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玥 > 正文

王玥 /

我身边的传统文化——梦一场金陵

作者:王玥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江山不管兴亡事,一任斜阳伴君愁。旗亭弄笛,画舫鸣榔,六朝古都,城谓石头。说的就是古都南京了,俯瞰钟山,叹六朝兴亡,夜泊秦淮,晓红尘悲欢,在南京,你总能不自觉地卸下些烦恼忧虑,走走街、串串巷,放松心情,看古朴典雅的旧时建筑,看南京人乐天欢脱的生活态度便可让你在烟水气中“梦一场金陵”。

南京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有着一脉相传的历史文化积淀和丰富浓厚的文化底蕴。公元前472年,越王勾践灭吴后,命谋士范蠡在秦淮河畔的古长干里构筑越城,迄今已有2700多的建城史。公元前333年,楚威王在清凉山筑金陵邑。六朝时期的东吴、东晋、宋、齐、梁、陈,还有南唐、明初、清末的太平天国和中华民国先后定都南京,因此,南京又称为“十朝古都”。上个世纪30年代,朱自清先生游历南京后,写下的《南京》一文中就有这样一段话:“逛南京像逛古董铺子,到处都有些时代侵蚀的痕迹。你可以揣摩,你可以凭吊,可以悠然遐想……”这种浓郁历史气息使南京拥有了深厚的历史感和传奇性。南京还是中国近代史的起点和终结,没有任何一个城市更清晰地展现中国的近代历史沧桑。1842年南京下关码头江面上中英《南京条约》拉开了中国近代不平等外交的序幕。太平天国和中华民国的建立都展示着中国人在烽火中救亡图存所做的努力。1945年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举行。南京记载了近代中国太多的历史时刻。还记得颐和路上,两街梧桐掩映下的民国公馆矗立于纵横交错的马路间。从高处俯瞰,青砖黄墙和洋房坡顶,还有藏身秋叶深处的简陋公交站牌,偶尔一辆汽车开过,卷起一地梧桐。像极了民国文艺电影里的一帧。古都与文化的交融,彰显出南京独具魅力的文化气质。

南京的文化遗存十分丰富。2003年明孝陵“申遗”成功,成为世界历史文化遗产。还有无数文人雅士留下的遗址。在明代古典园林瞻园,可以看到富可敌国,却不张扬的名士风范。匠心造园,曲径通幽,藏身纳心,放得下红尘悲欢,千古深情。一砖一瓦,小桥流水,亭台楼榭,都让人心旷神怡。夜游十里秦淮,似乎听见无数文人墨客把酒言欢;似乎看见集容貌、才华、气节于一身的秦淮八艳的倩影。这些才子佳人的佳话,都留在了秦淮河的桨声灯影里。如果说有的千年旧都被厚厚的尘封积垢掩盖,有如褪了颜色、帙页残损的线装古籍,南京就是一套装帧精美的系列巨著。打开这套书,一卷卷多姿多彩的人文景观便展现在眼前。有的凝重雄浑、有的轻盈秀美,使你目不暇接。到中山陵,到雨花台烈士陵园,到梅园新村,犹如读一部历史;到莫愁湖、燕子矶、牛首山、白鹭洲,如读几卷诗词歌赋;到鸡鸣寺、北极阁,又像看几页笔记小品;走过那些冠以南京古名的秣陵路、建邺路、建康路、白下路、虎踞关、龙蟠里……只要偶尔一瞥路牌,也自会呼吸到一点文化气息。

悠久的历史文化和丰富的历史遗存共同造就了她独特的文化气质与传统。这种文化气质与传统主要表现在教育教学和文化融合的方面上。在历史上曾拥有各类学校,太学、府学,再到县学、义学。晚清之后的原国立中央大学的南京大学、东南大学、河海大学等等。此外,南京又是一个不输北方英气,也不乏南方温婉的城市。南京自古以来就是南北文化交汇的地方。另外,由于战争、政治,不同地域文化的人口在南京混合,促成了许多文化的融合,南来北往的过客在这里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也造就了南京文化“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风度。

 

古往今来,与南京相关的文学作品也数不胜数。李白、刘禹锡、杜牧等诗家名士留下了与金陵有关的许多不朽诗篇。最著名的当属《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其祖父曹寅,是当时一位有名的文学家,诗词歌赋无所不精。就是在这样一个赫赫扬扬而又极富文学素养的家庭里,曹雪芹度过了他的童年和少年。听老人叙说康熙南巡、曹家四次接驾的“旷典奇恩”。六朝古都,锦锈山川的陶冶,广博的见闻,诗书的濡染,这—切,为他以后的文学创作打下了极为坚实的基础。雍正时期,由于皇室内部矛盾的牵连,曹雪芹与家人一道被遣返回到北京。曹雪芹对家乡的眷恋,古城南京对作家的影响,都在他后来创作的《红楼梦》中清晰地显露出来。小说一开始,便通过贾雨村之口,把读者带进了“六朝遗迹”的石头城,描绘了“有葱蔚洇润之气”的荣、宁二府的老宅。至于作家笔下大观园内的秀丽景色,更使人联想起江南园林。南京地铁3号线的文化墙也还原了栩栩如生的《红楼梦》9大经典场景,元春省亲、除夕夜宴、太虚幻境……文化墙的壁画再现了当时的金陵盛景。

谈到《红楼梦》就不得不谈起南京的美食。小笼包、牛肉锅贴、秦淮八绝,但南京最著名的食物还是鸭子。鸭子所惠南京人甚矣!早餐可以是买鸭油烧饼,中午可以吃碗鸭血粉丝汤——这正是最经典的小吃。做盐水鸭、烧鸭弃之不用的鸭杂:鸭血和鸭内脏悉数剁碎,加上豆腐混煮而成,吃的时候,看服务员用竹兜涮熟一把粉丝,扔进沸汤,再撒上香菜和煮过的鸭杂,老鸭汤已经微微浑浊,滋味鲜,香,热。晚上懒得做菜,就买份盐水鸭,整齐的鸭脯肉吃掉,剩下的边角就做汤,把白萝卜切丝,或是炒白菜余下的菜帮,慢慢地炖个把小时,就行了。南京人爱吃鸭子的程度是这样的:

家里要来客人了,斩只鸭子吃。

家里没做什么菜,斩只鸭子吃。

要出门踏青郊游,斩点鸭四件吃。

吃鸭子可以看出南京人的生活态度:虽然不太精致,但很容易地就满足了,自由散漫,做事不紧不慢,永远谈不上精明,但是却淳朴、热情。这就是南京大萝卜。某种意义上来说,南京大萝卜就是所谓“菜佣酒保,都有六朝烟水气”。既有南方人的秀美,又有北方人的豪爽。近代金陵机器制造局、大生纱厂都曾是中国民族工业的先驱。现代世界500强企业接连落户扬子江两岸,外向型经济和民营经济蓬勃兴起,南京软件园等创新驱动产业园高质量发展。这些都是内敛务实的南京人所做出的开拓与成就。

南京永远不温不火,生活节奏适中,内敛不张扬,别的城市在跑,它一直在按着自己的节奏慢慢走。她从来不缺历史,有的是湿漉漉的砖石碑刻供人凭吊。我想,要读懂南京,不一定要去翻出什么古籍资料,在雨天里去走一段城墙,在秋日里去赏一场红枫,或许就能明白...她厚重的历史总是轻盈地浸润在你身边,无处不在。

蓦然回首,才发觉,已梦了一场金陵。

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