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旷翟 > 正文

旷翟 /

“道侠”、酒香——读《多情剑客无情剑》有感

作者:旷翟发表时间:2019-05-28浏览次数:

 

读后感

 

王家卫曾说:古龙是一个流氓,一个有才气的流氓。  

 

这话不错。古龙早年因家庭离异而辍学流浪,食不果腹。后来又加入黑社会,成为一名“小混混”。在流浪打工之余,古龙开始创作武侠小说以解决生活需要。古龙曾自我解嘲:“一个破口袋里通常是连一文钱都不会留下来的,只要能写出东西来,就要马不停蹄的拿去换钱,要预支稿费。”

 

世事难逢开口笑,寂寞又敏感的古龙对于所谓的人生早已深谙,“人生是终究要破裂的肥皂泡”,不过努力生活的人,都在努力寻求自我的解脱。这一大类“老庄”的思想,贯穿了他的一系列作品。特别是在《多情剑客无情剑》的主角李寻欢身上,“在浊世中自我解放”这一特点体现得尤为明显,这也是李寻欢伟大人格和优雅气度的来源。

 

《多情》中有两个主要人物:“小李探花”李寻欢,和“飞剑客”阿飞。

 

李寻欢曾中科举“探花郎”,并于朝廷为官。后来,由于被弹劾,且以淡泊名利的性格,终于辞官而去,投身江湖。以一手“小李飞刀,例无虚发”的飞刀术闻名。他自小与表妹林诗音相爱,并订下婚约,但因义兄龙啸云也对表妹倾心,李寻欢为报义兄救命之恩,刻意纵情酒色,埋葬心中一片真意,促成这一段不幸的姻缘。并在他们成亲之后,把自己的府邸和家财送给林诗音作嫁妆,毅然出关。

 

十多年后,李寻欢重返中原,遇上剑法无双的“飞剑客”阿飞。而此时江湖却不再平静。他们牵涉进“梅花盗”一案几番转折,虽然水落石出。却又被卷进以上官金虹为首的“金钱帮”的江湖斗争之中,他们杀死上官金虹,揭穿林仙儿的丑陋面目,破解龙啸云的狠辣计划。李寻欢与孙小红结伴,再次退隐江湖。而探花郎和飞剑客的伟大友谊也在一次次的考验和救赎之中越发坚定,在武林中留下了百年的传说。

 

小说的主角据作者原意并不是后来为人熟知的“小李探花”,而是一个叫作阿飞的使剑少年,讲述他在江湖历练中经历的情仇,在爱与恨、有情与无情中徘徊。书中有这样一段话:“剑柄坚硬,冰冷。阿飞的手却已开始发抖。无情的剑,剑无情,但人呢?人怎能无情。”这也是书名《多情剑客无情剑》的来历。只不过在后来的描写中,李寻欢的伟大人格越发光彩夺目,古龙先生也不经意地向这个寂寞潇洒的男人身上多洒了些笔墨。但其光彩丝毫没有掩盖另一主角“阿飞”的痛苦成长。

 

整本书围绕着江湖情仇来写,没有人能脱离出仇恨的笼子。李寻欢在书中既是绝对理性的化身,又是人生际遇难料的写照。爱李寻欢的人希望他开心幸福,恨他人希望他立马毙命,不恨他的人以能杀了他为莫大的荣誉。纵使小李探花极度宽容和理解,也无法消弭人间的憎恨和丑恶。阿飞则代表的是青春少年来险恶世间行走,体会何谓武,何谓侠。他十分享受在刀光剑影间高贵地死去,却可怜地被林仙儿利用爱情,这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将自己包装为阿飞眼中的“圣女”,只为了满足她的控制欲,蹂躏着阿飞脆弱的情感。而林仙儿的无限控制欲望,源自其出身的卑微和家庭的低贱。

 

这本书的上卷是写缉拿“梅花盗”,在李寻欢这条线索中,出现了同样拜倒在女色下的青魔伊哭师徒;出现了数十年未踏足武林,只嫌老妻年老色衰,为捉拿梅花盗迎娶江湖第一美人的武林行家;出现了同样为了“江湖第一美人”而随意指认梅花盗的武林巨鳄;甚至在少林佛国,都出现了为利益而痛杀师兄的少林败类。无论平日多么道貌岸然,多么你侬我侬。在利益面前终究却都是各怀鬼胎。

 

古龙将人性中隐晦涩藏的丑恶都放大出来。也许,不是放大,只是让我们贴近了而已。李寻欢不忍伤害救命朋友的一片真心,在情人面前肆意撕毁脉脉情意,最终促成兄弟和爱人的结合。但嘲讽的是,龙啸云为了不失去从李寻欢那里得来的庄园和女人,尽管李探花无比忍让和宽容,他都要置探花于死地,因为没有人比死人更令人放心,他不允许自己得到的东西再被抢走!

 

嫉妒,憎恨,恐惧。这是人内心足以吞噬一切的恶!我读到这段文字更是不寒而栗!  

 

到了故事最后,阿飞认清了自己一直活在对于爱情的美好幻想中的事实,最终一个人走了出来。所谓的爱情啊,常常是可遇不可求,他也借此完成了历练,成为和李寻欢一样,一个真正对于世间抱有大爱的人。

 

与一般“儒侠”的不同,李寻欢是真正意义上的“道侠”,不定乎内外之分。对于他人的诋毁乃至迫害,他总是笑眯眯地接纳,几近于佛性。他不是“为国为民”的“郭大侠”,也不如他性情敦厚,嫉恶如仇。李寻欢知道这世间的恶是除不尽的,他所做的,唯有路见不平时,拔刀相助。但绝不会因世间丑恶满盈而悲伤愁苦,他更关注人生的一场大醉。

 

他并不是擅饮的人,“他喝一杯酒,往往要咳嗽十几下”但他爱酒,无日不饮,而且逢饮必醉。酒能够使人趋神,也能够使人趋魔。李寻欢在酒中所寻找的是解脱,脱离出繁杂尘世的烦扰,他饮酒时的谪仙姿仪,让人忽视他曾经的悲惨过往,忽视他已步入三十多岁的中年,忽视他的满脸皱纹。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每每“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以亲切的口吻抚慰朋友的伤痛,同样温润地向卑鄙的敌人投出那如影随形的夺命飞刀!

 

李寻欢固然可爱之至,但令我如此沉迷,还因为古龙先生自成一派的文风和深厚的笔力。

 

古龙先生的描述,用词朴实,但有悠长的回味,时而妙趣横生,时而让人黯然神伤:

 

     他不愿阿飞再想这件事,忽然抬头笑道:“你看,这棵树上的梅花已开了。”

 

阿飞道:“嗯。”

 

李寻欢道:“你可知道已开了多少朵?”

 

阿飞道:“十七朵。”

 

李寻欢的心沉落了下去,笑容也已冻结。

 

因为他数过梅花。

 

他了解一个人在数梅花时,那是多么寂寞。

 

  

而当写到男女之爱,尽管古龙先生被诟病“大男子主义”,但不妨有他独特的爱情美学,只言片语之中,有着令人沉醉的无穷魔力,在真实之中,发人深省,令人落泪:

 

  

阿飞道:“女孩子若是真的关心一个人,绝不会等什么机会。”

 

李寻欢沉默了半晌,突又笑了,道:“你难道怕我会上她的当?”

 

阿飞道:“我只知道她说的不是真话。”

 

李寻欢微笑道:“你若想活得愉快些,就千万不要希望女人对你说真话。”

 

阿飞道:“你认为每个女人都会说谎。”

 

李寻欢显然不愿正面回答他这句活,道:“你若是个聪明人,以后也千万莫要当面揭穿女人的谎话,因为你就算揭穿了,她也会有很好的解释,你就算不相信她的解释,她还是绝不会承认自己说谎。”

 

他笑了笑,接着道:“所以,你若遇见了一个会说谎的女人,最好的法子,是故意装作完全相信她,否则你就是在自找苦吃。”

 

  

而真正令人着迷的,就在于超然出尘的文字,在戏谑中盈满着大气与洒脱,不以磨难为苦楚,仿佛在酒香袅袅中瞥见了李寻欢慵懒的样子:

 

  

“你若在吃醋,不妨也过来喝杯酒,醋可以解酒,酒也可以解醋。”

 

  

世人普遍知晓金庸大师的拳脚功夫,古典流畅。而于古龙先生的刀剑感到陌生。一个不太确切的比方就是:金庸先生是世家弟子,一身正气地步步迈向武林盟主,天下无不佩服之至。而古龙先生则是边城一名浪子,穿着油腻的衣衫,抱着陈年的佳酿,虽然游戏人生,但是见过的人无不尊敬他伟大的人格和豪迈的气度。来读古龙吧!让你感受一名雷雨天披蓑上路剑客的人生和信条!

 

总的来说,这部小说不仅阐明了武学真谛,还写尽了世态炎凉,更触动了社会现实,探索了人生哲理。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给人以强大的精神感召,启发人对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哲思。这在古龙其他许多经典作品中也是这样,古龙先生是个豁达的人,也是个命运颓唐的人,他将个人的忧郁带到作品之中,也将自己闪目的高贵品质侵染到了文字之间,让人读来爱不释手,情感充盈。古龙这本《多情剑客无情剑》的主旨浓缩起来就是:

 

江湖浪子,唯美酒与佳人不可辜负!

 

在江湖中行走,要时刻小心情人和朋友捅出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