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玥 > 正文

王玥 /

用色彩说话:张艺谋电影中的色彩运用

作者:王玥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近来,张艺谋导演的新作《影》于国庆档上映,随后又拿下金马奖12项提名。正当引起诸多影迷们对《影》的高下之辩时,《红高粱》的重映又激起了人们对经典之作的追忆情怀。慨叹之后,才发觉,1987年的《红高粱》距如今的《影》已过去31年了,“老谋子”为我们奉上了一部又一部作品,它们大都保持着一个相同的原则,即风格迥异的色彩运用。诚然,“摄而优则导”的张艺谋善于用色彩说话,用色彩表达思想内涵。  

色彩在张艺谋的电影中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它们和故事场景紧密结合,形成浓重的视觉冲击,也象征性地传递出导演想要表现的主题。《红高粱》中开篇铺满整个屏幕的大红色片名,接着便是喜庆非常的婚礼场景:身着嫁衣的九儿坐在红色的花轿里,红色的盖头,红色的绣花鞋,在一片热闹欢腾中嫁入单家。后面的红色高粱地,余占鳌与日本人在高粱地中的血战都采用了红色为背景。这些热烈鲜明造型场景,使得影片透露出一种狂野的、原始的、生机勃勃的气息。再如《菊豆》中作为主要场景的染房,一排排大红色的染缸,大匹大匹的红布,仿佛把菊豆与天青之间乱伦的爱情也染成了血一般的红色,炽热、不可阻挡。伴随着他们悲剧性的毁灭结局的,依旧是红色。这种道具色彩与场景色彩相呼应,并引申出主题的应用在《秋菊打官司》等片中也有极佳的表现。

相比整体单一的红色,张艺谋对不同色彩的运用在表现人物内心和情节冲突上也发挥了更好的表现张力。《大红灯笼高高挂》中,不同色彩表现了主人公颂莲在不同时期的内心情感。影片一开始以黑色调为主,黑色代表着高墙深院中封建家庭的黑暗势力,而一身白色学生装的颂莲显然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这是她的清高纯洁,卓尔不群。后来颂莲的衣服上逐渐有了俗气的碎花,紫红色等,隐喻着颂莲正在被周围环境蚕食。在她为争宠而谎称怀孕时,她穿着大红色衣服,四周挂满了大红灯笼,好像无穷的欲望在蔓延。经历受宠失宠后,颂莲受到了沉重的打击,神志不清明的她穿着素白的学生服站在茫茫雪地中,与开头呼应,仿佛是她心灵的觉醒。人物情感的波澜和情节的精炼在色彩中凸显得淋漓尽致。

如果说浓墨重彩是张艺谋的偏好,那么《山楂树之恋》、《归来》以及近来的《影》都是他对黑白灰极简美的诠释。《山楂树之恋》中的纯净美好不染纤尘的爱情,《归来》也被称作“洗净铅华的归来之作”。《影》中冷静克制的黑白和灰,在浓淡晕染之中,呈现出极具古典韵味的水墨丹青风格。黑白棋盘中光影交错展现人物心中挣扎的过程,我们也可窥探到张艺谋的独特的古典美学风格。

从第五代导演到第六代导演,数十年中张艺谋的电影众说纷纭,其中关于色彩的民俗与传统文化的运用被褒扬,也被称为是“丑化中国文化,迎合西方观众的伪民俗”。一件事,批判性地看,总是好的。但,张艺谋在他近四十年的电影生涯中为中国影坛作出的贡献值得所有人肃然起敬,就像他在《影》预告片中所言:我对于电影现在只剩下热爱了,所以,也只有坚持了。

在这个用色彩说话的老谋子身上,或许我们也可以找到自己的所爱与坚持。

 

观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