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玥 > 正文

王玥 /

把春天吃进肚子里

作者:王玥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谁能想到先秦时代用来喂马的水草,在人们的培育之下居然演变为一种江南地区广受欢迎的时令蔬菜。民以食为天,在中国、人们对于食材的开发到了无可比拟的高度。既是由于中华饮食文化的丰富多样,也是由于传统饮食文化中和节气风物的密切联系。吃是一年四季中永远不变的主题。

惊蛰已过,万物滋生。在经历漫长而压抑的寒冬之后,万物茂盛生长,春天的吃食更多更新鲜了些。土里钻出的春笋,田间冒头的菜苗,树上疯长的嫩芽,枝头打结的花骨朵,一篮子收拾收拾,一整个春天就被搬上了饭桌。

的确,在刚过去的年节里,吃了很多大鱼大肉的荤菜,身体内积聚了较多的脂肪。此时我们应顺应自然时令,适当地吃一点清淡爽口的野菜水草,开胃解腻,也唤醒身体在春天应有的活力。

春笋是最早冒出地面的。从立春过后,奶奶在菜场看到春笋,必然买回家一两个。扒皮焯水切块,用油煸香,煸到表皮微微褶皱焦黄,下酱油冰糖收汁出锅。一口下去,细嫩的春笋纤维在唇齿间不费力就折断,浸出满口笋里鲜咸的汁水。放上咸肉,一同炒热,春笋与冬日剩余的咸肉一起,把嫩、鲜、咸、甜的滋味在唇舌间翻转。下肚后,留在口中的还是干净清爽,是那种只属于春天的清新。

傍晚时分,奶奶总会挎着竹篮去屋后摘那盛开的槐花,槐花那可都是娇嫩的小花小叶,没一些个处理可经不起铁锅大铲的折腾。小心地洗净,放入少许盐,就放在灶台上稍稍晾去水分,待稍干不粘手时,就拌入面粉,让花朵自然地穿上一层薄薄的衣裳,再放进蒸笼里小火慢蒸。在氤氲的蒸汽里,槐花散发出浓郁绵长的自然香气。守在灶台边上的我,一边呼吸着这只属于春天的气息,一边留神着时间,时钟划过,关火出锅。这时候出来的槐花,里面是鲜甜,外面是酥脆,只想把整盘占为己有。除了槐花饼,还有香喷喷的槐花饭。槐花饭相比之下,更多了一份淳厚质朴。淘洗好晾好的槐花放在米饭上,一起蒸。慢慢地,香气出来了。在热量和水汽的作用下,米粒和槐花都吸足了水分。在茫茫的缭绕的白雾中,米香和花香交融。槐花的香甜为使稻米的的味道富有余味,而不寡淡。

如果说,春笋和槐花是奶奶在春天的拿手好菜,而嗜酒的爷爷一定会选择用香椿来完成春天到来的仪式感。择取香椿树上的嫩芽叶,焯水过凉后切碎,拌上鸡蛋液和面粉,撒上盐胡椒,摊个香椿蛋饼,甚至新鲜香椿直接切碎炒鸡蛋,都是口味极佳的。香椿美味,和春笋一样,都是春天的恩赐,只有春天才能吃到。为了口腹之欲,便产生了许多保存香椿的方法,其一是将香椿焯水以后沥干,密封冷藏,这样弄,再开封时,也能吃到几乎和新鲜香椿相同的口感。另一种是盐渍,同样是先焯水,再放盐揉出水,装坛密封,有点像腌咸菜。吃的时候需要多淘洗几次。淘洗以后照常炒、拌都可以。

时代发展带给了人们更好的生活条件,却也带走了很多曾经种满了野菜和春菜树木的土地。现在的孩子们大都失去了去山头挖荠菜、去树上摘槐花的机会。偶尔的某个时刻,或许会听到爸爸妈妈论及往事,说起年少时田间摸螺蛳、挖荠菜的趣事。而如今,菜市场则成了人们在城市生活中与自然接触的少有的极佳场合了。

春天的菜市场简直是田野的微缩体,放眼望去全是自然的颜色。大大小小的摊位上,剥好的蚕豆豌豆毛豆、各种高高的袋子里分门别类的装着荠菜、莴笋、芦笋、竹笋。卡在中间的,还有一株株极嫩的小香椿芽,虽然存在并不长久,但看见了还是让人欢喜。因为那都是独属于春的印记呀。

我们在春天的餐桌里,在春天的舌尖上,在春天满眼的翠绿中,浸染着春的气息。待到来年,待到几年后,我们才能像长辈们希望,把对春的熟悉,用味道和经验传递下去。把春天吃进肚子里,这该是中华民族一代又一代最为传统且最为清新浪漫的事了。

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