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常琳颖 > 正文

常琳颖 /

美好社会与契约精神 ——读《社会契约论》有感

作者:常琳颖发表时间:2019-08-06浏览次数:

卢梭是法国十八世纪伟大的启蒙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文学家,杰出的民主政论家和浪漫主义文学流派的开创者。卢梭生于瑞士日内瓦,但他一生大多时间都在法国,我们习惯称他为法国大革命的思想先驱,启蒙运动的代表人物。

同那个时代众多思想家一样,他的一生颠沛流离,因著作触犯权威而屡遭驱逐和通缉。虽然他一直在探讨如何建立一种理想的社会组织形式,倡导自由平等民主,但在他死后至今仍然受到人们对其的质疑和批判。卢梭是一个极度热爱自由的人,但他提出的解决方案却会危害自由的人。卢梭虽然一直在探讨理想中的社会契约,但他并未提出一种合理的合乎人性的切实可行的社会模式。正因为这样,有人把他称为“危险的哲学家”。

纵然他是追求美好道德社会的哲学家,但他却被很多人从哲学和道德上批判,他被批判的大多原因正是因为他的思想理论和著作中的“卢梭式浪漫”和他本人所具有的两面性。在他的社会观上,卢梭坚持社会契约论,主张建立资产阶级的“理性王国”,他倡导社会契约论,向往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每个公民都忠诚于集体,没有人特殊化,所有人一起协商去做有关集体的决策,但是因为过于理想主义,而忽视了人性,他所向往的社会只能是一个缺乏实践性的理想国。他主张自由平等,反对私有制和压迫,但是一旦在社会契约中出现了产生分歧的人,他就主张用压迫手段逼迫他“自由”;卢梭认为人类不平等的根源是财产的私有,但不主张废除私有制;他提出“天赋人权”学说,反对专制、暴政,提倡自由意志,但他又从未脱离强权专制;在教育上,他主张教育目的在培养自然人,但他又过分强调社会契约对个人的约束;他反对封建教育戕害、轻视儿童,要求提高儿童在教育中的地位,但他自己却抛弃了五个孩子,甚至不清楚孩子的性别和名字;但同时他又提倡人权和自由,反映了资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从封建专制主义下解放出来的要求。

有人认为卢梭是世界之上孤独的散步者,是忏悔着,矛盾着,痛苦着的浪漫自由的卢梭。但无论如何,《社会契约论》还是成为了经典,这正是因为卢梭启发了人们对于某些基本问题的思考。

社会契约是卢梭的《社会契约论》的内核。社会契约论,也被译为“民约论”,社会契约论认为国家与法的形成起源于人们自愿转让自然权利而缔结契约。社会契约思想萌芽于公元前五世纪的希腊,兴盛于十七十八世纪欧洲资产阶级革命时期。霍布斯、洛克、卢梭是该理论的最著名代表。

当人们遇到非常大的困难,只有集合起来才能克服困难,个人必须通过与其他人的联合才能生存,因而大家都愿意联合起来,以一个集体的形式而存在,这就形成了社会。人与人的契约构成社会,人与社会的契约构成国家。“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在参与政治的过程中,只有每个人同等地放弃全部天然自由,形成集体自由,人类才能得到平等的契约自由。卢梭尝试把政府的出现解释为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一种契约。个人的权利、快乐和财产在一个有正规政府的社会比在一个无政府的、人人只顾自己的社会能够得到更好的保护,所以人们愿意放弃个人自由,获得集体自由。人民应该在政府中承担活跃的角色。人民根据个人意志投票产生公共意志。

卢梭又指出社会中最富有最有权力的人“欺骗”了大众,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契约应该被重新思考。如果政府没有对每一个人的权利、自由和平等负责,那它就破坏了作为政治职权根本的社会契约。如果主权者走向公共意志的反面,那么社会契约就遭到破坏;人民有权决定和变更政府形式和执政者的权力,包括用起义的手段推翻违反契约的统治者。卢梭从分析社会不平等的起源和发展中,最终得出用暴力手段推翻封建君主专制政权的激进的革命结论。他主张建立以社会契约为基础的民主共和国,提出“人民主权”的民主思想。但是,他的理论也有其局限性。他的社会契约理论是唯心主义的,没有提出权力之间相互制衡、相互监督的思想。

“自由”在《社会契约论》中无处不在。然而,正如作者开篇时的名言“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因此卢梭提倡的自由是公意下的自由。但是当自由不符合大多数人的公意时,我们可以强迫一个人自由。而完全无视个人的自由、尊严、人格和其他任何权利,要求彻底剥夺所有个体的一切自由,不允许任何人拥有独立思想和人格尊严,这就趋向可怕的极权主义,把所有人都变成只知道服从的奴隶。所以有人批判卢梭是打着自由主义的旗号搞极权主义。

卢梭理想中的“公众意志”,具有压倒一切的力量,不可能被摧毁,更不会错误,具有崇高的合法性合理性。而苏格拉底和耶稣都是被公意所迫害的,之后的“纳粹主义”也以公意的名义侵害了所谓“少数人”的利益。所以一切的民主自由建立的基础应该是制衡,一切权利都应该被关在笼子里。任何权力主体都要受到一定的约束,而不能容许存在至高无上、不受约束的权力主体。卢梭的观点是人民转让其全部权利给国家,再由国家的公意来规定人民的权利义务自由。这实际上将人权处于消极的境地。其次,卢梭赞美古希腊古罗马的政治制度,“只要一个民族举出了自己的代表,它们就不再是自由的了”。产生合法合理的公众意志就意味着要实现直接民主,所以卢梭的理想社会只能是一个小国寡民的城邦社会,也就是回到古希腊古罗马的公民大会。

而《社会契约论》作为启蒙经典著作,其中的契约精神对当今社会仍然具有借鉴意义。人们应当具有契约精神,并且具有履行契约的诚信和勇气。合理的契约精神有利于社会诚信的建立和社会规范的形成。而要解决社会的诚信问题必然要完善规范合理的社会契约来约束个人行为的随意性。

“让极少数人享受奢华的生活,而大部分人却没有基本的生活必需品,这是违反自然的法则的。”由于被我国上至下的封建社会结构所影响,从封建社会开始产生的许多社会秩序也都是约定俗成的,人们服从于统治者,而缺少足够的反抗精神和人权意识。没有形成一种体系化的社会契约,因此在政策的产生实行上便产生了很大的随意性。没有足够合理的社会契约来约束个人和社会,社会之中缺少契约精神,这就造成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随心所欲地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比如统治者争权夺位,贪污腐败;被统治者重视谋取私利,产生诚信问题,忽视公众利益,违反规律,投机取巧。合理的契约精神能够使人们具有牺牲精神和集体精神,只有具有良好的社会规范和合理的社会契约,人们才能足够重视公众利益,重视国家,而不是一味谋取私利,这个国家才能够美好。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的法制建设不断发展,社会契约也在不断完善。然而我国仍然存在诸多社会问题,这就体现出我国社会制度和社会契约中仍然存在不完善的地方。这就需要我们批判继承并借鉴契约精神,不断完善社会制度。契约精神是西方民主政治的基石,具有一定合理的契约精神,会促进民主政治的进步,提升公民素质,让社会更加规范,人民更加幸福。然而完全放弃个人的自由和权利,失去个人人格和意志上的一切自由是不符合人性的,个人应该为集体贡献力量,然而不应该无条件把一切权利转让给集体,过度强调和歪曲的社会契约精神也会被极权主义所利用,产生类似于“法西斯主义”下惨绝人寰的悲剧。

因为唯心的论调缺乏足够的说服力,所以这本书在激发了后世对主权与人民,宗教与政治,自由与平等问题的思考的同时,也激起了对于卢梭所提出的自由与平等的思想到底是民主还是暴政的质疑和对其理论的挑战与批判。永远都没有绝对的真理,越是有争议的思想越是能够改变世界的思想。经典之所以是经典,也正是因为经典对人类智慧的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