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肖雨 > 正文

肖雨 /

有一词话兮,见之不忘

作者:肖雨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说起王国维的《人间词话》,我们第一想到的,大概就是他的人生三境界吧。“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在我们的一生中,都要经历迷茫,在迷茫过后找到方向,然后我们开始向未来奔跑,在无尽的奔跑过后,看见希望的曙光。

三境界中,第一境界是、第二境界是、第三境界是。在他的立,守,得中,我们跑完一生,在他的《人间词话》里,我们遍游古今诗话,遍览大家之词。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我们感受到以我观物的有我之境;“寒波淡淡起,白鸟悠悠下。”我们感受到以物观物的无我之境;“红杏枝头春意闹”,“云破月来花弄影”,我们感受到一字之间,境界全出;“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我们感受到洗净悲凉的大家气象。——一首诗最重要的是什么?惟境界尔。

在他笔下,文人墨客,诗词大家,都有自己的特色,历代词人,在他眼中,南唐后主李煜的词境界始大,“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故国已失,唯余寂寞空笑我,悲悔之下,才成如此之境界。然而,大气背后,留下的,更多是对故国的想念吧。境我合一,如若没有国破家亡,也断没有如此伤情绝世之作吧。情景交融,物我合一,只有真正体会过,才能道出,而非“为赋新词强说愁”。提及于此,不禁又想到了另一位亡国之君,说他是亡国之君,不如说他是词人吧,宋徽宗赵佶,“和梦也,新来不做。”一生荣辱,一世沉浮,过眼云烟,“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亡国之痛,之愁,只有经历过,才能真正称的上无我之境界吧。

除此之外,王国维对苏轼和辛弃疾的评价也颇高:苏,辛词中之狂。“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在清词中,王国维对纳兰容若的评价最高,: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容若的词有一种赤字之心,干净纯粹。

众多文人墨客之词,千古传唱者不过百句,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境界之深。“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词境界有大小而非优劣,“细雨微风”“落日马鸣”,不同之处只在于所写意境罢了。”境界并非单纯写景,还包括了人物的内心世界。所谓融情于景,情景交融,文学中有二原质,一曰景,二曰情。作者要融入所写之境中。反观现代的写作,不也是如此吗?

古今总是相通的。在王国维先生看来:“社会上之习惯,杀许多之善人。文学上之习惯,杀之许多天才。”我们总是被固定的思维所牵绊,文学作品总跳不出固定的模式,近来不断传出的抄袭事件,总是跳不出套路的各类小说,越来越少的深刻文学作品,版了无数版的各类名著。在《一本书的诞生》中,编辑抱怨现在好书越来越难寻,好作者也越来越少了。清因为思想僵化埋没了许多人才,而当今社会又未尝不是这样呢?好的文学作品,好在他们独树一帜,风格鲜明,因此,我们在文学写作中更应多些创新思维,打破原有的思维定式。

有一词话兮,见之不忘。作为中国古典美学十大名著之一,《人间词话》带给我的,不仅是游走于古代诗词之间美的体验,更多的是对当代写作的反思,作为作者,要站在现实的高峰,反映现实;又要密切注意现实,贴近生活。努力朝物我合一的境界迈步。路漫漫其修远兮,对于我来说,人生三境界,我应该还在“望尽天涯路”吧。

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