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李宇阳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宇阳 > 正文

李宇阳 /

黑魆魆的天地间的一束光

作者:李宇阳发表时间:2019-09-17浏览次数:

雨水打在窗棂上,沙沙作响。一股股寒风袭来, 他的胸不觉得冷,反而有一种浸人心脾的清爽。瞿秋白多余的话不多余。

当战事对红军越来越不利时,共产国际的军事顾问李德,不了解中国国情,执行错误方针,主力红军不得不撤离中央苏区,他不能跟随中央机关同走,于是留下他在苏区。但他仍在工作着,工作中的他神采奕奕,他骑着匹黑色的骏马,纵疆而驰,神采风扬。他看那山青青而天飘云,峰峦迭翠,扬鞭而琅吟道:“陵岑耸逸峰,遥瞻皆奇绝,这不是大诗人陶渊明笔下的山景吗?”他望那水,水碧碧而生烟,处处山瀑,乱流争端,面面水塘,波光如镜,他又扬鞭而琅吟道: “乱流争迅端,喷薄如雷风这不是大诗人岑参笔下的秀水吗?”瞿秋白一路行来,或策马疾驰,或缓缰信步,欣赏着苏区的山光水色,吟哦着前代诗人的妙词佳句。面对决策团的结果,瞿秋白自我排遣,不拘于一时的不如意。

瞿秋白在北洋政府外交部任职时,薪俸甚微,养家尚不宽裕,既然无力去北京大学读书,那么就去应文官考试吧,命运多舛,又未被录取,无奈中,去北京大学旁听陈独秀、胡适之两大学者的课,半年之后,这年的9月,北洋政府外交部举办的俄文专修馆招考新生。这是一所不收学费和膳费的学堂,毕业之后还可以得到适当的职业,这对于走投无路的青年瞿秋白来说,无疑是密室之内开启了一扇门窗,天无绝人之路,瞿秋白考取了,他于痛苦绝望之时终于找到自己人生旅程的第一个立脚点。在俄文专修馆的学习是勤勉而刻苦的。他除了主学俄语和法语之外,还自修了英语,并且还有计划地研究文学和哲学。曾在俄文专修馆与瞿秋白同学的沈颖先生后来回忆瞿秋白在校的学习生活时,写过这样一段话:“每日不论多忙,必定要照表把应做的工作做完,所以往住到深夜两三点钟才睡。喜吸纸烟,烟卷常不离口。平日甚少谈话,然每作谈话,词如泉涌,滔滔不绝,而且关于每一问题有系统的陈述。对于报章所发表的大事件虽事隔多日,而读及时总是源源本本的说出来。那时他的文化底蕴已经超出一般常人了。

他喜欢严于律己的自我解剖精神。他真实。他愿意把自己的灵魂坦露在阳光之下,任凭世人去评点。他崇拜真实。他要把自我的真实交还历史。他想,倘若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还算是什么革命者呢?他刚到苏区的时候,他曾经询问一位刚刚参加红军的小战士:“你为什么要参加红军啊!”那小战土回答说:想革命胜利了,分得几分田,娶个婆姨呗!"”瞿秋白很欣赏这位小战土的真实。他虽然没有说出更为远大的政治理想,刚刚参加革命的他也不可能说得出,但他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感情。瞿秋白坚信,随着革命时日的增长,这位小战士一定会不断修订自己的政治思想,而成长为真正的革命家的。多余的话中他表白了真实的情感,这是离开这个世界前的满足。

精于物者以物物,精于道者兼物物。瞿秋白心志高远,一日可不读书,一日不可不思考,一日不可不写作。当他被病魔所困,医生诊断他的肺叶已有一片已经开始溃烂的时候,面前,摆着那么多新鲜的事物亟待着他去学习研究;脑中,有那么多重要的社会课题亟待着他去思考;手下,有那么多文章等待着他去写作。他时时吐血,常常昏迷。他悲哀地叹息,说自己是一个中国的多余的人’”。然而,思想家的瞿秋白不屈服于病魔的摆布,他顽强的性格驱使他向病魔做着最有力的抗争。他懂得一个命运是自己创造的,挽救自己的生命也要依靠自我的力量

外面冰天雪地,一派严酷,然而瞿秋白的心里,却是春阳灿烂,东风和煦,鸟语花香,高山流水,一派阳春三月景象。他对于中华民族和人民大众的真诚的爱,赢得了永生。有限的时间换来了无限的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