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黄莞霞 > 正文

黄莞霞 /

带一瓶酒去看海——《敲开天堂的门》

作者:黄莞霞发表时间:2019-07-02浏览次数:

如果说什么是幸运,莫过于因为一首歌偶遇到一部好的电影。提起《敲开天堂的门》,更加为人所熟知的应该是鲍勃迪伦和枪花唱过的一首歌。该部电影讲述的是粗暴、大而化之的马丁与胆小、神经兮兮的鲁迪打从在医院内相遇后就互相看不顺眼,但两人同样被诊断绝症末期后,在一连串的机缘巧合下让两人成为至交的故事。

 

《敲开天堂的门》上映于1997年,是德国导演托马斯雅恩评价最高的一部电影,电影中随处可见的欧式黑色幽默令人捧腹也引人思考,该部影片在1997年莫斯科国际电影节上夺得最佳影片银奖,影片的主演蒂尔施魏格尔也凭着这部影片夺得了最佳男演员金奖,导演托马斯雅恩则获得了最佳导演的提名。

 

如若要开始谈起这部电影,我们应当从龙舌兰酒开始说起,龙舌兰酒是墨西哥的国酒,被称为墨西哥的灵魂,是一种墨西哥烈酒,它的传统喝法要配上柠檬和盐。在中美洲曾有这样的一个传说,一位国王沉迷于喝龙舌兰酒,一天他召集了大祭司并对他说:“你将遇见你的上帝,而我发现了一个新的神灵,在龙舌兰植物的中心。”龙舌兰酒是这位国王喜爱的事物,同时也是这部影片的导火线。

 

影片中的故事情节反复而曲折,但当所有的一切都尘埃落地时,反而像是给我们打了一剂镇定剂。当大西洋咸咸的海风吹来,龙舌兰娇艳地绽开,也许喝一杯龙舌兰酒想恋爱,而喝两杯则想看海。正如路迪所说:“到了生命的尽头还未见过大海是怎样的一种遗憾啊。”马丁点燃一支雪茄,坐在沙滩上,平静地看着不平静的大海渐渐倒下,路迪则坐在他的身旁,看着眼前这自己三十多年来从未见过的奇景,灰蒙蒙的空中硕大的火球融入大海,就如生命之光渐渐消失,但此时他的心中已经无所畏惧。

 

这与影片的开头形成了对比与呼应,在路迪得知自己患了骨髓癌后被吓蒙了,在几秒钟内仿佛苍老了十几年,医生问他“你的心理压力很大啊?”,路迪红着眼眶嘲讽地笑着反问“心理压力?死亡不就是人生最大的压力吗?”有许多关于临死体验的电影,有许多电影中的人们,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活的绚烂,活的温情,活的洒脱,活的自由,他们或是弥补什么,或是救赎什么,或留有遗憾,但是都真切地表现出一种“这一切不过是自然规律”的平和。

 

《敲开天堂的门》同样体现的也是这样的主题。在电影结尾,快到岸边的两人停下车,肩并肩一步一步走向大海,背景音乐“Knock on the door of Heaven”响起,路迪的眼眶微红,说“现在没有什么能让我害怕的了”,他拿着剩下的半瓶龙舌兰,只是这次,他们没有柠檬和盐,他们也不需要柠檬和盐,因为当柠檬、盐混着龙舌兰,正是大海那咸涩的味道。无法抵达大海的人们,仅能通过这样来品味大海,而此时站在海边的两人,已经在天堂里有足够的话题,两个人在大海前,就着咸湿的海风分饮着这瓶龙舌兰,夕阳的火光渐渐被大海吞没,离天堂最近的两人站在天堂的门前,无畏地将这大门轻轻叩响。

 

严格来说,这不是一部完美的影片,情节编排不够考究,黑白两道配角的行动方式等也很不真实,但作为一部喜剧,便没有人会在意这些,但也正如一位影评人所说;“这是一部可以在小细节不停地笑,却在大情节中哭的故事。胜似无厘头的搞笑电影,却会在最后让人笑不出来。”喜剧往往以夸张的手法,诙谐的台词及对喜剧性格的刻画引起观众的共鸣和思索,对于这部影片,我们因愉悦而开始观赏,但却在影片结束后留下的不仅仅是笑声,更有对人性的思考和生命的拷问。

 

人在命运面前,总是这么渺小和卑微,为命运所迫的我们很难自己把握住生活的航向,但若你放开船舵随波逐流,只会离目标越来越远,同样无法把握的还有不停流逝的时间,我们只能看着将来变成现在,现在变成过去,我们无法改变已经成为历史的过去,但我们可以用现在的行动来改变未来。生命固然珍贵,但真正令人不舍的往往是感情,我们舍不得身边的人,舍不得曾经的快乐与回忆,舍不得某些情怀,于是便舍不得这个世界。但若是像影片中马丁与路迪一样,死神的呼唤时而在耳畔响起,似乎随时都会与这个世界不告而别,在那时,若没有什么值得去回忆的那会是多么遗憾的一件事,如果能给世界留下一点来过的痕迹,那便也是值了,所以把握好现在吧,毕竟天堂和大海也都一样在那里静静地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