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旷翟

当前位置: 首页 > 旷翟 > 正文

旷翟 /

子安同学惠存

作者:旷翟发表时间:2019-09-13浏览次数:


 


“那时候在上海,大热天都穿白色咔叽西装,爱哪位小姐,就请那位小姐把缝旗袍剩下的料子,给他一点去做领带。”

这是她在那个夏天的午后语文课上念出的句子。这么多年来,我仍记得清清楚楚。

Emmmm,对她的喜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从她取得班上第一名开始?还是从周围的男生都喜欢上这个多才多艺的女生开始的呢?

也许是我拖着桌子坐在她正前方开始的。

正是那个夏天,班上位置打乱,我有幸从最后排的冷板凳搬到前面。碰巧坐到她的前方。“这不是斯琪嘛——”,“以后就多多关照啦!”我这个人成绩虽然不行,但是性格确实好。“嗯,多多关照”她只是抬头用那双粉色镜框后的大眼睛短促地望了我一眼,便继续埋头学习。

“嘿!”我抿了抿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还挺害羞。”

背后翻起一阵白眼。

当然,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啊不,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当我们自己都惊讶我们居然会如此迅速达到“相看两不厌”的甜蜜境界的日子里,我总坚定地认为:可能世界上确实存在着一个和你完美契合的人在等着你,无论贫富贵贱。

我将对她的爱意写成文字发表在学校的书刊上。她也会对着我只花二三十块钱买来当生日礼物的水晶球看好久;还会鼓起勇气来问我其实她从来不听的歌星的歌词怎么写;更多的,可能是在我偷偷看她的时她也心慌地收回目光。

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我和她的这段关系,她也一样守口如瓶,只是在半夜睡不着的时候拿一小点甜蜜来偷偷窃喜。

有一回,班上组织去韶山看演出,七十多个人,我和她被分在两辆车上。

我下定决心去请求一次那位常年板着脸的班主任,让她放我进另一辆大巴。

“这怎么成?每个人都来换那不没一点组织纪律!?听安排!”班主任声音一股子颐指气使。

她听说我打了败仗,思忖了一会儿,攥着小拳头就进了办公室。

“斯琪这样的孩子,也想着玩呢?”班主任不咸不淡地嘟囔了一句。

“嘿嘿,就这一次啦。”

“周老师说这话时,我其实心里好怕。”她向我转述,眼睛眨得亮晶晶。

“啊,是嘛,哈哈哈

“哎呀,你这个死人!快表扬我!”

“好好好!哈哈哈...

那时的我们还年轻,不知道一切命运馈赠的礼物暗中标好了价格。

即使我和她只差临门一脚,也互有暗示。但我们一直都在装聋作哑,整个年级两千多个人,她处前三,而我只是四百名左右的小喽啰。她有望冲击清北,而我只是万千一本生中的小浪花。享受短暂虚幻的欢愉过后,总要面对骨感的现实。

我清楚地明白,她未来最终的规划里到底会不会有我。

她后来去了省城去完成高中学业。给我留下一封书信:

“子安同学惠存:

从初见你,就对你有着深刻的印象,语文课上罗嗦,绕了半天也到不了实处。但真正能够欣赏的是你的语文功底和独到理解。后来坐我前面,坐我后面,我开始逐渐了解你,逐渐看懂你,你有你自己的追求和简洁,有你所执着的爱好,不会为旁人的指责,嬉笑而干扰。让我学会尊重最初的信仰。我本是一个很会装的人,在老师面前一个样,在家长面前一个样,是你用你的感悟让我学会去真是的生活。

我以前一直是一个懦弱的人,一直想借一个机会自我改变。73个人,真正能无私无欲对我好的人只有你一个。是你可以在我发脾气的时候包容我,关心我,让我学会冷静和淡然;你可以纯粹的单方面倾尽一切,不求任何回报,而我却只能理所当然的承受着这一切。我既难过,有感动。你的眼睛是桃花眼的眼形,都说桃花眼的人最花心,也最痴情,这些我不管,但我看到的是一份友善与真诚的关怀,让我感到在我的学习生涯中有一个人默默地,也可以很张扬的关注我,点醒我,点化我。

不管你对我说什么,我也会笑着跟你斗嘴,你会在我不舒服的时候骂我不听话,也会在我受打击的时候说我傻,还会在我说过以后要加到某个地方去的时候说我没追求,没前途。这些话,虽然有些霸道,但是这些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再从我耳朵里听进去,是无比的亲切,无比的温暖。

谢谢你甘之如饴地陪在我身边……

高考之后,我和几个老同学约了她一起见了面。从同学口中得知,她最终考上了复旦。见面后,她也热情地祝贺我能上师大,因为在当初,我上一本都很困难。我们在谈到当初的旧时光时,大家莫不乐不可支,唯有她像是茫然,像是什么都不记得,一副感到很新鲜的模样。我曾设想过我们有无数种的见面,见面后又有无数种的对白的故事发生,每一样都让我泪眼婆娑,面红耳赤。而真正见到后,其实也不过如此。我莫名觉得有些失落,而这种失落也不过转瞬间就消失了。

至于那封信,从前我还留着,可到了后来,我也不记得到底把它丢在哪个角落里,可能因为,是时候忘得差不多了。未成熟的爱情,果然不过只是一种易逝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