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盛瑞彬 > 正文

盛瑞彬 /

尊严+爱=简爱

作者:盛瑞彬发表时间:2019-08-29浏览次数:

《简爱》,一部具有浓厚浪漫主义色彩的现实主义小说,是英国十九世纪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诗意的生平”的写照,带有浓郁的自传色彩。其塑造的女主人公简爱,追寻尊严和平等,看似柔弱实则刚强的形象是无数女性心中的典范。

这本书,没有华丽浪漫的文字,却净化了万千读者的纷繁思绪;没有步步为营的铺垫描绘,却带动读者深入人心。夏洛蒂勃朗特以一颗敏感坚强的心塑造了勇敢独立的简爱:尽管饱受命运的捉弄,尝尽生活的苦痛,倍受误解与凌辱,却能豁达地接受这些冷眼与嘲笑做自己生命中的太阳。生活教会她爱,教会她善解。得知罗切斯特已婚后的成全,面对舅母忏悔时的理解,使她在这个冰凉的世界得以温暖。她用心去包容世界的不公、不足,却苛责自己用力向上。整本书大致分为四个部分,每一处的简爱都有不足,却始终抗争着不公。在里德姑妈家寄宿的她没有得到小女孩应有的对待,但她奋力地反抗,表达处她强烈的不满。她的凶狠,她不顾一切的勇猛让那些欺负她的人望而却步,那时候,她有顽强的生命力,似乎就是为了反抗而生。没有人天生就有完美的人性,即使是最明亮的行星也有这类黑斑。简爱也曾认为贫穷就是堕落的代名词,但在洛伍德学校,在与海伦彭斯和坦普尔小姐的影响下,她开始思考信仰并也由此原谅了立德姑妈。这时候的简爱博学多才,反抗精神并不算强烈,但却深埋在心底,随时准备爆发。

书中有这样一句堪称经典:“你以为,就因为我穷,低微、不美,我就没有心,没有灵魂吗?我跟你一样有灵魂,也完全一样有一颗心。要是上帝也赐予我美貌和财富的话,我也会让你难以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罗彻斯特与简爱真正的”从坟墓中经过,一同站在上帝的脚前,灵魂与灵魂之间平等地相爱。正是简爱对浑身铜臭、以门第出身论人、一味追求虚荣的上流社会的庸俗之辈的鄙视,和不奴颜婢膝迎合讨好的态度吸引了罗彻斯特,并赢得了该有的尊重。正如托尔斯泰所说的:“我们平等地相爱,因为我们互相了解、互相尊重。”这时的简爱“如同一只发疯的鸟儿拼命撕掉自己的羽毛。”这是一种强烈的自我释放,一种悲与爱交织起来的“支配一切、战胜一切、压倒一切”的力量。简的不安于现状、不甘受辱、和敢于抗争的精神在后半部分展现地淋漓尽致。她是英国文学史上第一个对爱情、生活、社会以及宗教等都采取了独立自主的积极进取态度和敢于斗争争取自由平等地位的女性形象,展现出了作者对平等的高度追求。平而后清,清而后明。大殿的角石,并不高于那最低的基石。人人生而为人,谁又比谁高贵?平等在每一个国家每一个阶段每一个阶层似乎都是永恒不变的命题,“我有一个梦,有朝一日,我的四个孩子将生活在一个不以肤色而是以品行来评判一个人优劣的国度里。我今天就有这样一个梦想。”

夏洛蒂创作《简爱》是在英国宪章运动之后,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矛盾随着经济危机的出现而激化,压迫和畸形的歧视遍布各个层面与角落。简爱的形象在此被创作。小说中也充满着对残酷虚伪的资产阶级贵族社会的强有力的批评,对洛伍德学校惨无人道的管理制度的细致客观描写和罗彻斯特对上流社会的态度等等都反映出了知识分子的无权地位,深刻地表达了作者拒绝社会所给的被蔑视的地位以及世人因她们的种种劣势而对她们生活期望的嘲笑。《呼啸山庄》的主人公希茨克利夫同样与命运和社会的不公抗争,为了爱情不惜走向极端。而海伦伯恩斯选择承受“平静地生活,期待着生活”,因“我总觉得生命太短促,不应该把它化在怀恨和记仇上。”是抗争还是结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选择,因为生活的未知与坎坷太多,所以简爱的反抗成就了下半生的幸福。

然而我最喜欢和心疼的却是海伦,一个和我性格相像的女子。她放弃现世,有着难以比拟的忍耐精神。她因小事而受鞭罚,当简爱对此表示“当我们无缘无故挨打的时候,我们应该狠狠地回击。”时,她却以圣经中的以德报怨,告之既然无可避免就非忍受不可,命中该你忍受的事如果你说受不了,那是软弱和愚蠢的。她“凭借一种我所看不见的光来考察事物。”她的生命耀眼、辉煌。一定会像墓碑上所说的那样:Resurgum:我将再生。

“做一个明媚的女子,不倾国、不倾城,只倾其所有过自己要的生活。”这就是简爱,尊严与爱并存,是追求自由与平等的化身,带着战胜一切的力量勇敢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