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宇阳 > 正文

李宇阳 /

走不完的路

作者:李宇阳发表时间:2019-09-12浏览次数:

敢于摆脱一切现实的桎梏,义无反顾地奔向梦想中的远方,在荒凉的沙漠中寻找出生活的滋味,这就是我喜欢三毛的理由。活得那样洒脱,那样自我,活着就是为了找寻最纯粹的爱与最自由的快乐,然后心中盛着满满的爱,将快乐写进文字之中。

三毛就是为流浪而生,她的一生没有终点,因为她的故乡,在永远也到不了的远方。她是有梦想的人,朝着远方,一路狂奔。风轻云淡,多少人羡慕她自由的步伐。有人为她的离去扼腕叹息,但有更多的人为她终于找回了自由的灵魂而欢呼庆祝。很少有人能像三毛那样,如此丰富多彩地活过短暂的一生。她在战火中出生,在叛逆中成长,在孤寂与自卑中走进青春,又在文字中重拾自信。

 动荡不安的年代,有个生命选择了这个时代来到这个世界上,仿佛印证着这个生命的一生终将不会平稳的度过。时光就像沙漏中的沙子,在静默之间缓缓流走。乱世让整个世界都变得残破,然而成长中的点滴片刻,都如同宝藏般珍贵。三毛是幸运的,因为经历过祖父那一辈的打拼,陈家即便不算大富大贵,至少也算是一个中产阶级的家庭。这为她以后的文学熏陶提供了物质基础。三毛喜欢读书完全是因为喜欢移中跌宕起伏的故事。她幼小的情感竟然也会随着书中人物的情绪亦喜亦悲。像《红楼梦》这样的大部头著作,直都被 三毛视作珍宝一 般反复品读。不过,她最喜欢的故事书是日本童话《河童》,故事中的孩子可以自己选择是否来到这个世界,如果他们拒绝,母亲就不会让他们出生。三毛隐隐觉得,如果自己也能选择自己的生命该有多好,如果可以,她一定会果断地拒绝来到这个世界。这里太吵,她的内心无法得到片刻的宁静。然而,童话只是童话,她依然是真实世界中的孩子,在长大之前,依然无力选择自己的人生。她冷静,似乎每当面临困境,甚至生死的边缘,她也总是能不哭不闹地用自己的力量去化解。她在玩耍的时候很少发出任何响动,大人们也都习惯了这个安静的孩子,不会给予她太多关注。可是有一次, 三毛玩耍的方在水缸旁边,一不留神,她就大头朝下栽进了水缸里。缸里面的水盛得满满的,个子不高的三毛,几乎整个身体都泡在水里,剩下两只小脚在水面上奋力地扑腾。即便是这样,她依然没有一丝慌乱。她在水中尽量伸直手臂,抵住缸底,大人们听到了她拍打水面的声音,及时赶来把她救了起来。死里逃生的小家伙不仅没有吓得哇哇大哭,反而用小手拍着自己稚嫩的胸脯, 淡定地说了一句“感谢耶稣基督”后从嘴里吐出一口水来。看到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大人们竟然哭笑不得。也许三毛早已感知到了自己未来的命运,于是才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流浪的旅程。她的未来早已注定,只不过,她喜欢这个未来,也不愿轻易道破。她的行囊虽少,却并不空荡,因为里面装满了她对玄学的信仰以及对宗教的虔诚。这个在古城长大的少女,也终将成为人们无法触及的梦。

繁华处有神奇,静话处有满施。温暖的阳光照耀着一座宠辱不惊的城,城中的女孩也在阳光下渐渐成长为一名少女。仅仅是读书,再也不能满足三毛对文字的好奇。她开始尝试着自己动笔,写下些内心的感受。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文字将会成为她的宿命。

  我喜欢三毛与炊兵的故事,她与这个朋友相识的那年, 三毛已经是名四年级的小学生。这位朋友是借学校地盘驻军的一名饮兵, 他的年龄比三毛大许多,却不会说话。失语的成年炊兵与小学生三毛,在机缘巧合下成为忘年交。孤独的三毛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两个寂寞的灵魂找到了彼此安慰的伙伴,哑巴也许更喜欢把自已当成三毛的父亲。他经常站在校门口等三毛上学,只要三毛小小的身影出现在面前,他就会接过三毛的书包,一直把她送到教室门口。三毛下课时,哑巴也喜欢陪着她一起玩耍。三毛玩跷跷板,哑巴就会用那双粗糙的手轻轻压住另头,看着她一上一下的小身影,陪着她欢快地笑。虽然哑巴的双手看上去粗糙,却十分灵巧。他经常会用芭蕉叶子给三毛做些小礼物,三毛最喜欢这此并不值钱却饱含心意的礼物。在做这些小礼物时,哑巴将自己全部的父爱都寄托在了礼物之中。一份友谊,却被思想复杂的成年人投入杂志。哑巴远去的身影,三毛的心中有着万般不舍。可是,还没等她缓过神来,手中的纸包就被老师一把抢走, 那张写着地址的字也被撕得粉碎。真是令人难过!她纯真的友谊,这份感情的寄托落下帷幕。

如果没有经历过这些蚀骨的痛,也许三毛的文字中就不会的会着感人肺腑的潮湿情绪,也许她的人生轨迹就会不同,世界上就么少了一个名叫三毛的作家,少了一些用眼泪浇灌而成的文字。少女三毛将女孩的心思描写得淋漓尽致,在她成长的那个年代,真正优秀的文学作品并不多见,三毛的文字一下子从所有的文学作品中跳脱出来,直击读者的心灵。人们把三毛当时的作品称为“雨季文学”。不过,长期以来一直笼罩在三毛头上的那片“雨云”,正在不知不觉地消失。

“你还记得我吗?”荷西在信里问道,他又说“也许你已经忘记了西班牙文。可是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在我十八岁那个下雪的晚上,你告诉我,你不再见我了,你知道那个少年伏枕流了一夜的泪...”荷西的爱是深沉的。面对荷西,三毛是惊慌的,她害怕自己会掉进荷西温柔的漩涡里再也挣扎不出来,而恐惧中又泛起涟漪般的内心渴望。荷西的痴情打动了三毛,两两相望,就是一份无言的欢喜, 天长地久的相守,就是岁月踏实的安宁。

美丽的撒哈拉沙漠仿佛在三毛的心中施展了魔法,它在三毛的面前呈现着最美艳的姿态。这片沙漠也赠予了三毛太多的礼物,她在这里收获了浪漫的爱情、幸福的婚姻、纯真的友谊,还有文学上的巨大成就。沙漠中炽热的阳光晒干了她心中的潮湿,沙漠中的暖风吹散了她心头的阴霾,生活在这里,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快乐。

荷西的离去,粉碎了三毛所有的坚强。人死了,爱却还在。回到台湾的三毛并没有从丧夫之痛中走出。流浪是三毛一生的风愿。在少年时代,她就曾许愿要游遍万流浪,让世界的每个角落都留下自己的足迹。漫无目的的流浪波遇挫折,也许会被旅途中的狂风暴雨撕碎飘据的衣角,但是那颗心却会淬炼得更加坚强。

一念起, 万水干山; 一念灭,沧海桑田。在有限的生命中遇见个人,时间刚好不早不晚,又温暖地相借相守,一切只因为缘。缘起让人感激,缘灭让人怨恨,在相遇的刹那,有谁会想到终离别?然而这一切都是生命中早已铺陈好的风景,无论是刻骨铭的思念,还是撕心裂肺的伤痛,都是人们无力去改变的人生际遇。可是三毛偏偏不愿意接受命运的安排,就像她拼命想要通过巫与荷西对话,就像她执意想要寻找前世的自己。

三毛,就仿佛沾在茶辟花瓣上的一颗露珠, 注定无法与阳光明媚的世界热烈相拥。当晨曦的光照耀在花瓣上,这颗露珠要么沿着花瓣潸然而下,掩埋在土地深处,要么朝着阳光的方向缓缓升腾,在它炽热的温度中烟消云散。

“我的一生,到处都走遍了,大陆也去过了,该做的事都做了,我已没什么路好走了。”三毛曾说自己已经拥有了异常丰富的人生,也曾成为别人眼中守望的风景。她生命中的美丽,如同扬花般在一瞬间飞舞,终究却又无奈地黯然飘落,埋葬在流光的幻影当中。

来世希望你一直快乐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