还是透露着炫酷的后现代风格。无论是《东邪西毒》里“醉生梦死”的欧阳锋和黄药师,还是《春光乍泄》里相爱相杀的黎耀辉与何宝荣,抑或是这部《重庆森林》中的小武与女杀手,阿菲和633。

重庆大厦里鱼龙混杂,女杀手和刑警小武在嘈杂拥挤的过道相撞。晃动的镜头里,人影模糊,昏暗的灯光包裹着穿雨衣带墨镜的女人,一头张扬的金发在最接近的时候,他和她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57小时之后,他爱上了她。小武刚失恋,他喜爱吃凤梨罐头的女友阿may另寻新欢,他打电话骚扰阿may的家人,他去女友以前常去的快餐店等待,期盼自己的CALL机里能出现自己心心念念的声音,他患上失恋综合症,迷失其中。女杀手的故事线叙述得比较隐晦,但是从一些细节和片段可以看出,女杀手是在帮自己的外国男友贩毒,她爱的奋不顾身,但对于周遭又警惕万分。他们不停的穿梭人群,仿佛在这座森林里捉迷藏时迷路的动物。

他们像梦游般迷失在成年人的爱情世界里,罐头这一个贯穿全片的道具,即是聊以慰藉的情感寄托又是爱情本质的揭示。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上都有过期日期,爱情也是。新鲜感一过,爱情也会变质。

我喜欢阿武在质问把快过期的罐体收起来的店员时的对话:

“喂!弄一罐凤梨罐头要花多少心血你知道吗?又要种,又要摘,又要切,你说不要就不要啊?你有没有考虑过罐头的感受呀?”

“先生,我只是个店员呀,我又要搬,又要摆,还有扔,我这么辛苦你考虑到我的感受么?”

阿武是一个沉浸在失恋中的青涩少年,店员的话把观众拉回现实,不再跟着阿武的情绪走,我想这也是跟一般玛丽苏狗血爱情不同的地方,你有你的情绪,我有我的生活,你哭泣,全世界还是那个运转不停的全世界,不会陪你一起哭泣。生活,哪怕你躺着它也会来。你只能选择往前走或者被它推着跑。

迷失的两个人在酒吧相遇了,阿武做在女杀手身边,说着那些幼稚又有些意味深长的话,女杀手喝着酒并不多言。那一夜,他们并没有发生什么,阿武坐在沙发上吃了四次厨师沙拉,看了两部冗长港片,女杀手熟睡在床。走之前,阿武用领带帮女杀手擦净了高跟鞋。走之后,阿武决定去跑步,在5月1日生日这天告别失恋综合症。女杀手则给了他25岁生日第一声问候,随后在小巷枪杀了厮混的男友,扯掉头上为了讨好男友而带上的金色短发。

散落在地上的罐头上,过期日期是5月1号.

迷失的两人结束了在这座森林里混混沌沌的梦游。

阿武又来到快餐店,遇到了新来的店员阿菲。他和她最接近的时候,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他对她一无所知,六个钟头后,她喜欢上了另外一个男人。

似乎所有的暗恋都是一个人的狂欢,快餐店前台阿菲爱上了编号633的警察,也许是因为他靠在前台喝咖啡的不紧不慢,也许是他一个人走进夜幕的落寞。这里王家卫不再使用晃荡的镜头,而是快慢对比的镜头揭示人物的内心与情感,比如扮演633的梁朝伟斜倚在前台喝咖啡时,街上人来人往,而阿菲只静静注视着633,她的眼里只有他的存在。饰演阿菲的王菲这时候还是艺名为王靖雯的女子,听着<<California Dream>>摇摆,都韵味十足。阿菲是一个躲在自己世界的女人,她喜欢633,假装与他不期而遇,偷偷观察来买食物的633,但是从不打算开口告诉633,我爱你,但与你无关。633的女友离开后,拥挤的房间却弥漫着寂寞的味道,他跟毛巾、肥皂、玩偶对话,仿佛整个房子都在伤心。633活得浑浑噩噩,观察力迟钝,没发现他根本不知道女友喜欢吃什么,喜欢听什么,也许他只是寂寞,觉得自己应该找个怎么样的女友就找了,所以女友离开时,他感受到的是巨大的空虚与心酸而不是失恋的悲苦。当然,迟钝的他也没有发现阿菲因为打开前女友留在快餐店的信得到了他家门的钥匙,会趁他不在家的时候来到他家,帮他换掉了一切与回忆有关的东西。

阿菲来到633的家,激动的像是她与633生活在一起,她像一个田螺姑娘一样偷偷整理633的东西。阿菲换掉633原有口味的罐头,只希望这个男人能快点走出寂寞的围城。在她一个人的时间里,她随性欢喜,在自己的“梦”中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冒险,但是走出房门面对真正在眼前的633却又克制和有些许不自然。

其实阿菲也是寂寞的人,把播音机声音调大,像是有个壳子在保护着她。醒悟过来的633约她去加州酒吧,但她逃走了,去了另外一个半球的加州,去看加利福尼亚明媚的阳光,她想给两个人一年时间确定这段感情的时间。

“其实他/她不是没来,只是走错了地方。那天晚上,我们大家都在加州,只不过我们之间相差了15个钟头。”

梦游快结束的时候,梦醒时面对现实总是不确定的,彷徨的,但这是一个治愈的开始。一年后,阿菲回来,她已经成为一名空姐了,面对633时不再恐惧把对他的爱表现出来。633辞掉了工作,接手了阿菲曾经工作的小店。他们又在小店相遇,633把阿菲一年前离开前给他画的登机牌。“如果有乘客给你这样的登机牌,你会不会让他登机呢?可惜目的地已经模糊。”

“那就重新换一张咯,你想去哪?”

633微笑着看着他:“随便啊,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

时间如此拥挤又漠然,我们却渴望着深爱,可是我们总要过一段时间才看清自我,看清爱情的本质。在物质化的城市,在城市森林里,人与人的距离不过是咫尺天涯,0.01公分或亿万光年。当你与某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不妨浪漫地想象,一颗星辰抵达了地球,你和ta已经跨越漫漫星河相遇。当你与某人擦肩而过,不妨放下,ta的光辉抵达过你的心间,但是彼此已经相隔错失数百个光年,在不远处,还有另外一颗星星为你照明,等待与你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