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张璇

当前位置: 首页 > 张璇 > 正文

张璇 /

幸而遇见你

作者:张璇发表时间:2019-10-26浏览次数:

    

  音实难知,知实难逢,逢其知音,千载其一乎。

                                                                                                                                     ——题记

年幼时,母亲总爱抱着我坐在阳台上,一边晒着暖洋洋的太阳,一边讲故事给我听。记得一次母亲讲伯牙与钟子期的故事,讲到钟子期病逝之后,伯牙将琴摔碎,从此不再弹琴的时候,感慨了一句“知己难寻”,那时候小,以为知己就是班级里玩得好的朋友,还暗自反驳母亲,交朋友有什么难的。直到再大一点,才知道母亲所言非虚。

光阴就像一列急驰的火车,我们都是车上的乘客,素昧平生的人在沿途中因为机缘相遇,相知,相交,又因为目的地不同而各赴前路,于是就有了“知己难寻”的感慨和“人生得一知已足矣”的幸运。

我便是其中的一个幸运儿。与辛儿这段相知相惜的情谊,就好像藏于幽深古巷里的酒家飘散的酒香,纵然巷深,难掩其醇;又好像用山泉水泡得茶,淡淡清香、丝丝微甜,温润于怀,历久弥新。

遇见辛儿是在四年级,那个时候我们重新分了班,她是我的新同桌。辛儿的父母都是警察,许是受家庭环境的影响,她打小便十分干练,一头利落的短发,笑起来露出一颗小虎牙,看起来萌萌哒,但这只是表相。9、10岁的男孩一般都很淘气,喜欢欺负同班的女孩子,但这种情况不存在于辛儿身上,自从她把一个试图欺负她的男孩反扭着手按在地上之后,她在班里便无人敢惹了。

几乎从和她认识开始,我俩就一直黏在一块,形影不离,虽然我比她大几个月,但是我们在一起,总是她照顾我、包容我多一点,就好像姐姐一般。初中的时候,因为一个新认识的女孩,我和她闹了矛盾,虽然只有一周我们便和解了,但现在每每想起来,我都恨不能倒转时间,回到那个时候阻止无理取闹的自己。

高中的时候我们不在同一个班,但每次课间要么我去找她,要么她来找我,两个人凑在一起天马行空、天南地北地聊,其实只有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但两个人在一起聊聊天,就感觉上课的疲惫也没有了。可能因为我俩时常凑在一块,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的,语文老师调侃说我们就像一朵双生花。高三的时候课业负担加重,便不能再像往常一样一下课便凑在一处,不过我们依旧会在第一个晚自习下了之后去操场跑跑步,看看星星。有时候感到压力太大,却又不敢说与父母知道,便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地哭一场,反正她不会笑话我。也从不问我为何哭,也不出言安慰,只是默默地借我肩膀让我靠着,等我情绪稳定了,再变魔法似的拿出一根棒棒糖塞进我的嘴里,糖果的味道在舌尖上蔓延开来,嘴巴里甜甜的,心里也是甜甜的。除了父母,最懂我的便是她,两个人彼此心意相通,就算压力再大,也不会感到绝望,因为知道人生这条路上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在走,身旁始终有一个人与自己同行,始终有一份真挚的祝福属于自己。

写这篇文的时候算了一下,我和她的这段友谊,已经延续了10年了。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呢?除了父母亲人,能得她一路相伴,实乃我今生之幸。现在再读钟子期和俞伯牙的故事,伯牙寻到知音时的欣喜若狂、失去挚友之后的伤心欲绝,便有了更深的体会。

其实人生是无奈的,我们时常感到孤独、痛苦和失意,这时一个懂自己的人便显得尤为重要,他会给你肩膀让你依靠;他会陪你看风起云涌,看潮起潮落,看世间沧桑……有人说所谓的朋友,大抵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相交,一种是知已。相交易得,大千社会,每天都要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处朋友,但大多感情不深,点头之交而已;知已难求,古今叹腕者无数,而能遂其平生所愿者又有几何?我何其有幸,得遇辛儿一路相伴,让我于纷杂的凡世里,得以有一处可供心休息的净土。

愿我和辛儿的友谊地久天长,虽历经沧桑,仍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