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娟 > 正文

王娟 /

赏《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与李白同醉

作者:王娟发表时间:2019-08-29浏览次数:

懒阳催黄昏,我静坐在书桌前,随手翻开蘅塘退士著作,略一品尚,却不想李白诗作映入眼帘,是一首《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

“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刚巧,外面木兰路旁木兰花开的正盛,鸢尾花安之若素,杜鹃性情温和、角堇不甘寂寞;山色空濛,翠色苍苍。想必李白的终南山之景不知比这好上几倍几百倍。

山色翠微,暮色不舍也只得恋恋地隐居山后,步伐是那样缓慢,只待明日再一睹山之旷野,清明野景;李白走在山间小径,自然被山色留住了脚步,驻足凝望:这幽境不知比那世俗之艳丽清雅上许多倍呢!小路绵延,这条路真不舍得走尽,只因自己还没有细览无余。他不断地向后望,皎皎月色下那苍翠更显得深沉苍茫大气。

今时之景不可多得,明日之景再美,也不是此刻的颜色,此刻感受,也不恰似此刻应情应心。你看那山之大,走来只觉得遥遥紧随其后,明月一轮初挂,随往山下。

花草有意,行者有心,读者更有情,我才会念念不忘这仙人仙语仙景。

“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绿竹入幽径,绿萝拂行衣。”

不曾想山下也有雅致,贸然出现一处田家,此等去处不为常人所喜,定是哪位隐士居留于此,不辜负这四季,聊享另一番天地。李白欣悦此番偶遇淡泊淳朴之人,便上前来轻轻叩门,上前来的是一个幼童,热情地请客人入屋。

屋内更是幽静,仿佛竹林山水天地,远离一切嘈杂,只有那滴答露水调戏草木之声,脚步笃笃,错落有致,一线幽径,绿竹冉冉,颦颦笑意,娴静舒雅,清新远俗,不然,怎入得了幽径耐得住寂寞?那绿萝更是活泼顽皮,竟直往人身上经营,可是却不令人恼怒。想来只要有心到哪里都是良辰美景。

人生总有不尽欢的时候,月也有圆缺,道路亦有崎岖平坦,人也有欢与不欢,欢与不欢都会触景生情;世人因为不欢潦倒自弃,万念俱灰,却不会苦中作乐,却往往小事小物能打通心结,拂去苦闷。因此不能不说万物皆良药,何处不美景呢?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主人见客,相聊甚是得意;把酒言欢,不在话下;两人畅所欲言,抒发情怀,畅谈理想,切磋文采,心若是有了栖息之所,言语也深情;两人不醉不归,谈天论地,博古论今。飘飘衣带,一杯痛快下去,衣袖潇洒一挥:“仁兄,再满上。”丝竹佳音袅袅入耳,惹得松林簌簌回应,极空寂孤清、浩然壮气之意境,想必两人把酒言欢弹奏到天明,那夜空的星星都稀疏了。

“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酒喝了一夜,有了些许醉意,仁兄笑话他喝醉了,他一点也不生气,反而仰天长笑,醉于天地又如何,与知音同醉又如何,人生须尽欢。两人忘记了功名利禄,凡间俗事。同醉于这天地,这山水,这仙境。

我多么想就是那位斛斯山人,与李白同醉,不醉名不醉利只醉心;不醉物不醉人只醉山水草木;不醉古不醉今只醉字里行间。

窗外此时下起了瓢盆大雨,一时间打断了我的醉意,看着窗外雨打草木,如果那一夜也下起了这样的大雨,李白该又多了一种情怀了吧!不变的是他还是会一直醉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