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张亚楠 > 正文

张亚楠 /

千年宋词之音,百年流行音乐

作者:张亚楠发表时间:2019-06-17浏览次数:

 

在这个日新月异,繁华匆匆的世界里,流行音乐占据了人们生活的很大部分。她像一位衣着华丽、光鲜亮丽的演员,在偌大的舞台上演绎着喜怒哀乐,满足着人们对生活的幻想,缓解观众的听觉疲劳。我之所以将其比作演员,是因为少有人知道流行音乐下隐藏的音乐人的真正内心如何。我认为,绝大部分的流行音乐都难以像宋词一样流传千年,经历代淘洗,使后人产生情感上的共鸣。

 

在这个碎片化快节奏时代,流行音乐更多的是成为快餐文化的产物,从一开始便是为经济效益而生。百度百科对流行音乐的定义是:结构短小,内容通俗,形式活泼,情感真挚,并被广大群众所喜爱,广泛传唱或欣赏,流行一时的甚至流传后世的器乐曲和歌曲。这些乐曲和歌曲,植根于大众生活的丰厚土壤之中。因此又有“大众音乐”之称。前苏联《音乐百科词典》1990年版认为流行音乐准确的概念应为商品音乐,是指以盈利为主要目的而创作的音乐。随着社会节奏的加快,流行音乐与日俱增,许多既伴随着漫不经心,又伴随着刻意的精雕细琢。它们宛如一件件精致的工艺品供人玩赏,美则美矣,却少有内涵,如今流行音乐的存在主要是为了迎合市场,满足大众,以求产生经济效益,从而供养整个行业的生存。

 

但宋词不同,词虽源于民间俗文学,具有先天性的俚俗特征,但经过广大文人的加工改造,趋向风雅典正,富有情怀,极具艺术魅力。文人所接受的传统教育,使得他们自觉或不自觉地融入自己的审美观念和情趣。于大多数文人而言,词能抒怀,是喜好,而非谋生手段。宋词的产生不为迎合市场,宋词的流行不因附庸权贵。它就是那个时代里莹然生辉的文学结晶,用独特的艺术魅力感染千万世人。流行音乐是以盈利为主要目的的商品音乐,而宋词则是以抒怀为主要目的的文学瑰宝。。

 

再者,宋词能从长期处于诗的附庸地位,演变为与唐诗争奇,与元曲斗艳,与唐诗并称双绝,更因其独特的文学价值。以柳永、晏殊、李清照等人为代表的婉约派宋词清新绮丽,宛转柔美。“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一首《鹊桥仙》至今让人感受到爱情的坚贞美好;“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一首《雨霏铃》,让离别之音传唱千年;“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一首《醉花阴》,让亡国之痛辗转读者心中。以苏轼,辛弃疾等人为代表的豪放派宋词恢弘雄放,语词宏博。“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一首《念奴娇·赤壁怀古》雄浑苍凉;“叹流年又成虚度。”一首《谢池春·壮岁从戎》怀古伤今。宋词是中国文学史上辉煌的明珠,或感悟人生哲理,或抒发真挚情感,词与作者的内心世界往往具有一致性。

 

而流行音乐的文学价值是远远不够的。一方面,流行音乐与日俱增,数之不尽,但真正动听且有内涵的音乐毕竟不多,另一方便,流行音乐主要针对的是相对低龄的一部分受众,其满足的也是少部分人的口味,一个优秀的作品要想流传千年,便需要在人群中广为传颂,“人人争常饮水词”,才能广泛传播流行音乐文化。戴望舒有言:在明朗的天空下,到处是诗,但诗人的笔却无以写出人民的欢乐于万一。我想这话于当下流行音乐也是适用的。流行音乐更像工厂里的流水线作业,作词作曲再经包装进入市场。流行音乐固然有词曲得以触人心弦,但往往只是一时。当一个时代终结,新的音乐随之而来,流行音乐要想流传千年并引人共鸣,着实不易。

 

有人说这个世间还有很多有情怀,有内涵的流行音乐。是的,诸如上世纪迈克尔·杰克逊,张国荣等人的音乐在当时都属流行音乐,今日仍被奉为经典。我之所以认为它们难以像宋词一样流传千年,是因为娱乐与国学的区别。中国对古代传统文化无比重视,所以要将宋词放入书本,报纸,网络中不断传播。流行音乐的传播缺乏国家主流的推动,也缺乏专业人士的研究。更何况在欲望横流的当今社会,有多少音乐人才因无法迎合市场被埋没才华,有多少音乐人还能坚守初心地创作,有多少人在孤寂的边缘挣扎而无人理解。随着另一个时代的开端,经典流行音乐能否在一个新的年龄群体中立足,都还是未知数。

 

宋词虽短小,其字里行间却满是宏大的格局,甚而有满怀天下苍生的气度,那是特定时代里士人的思想和风骨。在历经时代变迁,岁月流逝之后,宋词仍能洗尽铅华,端庄典雅地屹立于世。我始终相信,唯有真情传后世。流行音乐缺乏的不仅仅是大气,还有情怀。如今的流行音乐更像是供人消遣的快餐文化产物,又怎能期望它千年不衰,引后人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