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盛瑞彬 > 正文

盛瑞彬 /

花开时节釜山相见

作者:盛瑞彬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釜山行》于两年前大火,今年重温又有不一样的味道。整部影片的线索比较单一,男主石宇带女儿秀安去釜山看妻子,恰逢丧尸肆虐,整辆列车都变成了“丧尸车厢”,对人性的考验自此开始,但是无论从情节的设计还是表达上都十分饱满,深挖了人性的弱点,展现了复杂的人性。

《釜山行》与欧美的灾难片最大的不同便是整部影片无英雄,所有的角色都十分饱满,都是实实在在的人,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它能淋漓尽致地体现出人性的自私与大爱。男主石宇是一个基金管理人,由于工作关系他对周围人十分冷漠,在前期他的作为与女儿秀安形成鲜明对比。“秀安,其实你没有必要把座位让出来”“我的奶奶膝盖也经常会疼。”在他听见了母亲变异的过程后,我想,他就已经发生了转变,之后的他奋不顾身地救人。狄德罗曾说:“人类既强大又虚弱,既卑琐又崇高,既能洞察入微又常常视而不见。”我们可能会因为男主的帅气而原谅他,但面对影片最直击人心的另一个人物中年男人金常务时,我们的体谅与感触来自于影片高明的手法。“唯有人心相对时,咫尺之间不能料。”他的自私与冷漠从头至尾都让人厌恶,然而那些咬牙切齿的行为背后却是一颗想要去釜山看望妈妈的心……这样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转折无疑升华了主题。

复杂一词在百科中的意思是:具有各种不同的,而且常是数量众多的部门、因素、概念、方面或影响的相互联系的,而这种相互联系又是难于分析、解答或理解的。所以称人性复杂再合适不过,石宇的复杂来自于他的转变,金常务的复杂在于他让人可恶的背后也有潜在的善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的问题,影片给出了回答,即本善。“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同时,比鬼神更难预测的也是人心。影片中的许多小细节也在体现着,像漂亮的女乘务员被感染经过车厢时,没有人上去帮忙,也没有人逃跑,大家都会有一种自己很安全的错觉,觉得身边都是人没什么好怕的。但其实灾难来临的时候所有人都是脆弱而独立的,没有人能抵过未知力量,也没有人不会不顾自己,这些恰恰都来自于人的自以为是的安全感和自私。有人说“自私,是因为有东西要守护。”这不过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打着守护的幌子去求人原谅,去欺骗蒙蔽自己放任自己,但它唬不住一颗颗受伤无辜的心。像影片里的妹妹看到姐姐被同化,本来默许中年男人的所作所为,却在此时打开大门与车厢里的人同归于尽。这种发泄式的行为虽然给观众带来了快感,却是道德制高点上的自私,即使人性复杂丑陋,然生命仍然可贵。

大爱与人性丑陋的交织是这部影片最揪心也最吸引人的特点。火车司机救人的果敢,夫妻间难舍的爱恋,恋人间的我愿死在你手上的浪漫是使我们相信人性的动力,也是人类没有死绝的原因。在灾难面前,真正的人性才能完全暴露,,比起那些无知无觉,暴躁嗜杀的丧尸,有些冷漠淡然的人类才更可怕。不管每一个人的局限与个性如何,总是有些底线不能触碰。

影片的最后,感情迟钝的我看哭了,因为石宇“我给你的爱,是我最后的理智”,因为秀英“互相道别后离开,期待再次相逢”。如果可以,花开时节在釜山相逢吧。

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