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黄莞霞 > 正文

黄莞霞 /

读《沉默的大多数》有感

作者:黄莞霞发表时间:2019-07-02浏览次数:

 

初识王小波,是源自于他的《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书中的文字像是他的心境慢慢显露在读者的面前。而《沉默的大多数》作为王小波的另一本杂集,让我更加深刻地了解王小波。

有人享受他小说的天马行空,有人仰慕他的激情浪漫,更有人欣赏他杂文的讥诮反讽。他在《沉默的大多数》扉页上写着:“智慧本身就是好的。有一天我们都会死去,追求智慧的道路还会有人在走着。死掉以后的事我看不到,但在我活着的时候,想到这件事情,心里就很高兴”。

 《沉默的大多数》里讲述的多是王小波个人对许多事物的见解,这是许多杂文的共同特点。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思想与见解,这些都是由他们的经历所积累沉淀下来的,其中王小波讲到《小说的艺术》这一章节时我是很感兴趣的,因为我是很喜爱阅读小说的,还记得高中时捧着一本本小说读的津津有味。那时候的我只爱小说,因为小说似乎总是带有某种魔力,一旦开始便难以停止,但如若因为种种原因停止了下来,我便只能从头翻阅了。

 王小波从米兰昆德拉的《被背叛的遗嘱》讲起,讲到当代小说艺术的特点与成就,也提到作为作家的责任与担当:“把道理讲的透彻,讲的漂亮,读起来也有种畅快淋漓的快感,但毕竟和读小说是两道劲儿。写小说则需要深得虚构之美,也需些无中生有的才能。”小说读起来畅快淋漓自然就越发吸引我们的兴趣,正因为它的多样性才没有杂文的枯燥和繁琐,于是自己抱着一本书便恨不得马上读完。

 与此同时,小说的创作也显得尤为重要。王小波最有名的中篇小说《黄金时代》从二十岁开始写,到将近四十岁才完篇,期间有很多次的重写,他说到:“现在重读当年的旧稿,几乎每句话都会使我汗颜,只有最后的定稿读起来感觉不同。这篇三万字的小说里,当然还有不完美的地方,但是我看到了之后,丝毫没有改动的冲动。”也许这便是小说的一种写法,虽然困难,但还不是不可能。这种写法也便是追求对作者自己家来说的完美吧。曾经阅读小说的多了,便想自己开始写点什么,但一旦着笔又觉得十分困难,小说虽说没有一定的框架,但实在是过于模糊。现在想来创作所需要的磨练也确实是太多太多的,如果没有一定的恒心和毅力,是很难完成这样一件事的。

 小说的艺术首先会在小说家的意愿之中形成。但创作小说的作家似乎往往肩负着更多,我们要求他们去引导这个社会。王小波认为:“从整个社会而言,道义责任全扣在提笔为文的人身上还是不大对头的。从另一个方面来看,负道义责任可不是艺术标准,尤其不是小说艺术的标准。”艺术终究为艺术,它需要的是五彩斑斓,百花齐放,如果由道德来圈固了反而觉得失去了它的价值与意义,只是道路仍然漫长,也还需要读者和作者的共同努力吧。

 到现在为止我依旧最爱阅读小说,但也不再是只钟情于它,我开始阅读起了各类的散文和杂文,也确实为我解惑了不少。但如王小波所说:“只喜欢看杂文,看评论的,看简介的人,是不会懂得任何一种艺术的。”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开始阅读小说欣赏这门艺术,昆德拉曾说过:“任何一门艺术只有从作品里才能看到。”我们作为读者也应该有更多的尝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