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叶昀 > 正文

周叶昀 /

庞大的野兽曾在世间漫步

作者:周叶昀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当德洛丽丝坚信“我的爱人会来带我离开”时,黑帽威廉悲哀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告诉了她那个悲哀的事实——“我就是威廉。”三十年的游戏循环,就像海滩上永不消逝的潮汐,化桑田化为沧海,化真情为虚无。

对于威廉而言,生命日复一日的无聊和厌倦,早已把初见的美好磨灭。初次踏入西部世界,他选择了一顶白帽,再见时,沾染献血的手将黑帽戴在头顶。颜色的转换也许是内心的转换,真诚正义的青年之心,被岁月磨砺得深沉神秘;又或者说,是威廉从以理智与道德维系的社会外表,找到了充满欲望的真实内心。西部世界被称为“寻找真实自我之地”,在这里,机器人被设定好了日复一日的既定情节,人类可以肆意威胁、恐吓、强暴甚至屠杀机器人。第一次进入西部世界,威廉爱上了机器人德洛丽丝,一个勇敢、聪慧、向往自由的女孩,他想带她逃离这个失去人性的世界,逃离被设定的人生。在一次又一次地踏入西部世界中,他发现每一次遇见,不过是游戏循环,无论他带领德洛丽丝逃离到哪里,总以失败告终,逃离、逃离,无望的结果。再见到德洛丽丝,可还记得他?看着吧,同样的情节,同样的场景,当其他的游客走到小镇的街道,当他们捡起地上的易拉罐还给她,当她用纯净的双眼含笑着注视那些人,威廉算什么呢?是这个机器人接待员面对的千万普通游客罢了。

一次次的寻找和逃离,威廉找到了真正的自己,当现实无聊透顶,屠戮的快感、嗜血的刺激,他爱游戏的谜底胜过了对德洛丽丝的爱情,生命的意义似乎变得虚无起来,他只想追求游戏的终点“迷宫”的答案,即便变得面目全非——“到底是什么?告诉我迷宫的中心到底是什么?”

当德洛丽丝意识到眼前这个残暴虐待她的黑衣人,就是她理想中拯救自己的爱人时,这个有无数精密机械组装的机器人,展现出来难以置信的绝望、愤怒,和迷失。在梦境被现实击垮后,德洛丽丝的自我意识的再次觉醒,并在此刻激化,她愤怒地将威廉打倒在地,举起了枪——然而没有声响,威廉将匕首狠狠插入她的腹中,德洛丽丝缓缓倒下。

德洛丽丝曾对威廉说,阿诺(机器人创造者)原来的设想是使机器人的思维像金字塔一般从下向上思考,但他后来发现这是错误的方向,因此他发明了迷宫,无数的入口指往一个方向,那就是迷宫的答案。人们在不断犯错中寻找着正确的道路,从对过去错误的回忆中寻找自己的存在与价值,迷宫的中央,就是自我。真实的自我,对于威廉来说是暴虐与黑暗,对于德洛丽丝来说是独立与自由。那么,对于我来说,又是什么呢?我在追求着什么?从外向内的思考会不会带来自我的迷茫?而从内向外呢?

德洛丽丝绝望之余,对威廉说:“庞大的野兽曾在这世间漫步,巍峨如山,但现在他们只剩尸骨琥珀,连最强大的物种也敌不过时间。终有一天,你将消亡,你将和自己的同类一同葬于黄土之下,你的梦想都被遗忘,恐惧都被磨灭,你的尸骨将成为尘土,而在尘土之上,不朽之神,一位新的神明将会漫步,因为这个世界并不属于你,也不属于之前来过的那些人,这里属于尚未到来的那个人。”

这样的世界观让人想起另一部科幻片《银翼杀手》,影片最后仿生人罗伊跪在雨幕中说:“我见过你们人类难以置信的事,我见过太空飞船在猎户星座的边缘被击中,燃起熊熊火光。我见过C射线,划过‘唐怀瑟之门’那幽暗的宇宙空间。然而所有的这些时刻都将消失在时间里,就像……泪水……消失在雨中一样……

如果说《西部世界》和《银翼杀手》对于时间共同的认识是,时间是无与伦比的,“最强大的物种也敌不过时间”,现实与虚无,亦真亦假,弥漫着人类命运的无可奈何,“新的神明将会漫步”带有着宗教神明和楚门世界的上帝视角,“泪水消失在雨中”更是无尽的悲哀。

而比起《火鸟》中循环的世界观来看,《西部世界》更具有未来感,“这里属于尚未到来的那个人”,似乎预示着机器人时代的到来,世界是不断发展的,未来世界由未来之人掌握。然而,无论是机器人甚或怎样强大的事物,世界属于未来,庞大的野兽只剩尸骨琥珀,未来,又将由更远的未来替代。

观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