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叶昀 > 正文

周叶昀 /

从结构主义的“能指”与“所指”理论分析《老人与海》

作者:周叶昀发表时间:2019-08-29浏览次数:

摘要:《老人与海》这部小说是海明威个人与世界认为最杰出的作品,以“冰山原理”的简洁语言,在八分之一的物像描绘中表现八分之七的深刻蕴含。本文运用结构主义的能指与所指理论,来解读圣地亚哥作为一个失败的英雄的精神性意义。

关键词:结构主义;能指与所指;索绪尔;格雷马斯;拉康

《老人与海》的作者海明威是20世纪美国最著名的小说家之一,他以“硬汉”气质与笔下的“硬汉”形象而与众不同,其鲜明的美式英雄风格和内心深沉的拼搏意志,创造出独特的“冰山创作原理”,即露出文学作品的八分之一,另外八分之七像冰山一样藏在水下。这需要读者对其高度凝练的语言与巧妙的手法进行分析。从索绪尔提出二元对立的概念能指与所指开始,格雷马斯、拉康提出新的理解与阐释,对结构主义分析方法不断完善。本文运用结构主义的能指与所指理论,对《老人与海》中圣地亚哥作为一个失败的英雄的精神性进行分析。

一、索绪尔的“能指”与“所指”

“能指”与“所指”来源于索绪尔的语言学理论,作为结构主义语言学的奠基者,在他看来,语言的问题主要是符号学的问题,符号是形式和意义的结合,而能指是表示意义的形式,所指是被表示的意义。

能指:以 “a”或者“one”的数词等词;所指:“独个”的概念,引申为深沉的孤独感。

文章中有多处以“a”为数词,表示“单个、独自”的概念,如文章开篇则是 “an old man”,他的所有物是“a skiff”、生活状况是“without a fish”、陪伴他的人是“a boy”,用一系列数词作为定状语紧跟主语“he”,表现“alone”的状态。在老人的家中,则一气呵成地排列出“a bed,a table,one chair,a place that……”,以极其简单的名词透露出老人家徒四壁,贫困孤苦的特点。在对老人家中的墙壁进行描述时,用“a tinted photograph”引出老人去世的妻子以及他 “too lonely to see”的心理状况。海明威的小说中很少直接进行心理描写,《老人与海》并没有像《红与黑》一样用大幅篇章表现主人公的心里挣扎,作者往往用一连串富有语言韵律的词组能指,指向同一所指“独个”,再用一个简单的词“alone”或“lonely”,蓄积为一种深沉的精神状况,即老人难以忍耐的、深沉的孤独感。

二、格雷马斯的延伸与探索

格雷马斯是结构主义叙事学的主要研究者,他重视感知对语义的分析,在他的探索中,能指是“表示能使意义出现在感知层面并同时被确认为是外在于人的成分或者成分组”;而所指则表示“意义或能之所覆盖的、并因能指的存在而得以表现的各种意义”。

能指:fiction;所指:即刻与永久(in time and timeless)

文中提到老人与男孩每天都要心照不宣地扯一套谎话,“but they went through this fiction every day”,而后又写老人提到自己有一张报纸,受到了男孩心里的质疑,“the boy did not know whether yesterday’s paper was a fiction too”,这里的“fiction”有虚构、谎言的意思,从语义的表层看,这体现出老人即便贫穷也维持着尊严过日子,而男孩出于这一点而尊重他;从感知层面看,“fiction”处于 “every day”和“yesterday”之间,在时间的永恒和即刻的变换中,呈现出一种亦真亦假的交织。在时间的长河中,每天的日子充斥着谎言与无奈,所谓的“锅鱼煮黄米饭”和“渔网”是一种假象的“乌托邦”;但在此时,在即将到来的时刻,还存在一种生活的真实,真实得就像老人从床下取出的报纸。这种在时间的沙漏中抓住转瞬即逝的真实感,需要乐观与勇气,还有为此坚持的决心。

老人经历了84天一无所获的徒劳,被生活所欺骗,别人看来是个“倒了霉运”的失败者。然而他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尊严,坚信这并非永久,“85是个吉利的数字”,他关注当下,认为事情即刻会变好,带有一种美式英雄的乐观主义。

三、拉康:“能指”、 “所指”与无意识

拉康是法国著名哲学家、精神分析学家,他将索绪尔的语言学和弗洛伊德的无意识理论相结合,提出一个无意识语言结构公式:能指/所指 (即S/s) 对照。拉康认为, “能指”和“所指”并不对应,但可以从“能指”看到“所指”的可能性。

能指:狮子;所指:男孩、男人

小说中一共有7次写到狮子“lion”,第一处是老人口头提到,年轻时在非洲的海岸边见过狮子。其他则出现在老人的梦里。

“狮子”隐喻男孩,代表青春记忆与年轻活力。老人年轻时在往返于美洲非洲的船上做水手,那是他第一次见到狮子,他快活不已,年轻气盛,充满活力,就像现在的马诺林。而在他跟马诺林提起狮子的夜晚,他就梦到了狮子,“他不再梦见风暴,不再梦见妇女们,不再梦见伟大的事件,不再梦见大鱼,不再梦见打架,不再梦见角力,不再梦见他的妻子。他如今只梦见一些地方和海滩上的狮子。它们在暮色中像小猫一般嬉闹着,他爱它们,如同爱这男孩一样。”弗洛伊德认为,梦是无意识理论研究的钥匙,拉康作为他的学生也发展了这一理论,通过无意识梦境,老人单纯善良的内心浮现于海面,他怀念青春童趣,和永不懈怠的活力。这是一个老迈英雄的可爱之处。

“狮子”隐喻男人,代表传统意义的男性之力。海明威以“硬汉”形象著称,而在《老人与海》中,老人是一个典型代表。一方面他希望得到力量,狮子是王者的象征;另一方面他希望找回尊严,证明自己,“fight them,”he said. “I'll fight them until I die.”他凭借这股力量与大马林鱼搏斗三天,又在和鲨鱼的斗争中将鱼骨拖回海岸,终于回到了他的小屋。文章以“老人正梦见狮子”结尾,最后的梦境象征着人格的高尚,也在酝酿着面对下一场挑战的勇气和力量。

四、结语

以上从结构主义中“能指”与“所指”的视角,通过结构主义的三个不同阶段与层次,从表至深对《老人与海》中老人失败的英雄精神进行了分析,挖掘出老人孤独寂寞但又善良乐观、永不言败的精神,这一角色身上所体现的人性之美令人动容。

“But a man is not made for defeat. 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正如小说最有名的话所言,“打败”和“毁灭”是两回事,从物质所得,他仍旧一无所得,但在精神上,他是灵魂不灭的英雄。

 

参考文献

[1]史津铭.“乌托邦的困境——解析《老人与海》的深层结构[J].名作欣赏,2014(06):55-57.

[1]何宏伟.拉康无意识理论视域下的《老人与海》解读[J].牡丹江大学学报,2013,22(06):56-58.

[1]展春蕾. 对海明威《老人与海》的拉康式解读[D].山东大学,2008.

[1]郭慧.《老人与海》叙事深层结构分析[J].黑河学院学报,2018,9(04):175-176.

[1]胡经之, 王岳川, .西方文艺理论名著教程 (下卷) (第二版) [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4: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