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张璇 > 正文

张璇 /

生翼随花相远去

作者:张璇发表时间:2019-06-17浏览次数:

 

“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红楼梦》这部耗尽了曹公一生心血的巨著,字字珠玑,读来满口生香。大观园里的那些女子,或温婉端庄,或开朗豪放,这其中我最爱的,是那个如诗一般美好的女子——林黛玉。  

(一)  

一张机,丝丝甘露换泪滴,凡尘只为报恩计。离合悲欢,兴衰际遇,惊叹此缘奇。  

读红楼时,慨叹于宝黛的前缘,觉得他们的相遇在浪漫中又透着凄美。黛玉本为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的一株绛珠草,遇赤瑕宫神瑛侍者甘露灌溉,始得久延岁月,为酬报灌溉之德,故在神瑛侍者欲下凡造历幻缘之时一同下凡,“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或许是因着这个缘由,黛玉生性多愁善感,她的眼中似乎永远都是含着泪的。  

贾府初遇,黛玉心下吃了一惊,暗暗想着,“好生奇怪,倒像是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宝玉也笑着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那时他们并不知道,彼此的命运已定在了那心领神会的一见中。二人的感情真挚惊心,从不搀杂世俗的功利,贵在“亲”,更贵在“知”。这个“知”,是惺惺相惜,互为知己,读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从始至终,黛玉都没有劝过宝玉去考取功名,在宝玉因着金钏和蒋玉菡的事挨打后,她前去探望,说了一句话:“你从此可都改了吧”,高中时的语文老师曾讲过,黛玉说的这句话其实是反话,贾府上下只有她最懂宝玉,了解他做这些事的原因,并默默支持着他,二人的情意单纯美好,相知相伴,心有灵犀。  

(二)  

幼年时的黛玉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备受呵护。但五岁后,她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父母相继亡逝,她也北上进了贾府。失去至亲的悲苦,生活环境的变化,都给了她一种不踏实的感觉。陌生的环境里,贾母的疼爱怜惜给了她些许安慰,而与她同吃同住的宝玉则成了她心灵上的依赖。宝玉的陪伴让她的心有了些许安宁。可是这种安稳的日子时间不长就被打破了。薛宝钗随了母亲和哥哥上京住进了贾府,这位严守封建规范,温婉端庄,德才俱佳的女子,赢得了贾府上下一致称赞,而在众人眼里,黛玉爱哭、任性、出言尖刻,爱使小性子,这就与宝钗形成了鲜明对比,而且宝钗和宝玉之间还有着金玉之缘,这更加深了黛玉内心原本就存在的担忧与焦虑。为缓解心里的苦闷,她“不是愁眉,便是泪眼”,“自泪自叹”是一种办法,而另一种便是作诗了。      

曹公给黛玉定义为“咏絮才”。不论是伤春亦怜己的《葬花吟》,还是替宝玉所做的《杏帘在望》,亦或是中秋夜凹晶馆与湘云联诗,她的心思灵巧,才思敏捷总让我惊叹不已。正所谓“作诗如做人”,黛玉对待二者,都是极其认真的。在诗句里,她把内心的情感大胆地表露。拿诗社第一次集体作诗来说吧,那一次的题目是咏白海棠,尾联“娇羞默默同谁诉?倦依西风夜已昏”二句,正是黛玉内心的写照:孤苦无依、寄人篱下,她不爱女红,不善笼络人心,在大观园中,没有几个人真心喜欢怜惜她,她是孤独的,满腹的心事、凄楚无处诉说,西风摧残,更显凄凉。她把生活揉进了诗词里,与其融为了一体,难怪在读她的有些诗词的时候,就好像吃了莲子般,直苦到心里。    

(三)  

曹公是十分珍视这个女孩子的,他笔下的黛玉,有荷的高雅俊逸,也有梅的冰清玉洁,还有竹的坚毅秉直。她就像水一样美好,至柔至坚。虽生性孤傲,却又天真率直,至情至性。她的一颦一笑,都能触动读者心底最深处的怜惜。她满腹才情,可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没有供她展露才情与抱负的舞台,白玉蒙尘,一如曹公。  

许多人是不满黛玉的结局的,得宝玉所爱却不能与他相伴,更是在宝玉宝钗成亲之际香消玉殒。我却相反,至少,她与宝玉经历了纯洁、真挚的爱情;她走在了二府落败、众芳零落之前,没有经历抄家、生活窘迫潦倒的惨境;她没有沾上一丁点尘世的污浊,“质本洁来还洁去”,这是对她来说最好的结局了。  

……  

如今的大观园里,依旧是繁花锦绣如诗,绿柳亭亭而立,莺啼婉转,湘竹犹碧,只是佳人已去,灵河远矣,无处寻觅,又有谁来忆这葬花题?  

纷纷烛影照昨昔,孤夜如泼墨染就,隐隐飘来一缕残香,仿佛又看到黛玉执着笔,于素笺上写下心事,琼霜乱,露沾裳,黛玉啊,愿汝胁下生双翼,随花相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