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张亚楠

当前位置: 首页 > 张亚楠 > 正文

张亚楠 /

被建构的女性

作者:张亚楠发表时间:2019-03-15浏览次数:

 

“一个人与宇宙的内在意识——我称之为黑夜的意识——使我注定成为女性的思想,信念和情感承担者。”20世纪80年代翟永明立足于现实土壤与文化土壤写下女性诗歌。“我有我的红硕花朵,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舒婷在《致橡树》中姿态鲜明地发出了爱情平等,女性自立、自尊的吁求。“我歌唱男性也平等地歌唱女性,我歌唱热情洋溢、容易激动、力量无穷的生命。”美国诗人惠特曼打破性别界限,歌唱自由民主的性别平等。

 

诗意的语言为性别问题笼罩了一丝温情,现实却是深渊般的悲凉。曾经我所认识到的女性主义是狭隘的,是停留在性别层面的。读完此书,才知社会性别的概念,我对女性主义有了更深的认识,对现代的社会性别问题产生了更多的思考。其中产生的两点感悟尤其深刻。

 

 

有时人们所倡导的性别平等并非真正的平等

 

性别歧视分为三种表现形式:显性歧视、隐性歧视和反向歧视。这三种形式的隐藏程度渐次加深。书中指出,反向歧视是通过赞美女性的特征和功能,而把女性局限在一个特定的领域,给女性的发展带来制约性因素。对女性的赞美也是对女性的一种歧视吗?这是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女士优先”从英国流传到世界各地,成为众多男性的行事准则,在中国也深受男性的认同。它看似提高了女性的地位,是文化优待女性的一次进步,实质上却是对女性的一种歧视。为什么要让女性优先?深究其背后蕴含的文化,我想主要是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性别刻板印象使人们认为女性是需要被照顾的弱者;另一方面这是男性彰显自己气度和绅士风范的一种行为表现,是实现自我满足感的一种方式,内含男性的傲气与优越性。人们总是一边倒地赞扬勤俭持家,任劳任怨的家庭妇女,这不仅限制了女性的角色和领域,也使女性背负了理想形象的包袱。有时人们对女性的一些赞美,表面上是尊重女性,实际上破坏了现实中女性的生活平衡。它将女性限制在原有的社会地位和性别气质上,不利于女性的多元化发展。

 

在倡导女性主义时,许多观念不成熟的人会陷入一个误区,认为女性的斗争对象是男性,改变现存的性别文化体系是针对男性发起的战争。女性在追求性别平等的过程中,可能会毫不自知地陷入女性特权,贬低男性,忽视男性的正当利益。这样的观念只是扭转了男女双方所处的位置,其本质仍是不平等的。贝尔胡克斯和西蒙娜波伏娃的理论都体现出了:女性主义不是反对男性,而是针对男性主义至上,打破不平等观念、男性话语霸权。

 

即使是女性群体意识中的性别平等观,又是真正的平等吗?马克思主义阐明,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反映社会存在。女性主义起源于西方,发展于西方,由白人妇女定义,尤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中产阶级白人妇女。受自身文化和环境的因素,她们的思想不可避免地融入了阶级差异。今天的女性主义仍是带有种族歧视的,许多白人女性对黑人女性仍存有历史遗留的种族优越感,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女性对第三世界的女性带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性。在中国,许多提倡女性主义的人往往会把妓女这一特殊群体剔除在外。性别平等实际上是人的平等,性别平等的进程也当辅以阶级、种族等方面的平等,这才是真正的民主和尊重。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后天塑造的性别角色是社会文化长期作用的结果,由性别角色进行的社会分工暗含着诸多不平等,往往带有明显的价值与地位的高低之分。在职场中,女性相比男性往往有更少的就业机会、更低的工资待遇、更缓慢的晋升机会,更大的解雇风险等。行业上的性别隔离,如医生、建筑师行业多男性,护士、幼儿园教师等行业多女性。职业上的性别隔离,如大学教授中男性的比例高于女性,管理者和领导者中男性的比例也远高于女性。男博士收获的多是高智商、高学历的称赞,女博士却成了大龄女青年的代名词,“第三种人类”的讽刺。

 

在中国农村,重男轻女、养儿防老的观念至今普遍存在。相比城市,农村的经济水平低、教育资源欠缺、思想更封闭,女性在受他人轻视的同时,渐渐对自我价值判断迷失。女性的发展空间越来越小,一代又一代,性别差异观念也在循环往复。

 

在印度,性别歧视问题则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在宗教、经济、文化多种因素综合作用下,印度重男轻女风气盛行。过去十几年间约有800万女婴被堕胎,直到政府严格立法才有所缓解。在“强奸之都”德里,平均每18小时就发生一起性侵案。为了减少家庭累赘,许多女孩年纪轻轻就被迫嫁做人妇,婚后被禁止外出工作。在自由、民主、平等之观盛行的21世纪,还有国家的女性仍被视作男人低贱的附属品,实在令人心惊。可以明白为何《摔跤吧!爸爸》这部印度电影掀起了巨大的热潮。地位卑微的女性通过挑战世俗、抗争命运的决绝方式离开了禁锢她们的贫瘠土壤,获得选择人生的机会,走向康庄大道。一部电影以艺术表现形式折射社会问题,批判传统文化,试图推动国民的观念转变和国家的文化进步。

 

曾经,父权制成为女性受到压迫,处于从属地位的一个重要原因。千秋万代,父权制被视为文化的一部分,这给打破这一体制设置了一道不可逾越的思维障碍。在中国,长期占据主流地位的儒家思想则强化了男强女弱、男外女内的意识。因此,人们长期根深蒂固的性别不平等观念势必一时难以消除。

 

书中说道,消除刻板印象,给予充分自由的选择权,创造不带价值判断的性别文化,是实现性别平等的土壤。在我看来,性别平等的实质是人的平等,它意味着人格上的平等,人人皆具有独立之人格,精神之自由;人生选择权的平等,男女有同等的机会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而不受他人左右;获得社会支持和机会的平等,而不带性别上的价值判断。当有一天,男性不必因为成为家庭煮夫而遭受社会的冷嘲热讽,女性不会在职场中遭到不公平对待,那么社会的性别平等进程必定是进步的。要打破性别不平等的现实,首先要打破不平等的观念,而这注定是一条漫漫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