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肖雨 > 正文

肖雨 /

《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还是纵容

作者:肖雨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与培养,一直是国家放在重中之重的大事。

 

近日来,刚过去不久的两会成为人们最关注的事件,今年两会,30名人大代表联名提交了关于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议案,提出将刑法所规定的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降到12周岁,同时调整相对负刑事责任年龄为12周岁到14周岁。

 

提案一出,便引起了大家的广泛争论。

 

争论的焦点在于该不该降低未成年人保护法量刑的年龄,有人说应该,有人反对,有人主张取消年龄限制(只要犯法无论年龄大小都要负刑事责任)。

 

未成年人犯罪已经不是偶然,近年来持续上升的犯罪比率令人寒心。一幕幕破碎的剪影,一张张残缺的照片,让我们不禁发问,曾经被称作祖国的花朵的那些孩子,为何转眼就就变成了嗜血杀人的恶魔?

 

我相信湖南少年弑母案一定还停留在大家脑海里久久未散去,那个仅12岁的男孩在举刀挥向母亲后的冷静使我们不寒而栗。

 

“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这句简单又有些荒唐地可笑的话现在读来还会使我们久久叹息——现在的孩子究竟怎么了?

 

尽管如此,这手上沾着母亲鲜血的少年却仍未接受到法律的惩罚,反而在政府的帮助下重新找到了学校。

 

无独有偶,西安校园暴力事件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虽然视频已被撤走,但我相信看过视频的人一定会被惊的目瞪口呆——那个抱头蹲在角落的少年,那些拳打脚踢的伤害,那些兴奋高亢的喝彩,和那些冷漠围观的脸庞。

 

事情的最后,因为未成年,不了了之。

 

看着这些触目惊心的报道,我不禁想起发生在我初中校园里的暴力。班上一个男生被另一个男生用雨伞敲打头部,被诊断为重度脑震荡,但这场暴力的后果竟是以2000元的赔款结束。那个被打的男生再也没有在学校里出现过,而那个打人者却每天在学校里招摇,至今我还忘不了那些打斗的场面,忘不了打人者通红的双眼,更恨为什么那些人受不到应有的惩罚。

 

仅仅因为,年龄小么?

 

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严重的暴力倾向,长大以后呢?我们一直用法律呵护着的娇嫩花朵,长大后真的不会变成无恶不作的食人之花么?

 

那个弑母的少年脸上还挂着冷漠,那把滴着至亲之血的菜刀还未干涸,面对一起起悲惨的案件,面对法庭上孩子无所在乎的冷漠之眼,在心寒与愤怒的同时,我们不禁想问:法律究竟在保护谁?不禁想起多年前鲁迅先生的呼喊:救救孩子!

 

我们不能把希望全寄托于法律,但又不得不借助法律的威严来阻止更多血腥与罪恶的发生。我们不能把错误归结到那些还单纯幼稚的孩童身上,但也忍不了那些年少老成者仗着年龄与法律的保护向其他弱者挥起手中的大刀。

 

在笔者看来,降低未成年人保护法的量刑年龄是必要的,降低法律规定的量刑年龄无疑给那些犯罪少年以一记警钟,让他们不敢再仗着年龄的优势在犯罪的道路上为所欲为,但关键的关键是我们不能把这种降低犯罪的希望仅寄托在法律一人身上,我们更应关注的是对孩子的教育以及成长。

 

我们要做的是如何避免,而不是如何结束。

 

谈到这里,我们就不得不谈一谈究竟是什么,引发了无数未成年人犯罪事件的频发。笔者认为,原因有三。

 

第一,教育上的缺失。

 

那些犯罪的孩子真的是想犯罪吗?有些是,有些不是。那些犯罪的孩子真的能意识到自己是在犯罪吗?有些能,有些不能。

 

有些孩子,受年龄的限制,对事物与法律认识不足,在他们执拗的认为,受了欺负就一定要欺负回来。由于对法律认识的不足,他们不明白甚至不知道他们所做的,在法律上到底是如何被界定。也许他们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但在他们的意识下,可能是向小时候与伙伴打了一架,认个错就能结束。

 

尽管天天被教育着不要犯法,不要犯法。可究竟怎样才是犯法?学校不能一条一条法律的教授,父母不能一点一点的说明,孩子也不会拿着刑法一页一页的翻看,自然就会造成认识方面的缺失。别说是未成年的孩子,即便是成年后的大人,在面对具体的法律知识方面,他们的回答也很可能支支吾吾。

 

第二,网络传播的恶性循环

 

步入互联网的大数据时代,孩子们获取信息的方式也不再局限于老师和父母,互联网给他们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着扇大门背后联通着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也连接着罪恶的违法之途。

 

网落上参差不齐的信息夹杂着大量暴力、色情、违法。孩子们在毫无准备时接触会让他们对这些产生好奇,并进一步模仿。

 

这种网络的危害具有隐蔽性,它或许藏在某个不知名的网站,在青少年浏览网页时突然弹跳出来;也许藏在成千上万个QQ群中,让那些价值观还未成熟的孩子被其他人影响;也许就在我们身边,那些暴力视频,源源不断的给他们传递着一种错误的价值观。

 

网络之大,我们想插手拯救,却无能为力。

 

第三,父母家庭的缺席

 

在众多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留守儿童犯罪的比例远超其他儿童。家庭的破裂,父母关爱的缺失往往导致他们人格畸形的发展。他们时而表现沉默,时而兴奋,时而说着其他人听不懂的话,然后出人意料的举起手中的刀。

 

父母家庭的缺失使他们缺少教育和爱,在这种沉默中变得自我,最后走上犯罪的道路。

 

由此可见,仅依赖法律是远远不够的,这是一条任重而道远的路。但我们仍应相信法律,法律不该成为未成年人犯罪的保护伞,不能成为滋长未成年人犯罪的温床,更不因该成为宽恕犯罪的借口。

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