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徐宇婷 > 正文

徐宇婷 /

相逢

作者:徐宇婷发表时间:2019-05-19浏览次数:

  

每想你一次,天上就就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撒哈拉沙漠。

一个桀骜的女子,为找回前世的乡愁,迈过千山万水来到险要的沙漠,寻求一丝丝慰藉。而这片沙漠,乍看上去,好似死寂一片,没有生命,没有尽头,满目的黄沙蔓延到地平线。其实,它跟这个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一样,当我们伏在它的肌理上,与它同呼吸,会发现,生命的画卷在这里展开。桀骜女子和苍茫荒芜大漠的相逢,刻骨铭心。

岁月在令人昏死的炎热下站起来,缓慢而无奈的日子考验着她,对于懂得欣赏撒哈拉的人,它依旧有着无价的柔软时光,对不懂得欣赏它的人,它一文不值。会解读沙漠的人,遇上了,就能使单调的黄色像泼了浓浓的色彩一样艳俗活泼起来。三毛就像从天上飘落的一粒沙,安定流浪听凭风起风息,得撒哈拉沙漠收容,背上行囊,或穿上简洁干练的白衬衫行访一个个部落,或着一身明艳的红裙寻找各种各样沙漠“特产”。三

读后感

毛孤独的生活暂告一段落,荷西与她相伴,他们一起改造沙漠里的家,做中餐,去参加撒哈拉威人的婚礼,结交邻里,捉鱼养家……

然而在沙漠里生活需要付出极大的毅力,极端的环境,物资的缺乏,风俗文化的冲突都在考验着三毛,她也曾像个受伤的野兽,软弱痛苦,接触到据说附有巫术的死果时,内心长久的压抑如同看不见的刀将她的健康一片片割碎,这是她为与撒哈拉沙漠相逢付出的代价。

高中时曾把三毛的书都读了一遍,那时候读是因为班上的女生都在读,书荒的我也排队借阅。字里行间读到的也只是她的流浪,异国他乡生活的奇异。如果说安妮宝贝第一次在我心里埋下自由叛逆的种子,那么高中与三毛的纸上相逢无疑让这颗种子开始生根发芽。读着她在地球的另外一片大陆上过着肆意浪漫的生活,带着近视眼镜倒在月考试题上的我心也跟着飞过去了,想象自己在裸着的岩石上看大漠落日圆。我才知道,人生不只有一种可能性,人可以摆脱按部就班的生活,不禁对未来浮想联翩。

现在读三毛,更多的是读她这个人,她的情感明暗,她的喜恶,越读越相识恨晚。她不算漂亮,抽烟喝酒,但是她勇敢洒脱,敢爱敢恨,是个树一般的女子。她直率而又敏感,哪怕在纸上,她也是嬉笑怒骂栩栩如生的形象。她有弱点的不足,但她依旧善良,保有那份对人的关怀。一个拥有传奇人生的人必定有她的不平凡之处,三毛活了好几个别人的人生,她曾说:“人生那么短,抢命似的活是唯一的办法,我不愿慢吞吞的老死。”这样的尝试是别人不敢迈出步伐的,因为现实的羁绊太多了,退缩一步,便是普通的人生,而我们大多数普通人满足对远方的向往的方式不过是跟着导游从一个景点到另一个景点,看过一些东西,拍个照留影便匆匆而去。三毛逝去几十年了,然而在物质文明大大进步的今天,如三毛般心之所向,一往无前的还是很少。我也只是期盼着,某一天,一定一定要在滚滚红尘中活得肆意潇洒。飞蛾扑火时,一定是极快乐幸福的。

能与一朵朵粲然微笑,一句句陌生话语相逢,相逢即是缘,在短短十八年间,我已然与许多天南地北的人相逢,虽然自身在小小的一隅存活着,但他们的交谈都在拓宽自己的眼界,才明白世界上的这些人在自己所不能及的角落是这样的活着。是前世的乡愁把三毛带到了撒哈拉,是对更广阔天地的向往把我从自我的世界往外推,起因不同,但那一只只与我们握过的手,交换过的灿然微笑,那一句句平淡的话,如何像风吹过一样,淡淡忘却?我想我在其中体味的快乐,大抵是与三毛体会到的相同。

人和人之间的相逢很是奇妙,当年在政治地理课上偷偷看三毛的书时,没想过还会有再细细品味的一天。你在人生的某一刻画下一笔,总会在另外的时刻圆回去,成为一个圆圈,圈住你潜意识里想经历的事,想遇见的人。相逢了,感谢他们给你带来的感到,没相逢也不必着急,一生还有很多时间去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