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叶昀 > 正文

周叶昀 /

《暴风雪》组曲乐评

作者:周叶昀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本文以普希金短篇小说《暴风雪》改编而成的交响乐曲,也是1964年苏联同名电影的配乐为线索,从电影的角度叙述这套极富有俄罗斯民族风格的组曲,这组曲子由俄罗斯音乐家乔治·斯维里多夫创作,既具有俄罗斯古典音乐与民间音乐的传统风格,又融入了有创造力的现代音乐技法,这组乐曲有深沉的大提琴,有壮阔的鼓乐与圆号,也有动人心弦的单簧管与钢琴,充满了抒情意味、史诗画面与真挚情感。俄罗斯19世纪的悲哀与欢乐尽显其中了。

   

——《三套车》急促的乐章猝然奏响,向前急速行进的三套车在白茫茫的雪地上驾驶着,绕过一丛丛低矮的灌木林,穿过一棵棵高耸的松树,雪沫飞溅到车夫的脸上,车夫无所畏惧就这样勇往直前,就像俄罗斯人在数个世纪毫马不停蹄飞奔向前一样,前方是明天、明天,是姑娘们的明眸善睐,是在壁炉边织毛衣的妈妈,是啤酒沾满胡须的爸爸,是围绕着你摇着尾巴转圈来亲热的大狗,快、快,前进吧年轻的士兵!明天等着你们!

   

——《圆舞曲》是在华丽的舞厅里美丽的女人和优雅的男子,在乐队全奏的盛大舞会下翩翩起舞,弦乐与木管的配合正如同舞池中舒展着身姿的贵族,一环扣一环,一声奏一声,衔接得流畅无比,在欢声纵笑中,仿佛有无数落下的水晶灯金粉,在人们旋转的裙摆与肩章上飞舞,俄罗斯人的一切恩怨情仇仿佛在这个忘乎所以的盛大舞会上尽数泯除为欢乐了。

   

——《春与秋》《田园曲》人们总是记得俄罗斯的冰雪寒冬,却不知春与秋的清新与爽朗,这是美好的季节,年轻的姑娘一袭白色连衣裙,头戴遮阳帽,穿过金色的稻田,飞扬的风吹起她舞动的裙摆,跟随着她一步一步向前走去,辽阔的俄罗斯大地,孕育了多少悲欢离合,渺小的人类在这片土地上生存养息,一排排的农庄也隐藏了多少被铭记或被遗忘的故事。

   

远处一个小男孩手捧鲜花走来,将之献给这位美丽的小姐,她摸了摸他的头表示感谢,然后男孩跑向远方。镜头拉近,白发苍苍的地主先生面带微笑驾车而来,姑娘登上马车,右手挽起她慈祥父亲的手臂,左手怀抱洁白的花朵,马车行进,她的白裙被风吹起。

   

——《浪漫曲》受到浪漫小说熏陶长大的玛丽娅,不可自拔地陷入了与陆军准尉的爱情中,然而这种爱情是被父母所不允许的,因此这对年轻人想到的最佳方式是——私奔。在19世纪的社会,受到父母约束的年轻男女们,不得不为某些传统礼教留下,更别提年轻的深闺小姐。浪漫曲的格调是激昂的,无论之前小提琴与钢琴有多么悠扬唯美,在这种低语私窃的气氛下,也渐渐在双簧管与小号的鸣奏中回荡起暴风雪下的沉重与无奈。

   

——《婚礼》俄罗斯人信仰宗教,作为基督教三大流派的东正教,婚姻也与之息息相关,开头的颤音似是模仿教堂颤抖着火光的蜡烛,辉煌的管弦合奏代表着神圣庄严的婚礼现场,昏暗的教堂、连同带有小提琴深遂的呜咽和铜器的低鸣,一起预示着这场秘密婚礼面向盲目的荒诞。——”当玛丽娅望见眼前的新郎的真面目时,他们已经完成结婚礼仪了。恶作剧的骠骑兵上校驾车离去,仅留下昏倒过去的玛利亚与在雪地里迷路的陆军准尉。但玛利亚又怎知,这个恶作剧的年轻人又将与她产生怎样奇特的羁绊。

   

——《冬天的路》悠扬的弦乐又重新奏响,画面回到了俄罗斯的广袤大地上,那些沉睡于整个冬天的故事被重新唤醒,那位年轻的美丽小姐、贫穷赤诚的陆军准尉和成稳真挚的骠骑兵上校从油画和弦乐中走出,你还能看见向作战胜利归来的军队热情欢呼的女人、冬日里壁炉边读书和打毛衣的地主夫妇、还有俄国农民在暴风雪中沾满雪沫和啤酒的胡须,这些故事在俄罗斯金色的麦田、碧绿的原野、白雪皑皑的平原、落日燃尽的灌木林、高远无垠的天空中此起彼伏,就像普希金、柴可夫斯基笔下的诗和音乐一样。

 

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