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周叶昀

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叶昀 > 正文

周叶昀 /

追寻逝去的时光

作者:周叶昀发表时间:2019-08-29浏览次数:

在我还是个阅遍作文素材找寻名家好句的中学生时,我读到了普鲁斯特的一段文字,一段精微幽妙的描写点心和雨天的意识流,当时它叫做《追忆似水年华》,我看完后久久不能忘怀,于是把它列入了我的书单中,与加缪、卡尔维诺、屠格列夫、梁漱溟等组成人生未名清单。后来我在书店遇到了周克希的译本,这本书设计精美,布质书脊,线装裁定,摸起来清爽而有质感,只是换了个名称《追寻逝去的时光》。我想起莎翁在《罗密欧与朱丽叶》中说:“名称有什么关系?玫瑰不叫玫瑰,依然芳香如故。”况且这富于美感的书籍、受人尊敬的译者,更让我从内心倾向于新译名对原文的接近。但旅途中的我没有将500页一卷的书籍给行李负重,即便周先生之译本在我脑海中难以忘怀。

我上了大学,开始出入图书馆,阅读老师开出的一系列“必读书目”,但丁、莎士比亚、雨果、歌德、尼采……那时有些自作不凡的我,对其他人不知则视为无知。至于T.S艾略特、福克纳、夏目漱石这些人,也如往来故交,常有联络。但我仍旧想念《追寻逝去的时光》,想念离开书店时对它依依不舍的目光。于是我在买了仅有的两本书,《女囚》和《在少女花影下》。封面用紫色的英文字体印刷“A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和“Marcel Proust”。书脊为棕色布料,上印有黑字“Recueil de traductions par Zhou Kexi”。周克希仅译三卷,他在搁笔时借用法国作家法郎士的话说道:“人生太短,普鲁斯特太长。”

这让我想起很多个读书的日子,当我在夏日的蝉鸣与炎热带来的疲惫中捧起一本书,最好带点《雪国》这样冰冷的寒气,蜷缩在吹着冷气的室内一隅,就开始啃起文字。普鲁斯特这样的文字着实会让我陷入睡眠,他那带有精致雕琢的长句与词汇,显示着精英阶级在物质满足之外的美的追求,而无与伦比的排比与繁琐铺叠的回忆,又让我不免怠倦。我惊叹于普鲁斯特对于物质的敏感,又因自己所在的阶级局限而无法理解,他抒情优美的文字、热情细腻的内心,在我看来委实矫情,以至于常笑出声,而在这样的嘲笑同时又不免羡慕不已,这倒的确是经济下层阶级对上层的微妙态度。

在炽热的夏天去读文学作品,就像处于冰封之夏。窗外的阳光那样灼烈,好像可以划破天空划破树叶划破人行横道边的水泥地面,然而,这些都与我无关,我只是躲在这个装有空调的小格子里,热浪的进攻被遮光玻璃以盾牌阻剑般的气势阻挡,冷气从我的头顶源源不断的冒出,此时是很容易想到其他时空去的,当我看到《追寻逝去的岁月》的封面,我想到的是那个二十世纪末美少年柏原崇。那是一个有着小鹿一样眼睛的男孩,在《情书》里扮演一个暗恋女孩子很多年的少年,电影中男藤井树和女藤井树同名同姓,度过了很多青春美好的时光,然而很多年后女藤井树记起来这些少年时代的岁月时,男藤井树已经去世了。其实女藤井树并没有太伤心吧,因为那些事情对她来说,本身也只是过去不曾提起的记忆罢了,只是因为某些其他的巧合而揭开这些尘封的往事,铺面而来的有清香也有焦土,记忆中的少年就像被冰封在雪地上的蜻蜓,很美但是已经没有生命了。

“追寻似乎已经失去,其实仍在那里,随时准备再生的时间。”普鲁斯特相信人类可以通过记忆超越时间而获得永恒,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夏天永远冰封,逝去的将获得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