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叶昀 > 正文

周叶昀 /

直击灵魂的死亡之舞

作者:周叶昀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我会记住这一刻/这样祥和的黄昏/还有野草莓和牛奶/你在暮色中的脸庞……/米卡尔在沉睡/约瑟夫谈着鲁特琴/我会竭力记住我们说的每句话/我会小心地珍藏这段记忆/就像捧着满满一碗牛奶一般小心/这会是我生命中闪光的一刻”

这一幕是英格玛·伯格曼的电影《第七封印》中最安详平和的场景,一行人旅途劳顿来此休憩,骑士面露笑容坐在众人中央,接过小丑妻子递上的牛奶,鲁特琴奏出的音乐不急不慢,如山泉般自然流淌,空气中弥漫着野草莓和牛奶的香甜,儿童安睡于摇篮。这一刻多么美好,正如人类生命中短暂而美好的幸福时刻,一切重担在此刻卸下,一切有罪的灵魂得到救赎,即便是最沉重的信仰,此时也变得无足轻重起来。单纯享受本我的喜悦,是本我快乐原则的真实呈现。

而在电影中,大多数场景与此时的氛围无关,正如影片在平静的每一个人在死亡面前都窒息起来,即便是那个随着小丑父母奔波的婴孩,在风暴来临时也哇哇大哭。未知的恐惧总是突然来临,就如同死亡降临一般,席卷了人的灵魂。电影开场是一片石灰般的大海,阴暗的海水似乎要撕破天际,海岸边是被浪花不断拍击的岩石,以及高耸的悬崖。死神一袭黑衣凛然站立,突出的双眼凝视着骑士。画面转到若干年前我在《认识电影》这本书上一个难以忘怀的镜头,死神与骑士并坐下棋,昏暗的天幕被野鸦般的黑云遮掩于物外,日光从缝隙中投下的光芒照射在白棋上,黑棋则隐身于阴影里。死神未被黑袍紧裹的圆脸苍白得吓人,眼中流露出嘲讽和狡黠,与之相对的是骑士瘦削的面庞和紧张的神色。他们同样露出含蓄而隐晦的笑容,彼此注视对方,在这场关于死亡的博弈中不动声色。这一幕成为影史经典,不仅在于其出色的构图与打光,更意味深长的是它恢弘的想象和梦境般的神秘主义色彩,光与影,黑与白,生与死,庄严与渺小,欢乐与悲苦,在这一刻凝固为棋盘上的博弈,输赢早已注定,但过程却充满厮杀。

黑白电影似乎很适合叙述死亡。死亡,在这场旅途中从未停歇,正如同死神的一路相伴。故事背景是十四世纪十字军东征后期,归来的骑士带着他的侍从骑马而行,路上他们遇见瘟疫中即将被烧死的少女,虔诚古朴又现实怯懦的马戏团夫妻,滑稽粗野在众人面前唱双簧的农民夫妇,羸弱无助又对恶人心怀同情的哑女。不同的人在死亡面前呈现出了不同的状态,正如他们在尘世间遭受的苦难也各不相同。骑士与侍从用十多年的时间参加十字军东征,历经千险万苦,却不知道战争的意义是什么;双手被缚的“巫女”面对骑士的询问时麻木不语,却在骑士离开时发出“啊啊”的哀嚎,不难想象她遭受了怎样非人的折磨;马戏团小丑丈夫被众人耍弄,被要求在餐桌上旋转舞蹈,被推搡被怒骂被嬉笑被殴打被当做狗一样戏弄,但他面对妻子时立马忘掉了先前的不快,像孩童一般吹嘘自己的勇敢,对自己的孩子伸出热情的拥抱……

骑士或许是跟导演英格玛·伯格曼最相近的一个角色。带有人文精神的骑士,信仰上帝,会吟诵诗篇,善于在沉默中思考,对世人怀抱悲悯之心,骑士阶级虽然是统治阶级,但并非贵族,因此他们在中世纪先天政治与经济上的缺陷造成某种程度上弱势矛盾的一面,他们熟察世事、见多识广,但又没有贵族的权势与力量;他们目睹平民百姓的痛苦,却无能为力甚至袖手旁观。所以骑士虽然充满智慧甚至能与死神以棋局斡旋命理,然而在“一切都结束了”(源自耶稣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时,面对找上门来的死神,他的表现是疯狂地向上帝发出无力的祈祷。

如果说骑士象征着宗教的崇高与严肃,那么马戏团一家人则是俗世的欢乐与幽默。然而他们同时跟宗教联系在一起,以不同的立场来表达基督教徒的信仰。小丑丈夫对生活抱有现实积极的态度,并且与他纯粹世俗的妻子不同的是,他心底对基督教存有真诚的信仰,在某个风和日丽的一天,他远远望见美丽的妇女从草地上走过,浅笑盈盈地牵着婴孩(耶稣),他惊喜地告诉妻子:“我见到了圣母玛利亚”,他确实见到了,同时也及时发觉了死神,从而在死亡来临之际逃过一劫。逃亡中他携妻儿在暴雨雷鸣中狂奔,而后第二日是风雨后的晴天。

可见英格玛·伯格曼对宗教与俗世的态度:对灵魂的虚耗倍感痛苦,因而对宗教充满质疑——如果我们出生的终点是死亡,如果上帝早已为你安排好一切,那么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如果上帝的存在是虚无,如果生活并非有确切的逻辑和答案,那么生命的虚无更让人恐惧。借骑士之口的伯格曼发出哀叹:“信仰是沉重的负担”“没有人可以或者面对死神;了解一切都是虚妄的。”

但伯格曼的电影充满着小心翼翼对尘世美满生活的向往,对爱的渴求与祝福。小丑一家人在阴沉的电影中是那么与众不同,他们开心地过着生活的每一天,嬉笑怒骂喜形于色,小丑妻子温柔地对丈夫说“我爱你”并甜蜜靠在丈夫肩头,他们在草地上和孩子米卡尔一起天真地玩耍,热情地用野草莓和牛奶来招待骑士一行人,在晚风中鲁特琴奏出天使的音乐,那么美,令人动容。即使是追寻上帝与真理的骑士,此刻也说:“当我跟你和你的丈夫坐在一块,所有的痛苦都烟消云散了。”

在孤独中求索的人文主义者,对于尘世的幸福比任何人都来得热切。他们是那样渴望宁静安详的日子,渴望沉重的灵魂得到放松,然而这样的宁静只是片刻,就像骑士在片刻的安宁后就与死神重逢。人文主义者对真理的求知与对生命的思考永不停歇,他们没法停下来,即便这些压得他们苦不堪言,就如电影中背着十字架鞭打自己的信徒,他们用自虐去拯救自己的灵魂,请求上帝的宽恕,追随自己的信仰。

因此在影片结尾,骑士和众人一起在死神的带领下跳起死亡之舞,这一幕相当震撼,在遥远的山丘上,死神举着镰刀与皮鞭,抽打着众人的灵魂,他们被一个个牵着舞蹈前行,群山万籁俱寂,听不到人们痛苦的叫喊,这是死亡的模样。

值得一提的是,伯格曼后期逐渐放弃了宗教。他说:“当宗教从我的存在中终于被抹去之后,生活对我来说容易多了。”(As the religious aspect of my existence was wiped out, life became much easier to live. )“当我的宗教结构崩溃之后,我作为一名艺术家和作家所面临的那些限制便不再存在了。”(When my top-heavy religious superstructure collapsed, I also lost my inhibitions as a writer.

这也是影片最后一幕存在的理由吧:暴雨后的海边阳光灿烂,小丑一家人逃过了死神的制裁,温暖地依偎在一起,继续向尘世的幸福前行。

 

观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