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旷翟 > 正文

旷翟 /

读《乡土中国》有感

作者:旷翟发表时间:2019-09-13浏览次数:




《乡土中国》是一本学术论文集著作。是费孝通先生在社会及人类学方面十四篇重要论文合辑而成的著作。该书凸现了中国社会的乡土性,为我们展现了当时中国乡土社会的面貌。

我们在阅读时,明显可以感受到费孝通先生对于全书的排版有着深深的用意——可归纳为主要的三部分。

第一部分是中国乡土社会的本色,即“土”。

通常学术性较强的著作,其阅读兴味未免稍受影响。但费先生先论述“乡土本色”,即“乡土”之“土”。这便极富有生活色彩和阅读吸引力,成功拉近了读者与学术的距离。据说这十四篇论文也是费孝通先生教学时的重要材料,想必其在实践中就摸清了读者的“胃口”。

在论证中国乡土社会的“本色”过程中,费孝通先生精辟地总结了乡土性的三个特点:1.中国人与“泥土”的难以分割。2.乡土社会的“不流动性”。3.“熟人”的社会。费先生凭借对于“乡土本色”的成功解释还论述了在城里人眼中颇具偏见的乡下人之“愚”。(“论文字下乡”章):

“我曾带了学生下乡,田里长着包谷,有一位小姐,冒充着内行,说:“今年麦子长得这么高。”旁边的乡下朋友,虽则没有啐她一口,但是微微的一笑,也不妨译作“笨蛋”。乡下人没有见过城里的世面,因之而不明白怎样应付汽车,那是知识问题,不是智力问题,正等于城里人到了乡下,连狗都不会赶一般。如果我们不承认郊游的仕女们一听见狗吠就变色是“白痴”,自然没有理由说乡下人不知道“靠左边走”或“靠右边走”等时常会因政令而改变的方向是因为他们“愚不可及”了。“愚”在什么地方呢?”

“这样看来,乡村工作的朋友们说乡下人愚,显然不是指他们智力不及人,而是说他们知识不及人了。”

乡土社会的“愚”,无关智力与能力,关乎生活的需要,即“知识”。

第二部分则是论述中国乡土社会的格局,即“差序格局”。

所谓“差序格局”,是指乡土性造成中国人的人际、社会关系、观念。费孝通先生将中国乡土的社会结构与西方社会结构进行对比,得出中国的社会结构是以“己”为中心,推及出的荡荡波纹:

以“己”为中心,象石子一般投入水中,和别人所联系成的社会关系,不象团体中的分子一般大家立在一个平面上的,而是象水的波纹一般,一圈圈推出去,愈推愈远,也愈推愈薄。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中国社会结构的基本特性了。我们儒家最考究的是人伦,伦是什么呢?我的解释就是从自己推出去的和自己发生社会关系的那一群人里所发生的一轮轮波纹的差序。

这个比喻十分形象,也生动说明了为何中国古代、近代甚至现当代,乡村宗祠仍有一定对于宗族个人的“管理权利”。

第三部分则是围绕中国传统社会是礼治社会来讲的。费先生首先提出,王权下的礼治,是“不民主压迫下的民主”。他同样在书中说明,“礼治”不等于“人治”。“礼治”并不是统治者为稳定国家而强制实施于民众的规章制度,它是在经验与知识更新换代很慢的中国乡土社会,在传统的教化中形成的个人自发的道德观念。并不具有规章书面上的绝对权力,但对个人有着极强的软约束力。

综上,《乡土中国》是一本详细剖析中国国民性的学术大作,我们一直在讨论着“人文关怀”,而真正落实“人文”,正需要切近人的本性和渊源。从这一方面来说,不如读一读“乡土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