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盛瑞彬 > 正文

盛瑞彬 /

抚慰一片莲花,静觅一片安凉

作者:盛瑞彬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追寻、救赎、坚韧,庆山在《莲花》中用时而细腻敏感,时而冷静睿智的文字阐述了三个人的故事,折射出自己的光芒。这是一本使人愿意洗去浮躁,随着文字与主人公一起跨过雅鲁藏布江和沿途的过往,走向心中的那片莲花之地。

一个等待着死亡的女子遇到一个去墨脱看望他讲述中的女子,于是结伴走过从拉萨到圣地墨脱这一段艰难至极的徒步长旅,穿过大峡谷的崎岖险阻,完成了苦痛流离的蜕变。读安妮宝贝的故事总是需要时间,三个不同而又相同的人生在她的笔下交错,带着佛性的悲凉走向每一个人的归宿,这过程漫长而又惨淡。放下书本静静回想,悲伤的快乐复杂地在我的心中冲撞而后融合,就像一只振翅的蝴蝶在心尖的藤蔓上轻轻振翅停留,三个人对自由与救赎的寻找,对生命途径的反省是这本莲花的主题。“有人说,众生如同池塘中的莲花:有的莲花在超脱中盛开,其他莲花则被水深深淹没沉沦于黑暗淤泥。有的莲花已接近于开放,它们需要更多的光明。”庆昭是个盛放的女子,从在日玛静静等待死亡,独自承受手术台上病房里逼近的痛苦和只有陌生男人照顾的孤独到从墨脱回来后抛下过往,追寻灵魂上的自由。内河活得真实,她勇敢地撕去一切伪装,卸下所有的保护于安定,在人世间穿梭追随生命的奥妙寻找着更多的光明使自己开放,即使被现实的苦痛灼伤也依旧奋往直前。善生更像在都市中的我们,活得亮丽、安稳,却再也找不到自己,一边跟随着横流的物欲一边又想挣扎到岸上拉着内河的手与她一起奔跑,却奈不住母亲这条船托着他前行,他的灵魂已被“水深深淹没沉沦于黑暗淤泥。”所以他来寻找内河,寻找内心的救赎。我们都是善生,都向往着干净的内河:不化妆,山茶花插于发辫,穿粗布衣服,笑容飞扬、眼神明亮、游荡于广阔天地。

《莲花》的力量在于对灵魂的关注,阐述了情感缺失的心灵如何获得抚慰和救赎的问题,“这本书与宗教无关,而与心灵的历史有关,与人所走的路途有关,虽然人所做出的努力不一定有结果,但也许努力已经是一种结果。”有人问庆山去西藏去墨脱是为了写作吗?她答:是为了我的幻觉。因为我是那个倾尽全力,全神贯注,追随和寻觅它的人。是的,“每个人在自己特定制造的愿意进入的幻觉中生活”,如善生的母亲将它交给善生,如善生背负着淡漠向往着疯狂。书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形容着善生:“他看到自己的生活,如同掉出了烟缸的一截烟灰,根本容不得审视触摸,轻轻一捏就粉碎,灰末无可收拾。是这样貌似完好的不堪一击。”所以从拉萨到墨脱的旅程,是他用前半生的时间自我救赎去追寻内河获得新生的过程。因此莲花、墨脱,不仅象征着神秘的神圣,还象征着一种光明和新生。每一次读到善生都会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惺惺相惜,我与他有太多的相似之处,害羞于心中的黑洞不愿意甚至害怕让别人看到又在不断地向身边人寻找证明,我们都讨厌着这样的自己,向往着内河的坦率自然,想要的一定要拿到,想做的一定会做,不管世俗的眼光,不顾金钱等的羁绊,

“有些鸟儿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因为它每一片羽毛都闪烁着自由的光辉。”“心若是牢笼,处处为牢笼,自由不在外面,而在于内心。”“一无所有的内河,抵达了内心的繁盛”内河的身上有太多庆山的印迹,绘画、写作、摄影,是这样一个不受世俗桎梏的精灵与世间唯一的牵连。她倔强,内心却软软地溢满了温情,庆昭也是庆山的另一个缩影,作家、漂泊、追寻,从不停止对细腻的渴望。”她们努力走上自己想要抵达的路途,坚韧、静默、隐忍,心中的坚定如水面的微光,如影随形。很多人都会关注于善生和内河成为彼此知己的缘由,却没探索过为什么这样肆意的勇敢会接近阴鸷的复杂。正因为共通,才会有相吸;正因为不同,才会有羁绊。

书中有两句话我特别喜欢:“在这个世间,有一些无法抵达的地方,无法修复的缺陷。”但是,“别人怎么看你,或者你自己如何探测生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要用一种真实的方式,度过在手指缝之间如雨水一样无法停止下落的时间,你要知道自己将会如何生活。”好多人都想挣脱都市的牢笼去过内河的生活,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但愿有一天我能如内河……”但我们不愿放弃的太多,而不是不能,所以一开始就注定与内河的生活背道而驰,我们能做的便是在有限的范围内追寻灵魂的自我;即使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心中那个莲花圣地。

“人抵达某种修行的实质。你能听到时间在耳边嚓嚓飞速掠过 的声音。”前方的路等你走过,心中的莲花等你栽种,洗却尘垢,如月如你。

抚慰一片莲花,静觅这片安凉。

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