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盛瑞彬

当前位置: 首页 > 盛瑞彬 > 正文

盛瑞彬 /

白夜之行路漫漫,此恨绵绵无绝期

作者:盛瑞彬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这是我读的第一本日本小说,读完第一章后我就意识到这不是一般的侦探小说,这部小说中还有别的力量支撑着,那就是爱。

不同于中国的侦探小说,《白夜行》最大的亮点在于以两个杀人犯为主角来探究人性。书的封面很有意思,白底黑人,一个小男孩牵着一个戴着蝴蝶结的女孩在行走,这正如书的名字——白夜中行走。唐泽雪穗和桐原亮司两个人各有各的不幸,是亮司看到敬爱的父亲对自己的朋友雪穗做令人不耻的事而起的杀父之心,是雪穗想要摆脱被无数恶魔压在身下的命运而起的杀母之心。从这一刻开始,两人的世界便没有了太阳。雪穗为了夺取,为了报复而以面具示人,桐原为了雪穗,为了自己心中世界的崩塌而在黑暗中默默帮助。

其实客观来讲,整本书的主调无非就是小时候的创伤长大无法治愈的一个方面,但是作者用他高明的手法使得整本书带来的震撼远不止于此。很多人都在讨论的一个问题是雪穗到底爱不爱桐原,大部分人的观点都是不爱,可是没有人的理由能够说服我,读完几次的我仍然认为两人的相爱是毋庸置疑的。小时候两个小人的爱情是纯洁的,是相约在图书馆一起看书,男生剪纸给女生看,学生时代的两个人的爱情是小小却又温暖的,两人互相帮助对方铲除隐患,绣有两人名字缩写的钱袋是两人唯一的爱情证明;成年后两个人的爱情是有距离感的,唐泽变得越来越耀眼,让人无法直视,而桐原则越来越在阴暗的地方保护她,做的事也越来越狠辣。不管两人的爱情从何而来,但羁绊无法否认。书中最后一幕雪穗的背影是许多人攻击的点,但我却觉得这正是雪穗对亮司爱的一个比较直接的体现,她心中的沉痛无法用眼泪舒缓,也不能用眼泪表达。她曾说过:“人害怕的,就是本来一直存在的太阳落下不再升起,也就是非常害怕原本照在身上的光消失。”她也说:“我从来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但其实对于她来说,桐原就是那道光。她不是不害怕,而是善于伪装,她知道一旦回了头,所有桐原为她做好的一切,所有两人一起打拼得到的大好局面都会变成泡影。亮司给雪穗的最后一次帮助是以生命为代价,这一次也是他给自己的终结,用那把开始了所有的这一切的沾过爸爸的血的爸爸送给他的剪刀:唯有死亡才能重生,唯有重生才能救赎。

电视剧版中有一段对白夜的解释:所谓白夜,是被剥夺的夜晚,还是被赋予的白昼,将夜晚伪装成白昼的太阳,是出于善意还是恶意?这是桐原的独白也是我对“白夜“的思考。白夜即是白色的夜晚,也是没有太阳的白天,是没有希望的前路,是世间黑白颠倒,是非颠倒一切都错乱的迷茫,更是没有人性的冰冷。“意识到不幸是一种太过严重的病症,它拉低了地狱的荣耀,将岁月的屠宰场也划归了田园风光。”所以那些牵着手在白夜中行走,向着光明世界的努力以及以假乱真的阳光和逃脱不得的黑暗灵魂在残忍黑暗的宿命面前,最后都变成了用谎言和诡计补全的残破的人生。很多人都在说各自有各自的不幸,所以善待人间,但在这部人性的小说里对人性的彰显就是因为各自的不幸带来的创伤而造成无法预知的后果。它清清楚楚地告诉了我们真正的人性是什么样子,两个同样经历不幸的抱在一起是不会互相勉励的,只会一起堕落。就像《飘》中所说:”我从来不是那样的人,不能耐心地拾起一片碎片,把它们凑合到一起,然后对自己说这个修补好了的东西跟新的完全一样。一样东西破碎了就是破碎了——我宁愿记住它最好的模样,而不想把它修补好,然后终生看着那些碎了的地方。“

我第一次读完这本小说时,站在一个女性的角度非常讨厌桐原亮司,我为他玩弄栗原典子的感情而愤怒,为他毁了筱冢美佳、藤村都子、川岛江利子的一生而愤恨。但当我再读第二遍时我却觉得他可怜,从孩子起心中便受到万分的打击而后也用同样的方式去造成更大的创伤,这也是他的可恨之处,而对于许多读者都排斥讨厌的唐泽我却全程无感。她是手段残忍,心机高深,也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在一定程度上利用了亮司,但是如果这一切都是在以所有东野圭吾对她身上危险气质的描写与铺垫下发生的就都不足为奇了。黎戈评价贝垣说:“她想要得到美,就必须先经过丑。想要像一只鸽子般的纯洁和善良,就必须得用毒蛇般的心计来维持。”也许第二个理由便是同为女人更能理解她的手段与心情,也容易被她的表面所迷惑,也见过许许多多这样的表里不一的“绿茶”吧。

这本小说情节离奇,却又是一个个心理的缩影。作者所揭示的罪犯,是人性的恶根之花,遇到的所有的善良的人都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与利用者。作者所写的故事,贪婪的欲望、扭曲的人性、挣扎的灵魂和身心的沉沦都透过一个个故事连成一条条完整的线,错综复杂,鲜血淋漓。作者所站的角度是跳出来看的,站在第三人称的视角去描绘这二十年的故事,如电影般放映在读者面前,留下了许多答案和疑点。很多人称“本书将无望却坚守的凄凉爱情和执着缜密的冷静推理完美结合”“最绝望的念想,最悲恸的守望”。绵延无尽的白夜,两人可以相互依偎,相互守望以寄托绵绵不绝的恨意。最后雪穗的决绝是挣脱了白夜,进入了永远的黑夜。

多想再回到小时光,在阳光下牵手,而不是身处白夜,踽踽独行……

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