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张亚楠 > 正文

张亚楠 /

活着,本身就具有意义

作者:张亚楠发表时间:2019-06-17浏览次数:

 

罗曼罗兰说:“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读惯了英雄们慷慨激昂的人生观,这次看余华笔下的乡村老人,只觉一股朴实无华的坚韧直抵人心,令人余味无穷。这是一种无需任何言语上的叫嚣与宣泄的生活态度,就像深山里淙淙流动的水流,充满原始的本真。福贵告诉我们,所谓活着,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不是为了任何活着之外的事物而活。面对命运施加给我们的苦难,活着的意志远胜于其他。

 

人们常说,上帝为你关上一道门,必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我们分明知道,这不过是人宽慰自己的谎言,现实中没有上帝,生活也往往不尽如人意,甚至戏剧丛生。福贵在年轻时因赌博散尽家财,从此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每个命运的转折点,你以为接下来是希望,是光明,孰知是源源不断的厄运与绝望。

 

年轻时,他是地主家的少爷,吃喝嫖赌,挥霍无度。败光家产后,一朝沦为丧家犬,他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收敛起玩世不恭的态度。当他终于明白生活不易,祖产艰辛,他的父亲却带着满腔伤痛离世。母亲得病,他进城求药,却被抓去充当壮丁。背井离乡两年,幸而命大,落魄而归,怎奈母亲早已离世,女儿因重病未治,又聋又哑。造化弄人,唯一的儿子因战友的缘故死在了医院,从此那条月光下像洒满盐的小路再也不见儿子有庆。晚年之时,聋哑女儿、妻子与孙子接连病逝,福贵的生命尽头,唯有一头孤残老牛相依为命。在余华灵巧的笔尖下,福贵的一生仿若一出不可扭转的命定悲剧。

 

曾经,“越努力,越幸运”之类的心灵鸡汤成为很多人的追梦语录,随之而来的是丧文化在90后群体中的盛行。受够了全世界告诉你要向上,你要努力;受够了对负面情绪避而不谈甚至引以为耻的态度;受够了朋友圈刷屏的正能量。于是,那些难以启齿的疲惫和厌恶可以借助丧文化理直气壮地宣泄出来。丧文化的流行,实质上是年轻人在洞悉并受困于自己的无可奈何后,一种自嘲式的无力反抗。长时间以来,我在这种鸡汤文化和丧文化之间摇摆,将生活的不幸放大数倍,一边抱怨诸事不顺,境遇坎坷,一边积极前行,这种又丧又燃的情绪仿佛要将我割裂开来。我越来越执着于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何谓生活的意义?这个问题时常困扰着我,令我心浮气躁,感到生活只是一场索然无味的行走。看完《活着》,我突然明白,在看不见未来的一生里,如何能寻找到一个具体的生存意义。活着本身,便是一生中最有意义的事情。活着,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现实施加给我们的苦难,具有超越死亡的勇气。

 

但,隐忍不意味着麻木,我们需要对生活保持敏锐的触感。生活是自己的感受,与他人的看法无关。

 

尽管余华将所有的温情从福贵的人生中以惨烈的方式抽离,但在福贵的心中,他对拥有不离不弃的妻子儿女的这一生感到了幸福。这种幸福感,就像是沉入悲哀之河的那些闪着微光的金砂,每经历过一次悲哀的极限,但凡有一点点光明,心情突然朦胧得明亮起来。像福贵这样的平凡人,中国大地上千千万万,他们其貌不扬,生活窘困,文化水平低下,但又勤劳、坚强、隐忍。他们是每一次社会变迁的落后者,被时代的洪流裹挟着无法喘息。待至行将就木时,多数人被困苦的生活损坏了记忆,变得木讷、寡言,他们或许忘记了过去,甚至迷失了自己。少有人像福贵这样,能在晚年时清楚得看到过往的经历,反思每一段记忆。中国人向来擅长忍耐,林语堂曾说:“忍耐为中国人民之一大美德,无人能猜想及有受批驳之虞。实际上它所应受批驳的方面,直可视为恶行。”因为麻木而无思考的忍耐是愚昧的,我们需要对生活保持敏锐的触感,然后学会承受命运施加的一切,这种不悲不喜,宠辱不惊的隐忍才是至高境界。

 

没有人的生活一帆风顺,只是所遭遇的不幸或大或小。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反复地与命运和解与对抗的过程。米兰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写道:“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要相信,我们经历过的苦难与挫折,我们感受到的一切悲喜,将使我们的生命更加真实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