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徐宇婷 > 正文

徐宇婷 /

皓月映秦川,相思在长安

作者:徐宇婷发表时间:2019-05-19浏览次数:

  

每个人都应该有一座想要去的古城,于我而言,深宫粉黛,月光诗海,万种情怀皆在西安。

抵达西安,是夜晚十点,从飞机上俯瞰未央区,城市灯光交织,纵横分割这座古老城市。我带着一身来不及拂去的江南烟雨,第一次迈过秦岭淮河一线,冒冒失失闯进锦天长安。

这是我梦里无数次描摹轮廓,我不止一次想象着从湖南前往西安,在北方一场雪已经准备悄悄动身的时候,随着漫天的雪花穿过漫长的时光,越过很多年,奔赴辉煌定格的盛唐、蘸满尘世悲欢的长安。抑或是在清秋时节,在长安的街头走走,看唐风锦绣,秦关淮柳,饮葡萄美酒,携一人之手,笑曰:“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那时候,李白半醉半梦,倒在落叶上仰望终南山上悬着的月;暮雪纷纷,玄奘法师撑伞步入大雁塔翻译经书;华清宫庭院里,雪映凝脂,美人回眸一笑百媚生……

着陆的一瞬,北方干燥中带着一丝凉的风扑面而来,没有南方湿腻的黏稠感,整个人仿若从水中来到岸上,呼吸在不同密度的世界。在文人墨客的笔下,北方的风似乎总是以“朔风”的形象出现,鲁迅先生笔下“晴天之下,旋风忽来”更是让我隔着书页瑟瑟发抖,但农历八月的西安,这北方土生土长的风更像是迎客者,爽朗地慰藉长途跋涉的旅人,拂去蒙在他们眼前的风尘。

  操着陕北腔调的人天生宽仁质朴、忠厚老实。来机场接我的司机是好友的驾校教练,好友下午考完科二来不及赶到机场,教练二话不说撸起袖子,绕了个多小时的高速把她送来又把我们送到住处,爽朗热情地与初来乍到的我交谈。去了很多小吃店,逛了很多景点,体验到的都是极其舒畅的服务,哪怕是等待公交,都是有序地排队,绝不会有插队一拥而上的情形。  

南甜北咸,嗜好酸甜的南方姑娘在西安品尝了醋味满满的凉皮,浓醇的胡辣汤,洒满臊子的刀削面,比手工粉还宽上两倍的裤带面,泡到最后泡发了的羊肉泡馍,以及一口下去咸得猛灌水的老潼关肉夹馍。新奇的味道刷新味蕾的体验。最让人欲罢不能的还是糖葫芦,裹着的一层红衣儿厚薄刚好,甜到人心田却不腻味,山楂个大味浓,和这座城市的许多人一样,朴素简单却让人感到幸福。食物,是由人制作的,西安的美食散发的是扎根黄土地的人们质朴实在的味道,历经历史沧桑不曾消散,反而历久弥香。

“丛楼参差迷归路,行者匆匆谁与群,负气登楼狂步韵,每与游人笑双痴”。漫步长安古城内,鼓楼青石砖台阶上眯眼看夕阳,抚摸古迹斑驳的城墙,大雁塔下聆听风吹铃响,登上大唐芙蓉园亭台楼阁,火树银花被风吹响,不禁想趁兴素衣作霓裳,朝朝暮暮同歌同酒。宇宙之大,生命之微,几千年的时光逝者如斯夫,彩云易碎琉璃脆,何其有幸,我们还可以在在历史的扉页上窥得那繁华若梦的注脚。西安,以千年的时间去酝酿自己浓度,所等待的只是我们那一刹那的回眸。  

西安确确实实是贾平凹先生所写的“有味道的西安”:厚藏文物的味道,特色街巷的味道,泡馍与面的味道,大儒名僧的味道,西安城北日夜奔涌的古铜汁一般的渭水和汗血马的味道,秦腔吼和陕北方言的味道,文人墨客在名刹古寺里留下的"天衣飞扬,满壁风动"的味道……恋上一座城,便不由自主地迷恋它的每一种味道,浸润其中,倚着朱红城墙,享受平静悠扬的时光。

时光在古城墙上书写,上古的颜色读毕,继而可以看到当代的景致。古朴的建筑与现代的高楼大厦错落有致,柏油马路的尽出衔接着通向另一个时空的石砖大道,车辆川流不息,回民街却可以悠哉游哉边吃边逛,行人里,有身着汉服,团扇掩面,低眉浅笑的女子,有穿着干净利落旧职业套装的白领。旧与新,往昔与现在,和谐涂抹出这座城市美丽的底色。在这座城市,古朴和现代化在时光行程中互相辨认,以美为最后皈依。

离开西安后,它不再是地图上扁平的一个圆圈,而是有温度有味道有历史的立体形象。现在有很多人生活在西安,未来一定会有更多的人生活西安,但我的灵魂穿梭其中过,我的记忆与它的岁月交汇过。我对它始终是魂牵梦萦,念念不忘。

某年某月,希望再与西安相遇,在一场沉醉不识归路的雪中。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