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常琳颖

当前位置: 首页 > 常琳颖 > 正文

常琳颖 /

美好愿望——文明的对话 ——读《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有感

作者:常琳颖发表时间:2019-06-06浏览次数:

这本书的主要观点即在冷战之后,意识形态的差异不再是世界冲突的基本根源,主宰全球的将是“文明的冲突”,即文化方面的差异。


“随着冷战的结束,意识形态不再重要,各国开始发展新的对抗和协调模式。为此,人们需要一个新的框架来理解世界政治,而“文明的冲突”模式似乎满足了这一需要。这一模式强调文化在塑造全球政治中的主要作用,它唤起了人们对文化因素的注意,而它长期以来曾一直为西方的国际关系学者所忽视;同时在全世界,人们正在根据文化来重新界定自己的认同。”


对于本书所持观点,在学术界引起了广泛的争论。有人把亨廷顿的这本《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称为:由一个西方学者站在西方国家政治立场上分析所谓“非西方文化”国家对他们的体系所构成的威胁的一次精彩演说。之所以把它说成是一场演说,是因为作者的一些看法与观点产生不免受到意识形态差异所造成的心理上的偏见影响,也就是说作者并非是完全客观地站在各个文明的角度分析不同文化下国家之间政治经济体系合作或者冲突的原因。


在书的一开始,作者提到“在这个新的世界里,最普遍的、重要的和危险的冲突不是社会阶级之间、富人和穷人之间,或其他以经济来划分的集团之间的冲突,而是属于不同文化实体的人民之间的冲突。”在这之后,作者分别列举了非洲的部族冲突,塞尔维亚等区域的民族争端,两德、两朝及台海等问题,其主旨是想要说明“在冷战后的世界,文化既是分裂的力量,又是统一的力量。”我认为这个观点并不完全成立。


比如在南斯拉夫战争中,俄罗斯曾经向塞尔维亚人提供外交方面的支持,并且也与沙特阿拉伯、土耳其、伊朗和利比亚向波斯尼亚人提供资金和武器等援助。作者把这场战争中的一系列国家支援的做法归因于“由于文化亲缘关系”而造成的,当然文化因素对政治策略的影响是客观存在的,但作者却没有重视在这场战争中的各方利益集团之间的关系,而这恰恰才是影响政治的关键之处。如果就按作者所说的“文明冲突主导全球”的论点来看,文化因素在世界政治中如此重要,那么在中东战争中欧洲国家为什么一反二战前排斥犹太人的做法而是选择支持以色列复国呢?西方国家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对立问题并不能简单地归因于文化冲突,除了不同宗教和文化上的差异,造成这两种文化体系冲突的最直接原因之一还有能源问题。为什么不能说北约帮助以色列复国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沙漠中的石油资源呢?之所以造成上述这些冲突,并不能只局限于文明冲突这一方面,更多的还有地域差异与意识形态差异下不同利益集团的冲突。对于冷战结束后的国际问题,不仅存在历史遗留原因,同时还存在利益集团的干预。

因此,造成当今世界政治冲突与合作的原因除了文化因素,还有能源、意识形态、经济利益、地缘战略等因素,而文化差异只是这些原因之中的一个方面。以许多国际问题为例,决定国家关系的关键因素显然还是国家利益。世界范围内不同文明体系间的冲突经常发生,但很多国际问题是因为利益和主权问题引起分裂,因为分裂,而衍生了不同文明上的差异,所以“文明造成冲突”这一观点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而除此之外,作者还提到了另一个主要观点:文化认同解决争端。说到文化认同,想到曾经在《罗辑思维》上看到的一个问题:如何才能在大规模人群中,就重要事项达成共识?历史上只有一种方法是有效的:就是用坚定的信念影响所有的人,如果有影响不了的,就把达不成共识的人排除出去。因此完全的文化认同是不存在的,通过文化认同解决文化冲突是理想化的。文化差异永远存在,“永远不要低估人性的顽固,也永远不要高估妥协的力量”。在大多数情况下,共识只是我们展现意志、选择伙伴的最终结果,从共鸣到共识,背后是文化认同的结果,而实现文化认同的成本之高是难以想象的。比如说中国人的认知的中国,与欧美人认知的中国,却有截然的差异,因此世界没有完全的真实性,而实现文化认同也就几乎不可能。但虽然文明体间的冲突和碰撞是不可避免的,可是随着历史发展与人类进步,战争形式不应成为文明冲突最终的诉求方式,我们应该探寻更好的方式来化解文化冲突,在一定程度上实现平等的文明对话。


最后回归本书的整体价值来看,本书作者亨廷顿既因给人启迪而享有盛誉,同时也饱受争议和批判。虽然亨廷顿在书中所体现出的强烈的以西方白人文化为中心的“西方文化优越论”意识受到众多批判,但他的文明冲突论中的合理成分和闪光点仍然值得学习与探讨。正如作者所说“我所期望的是,我唤起人们对文明冲突的危险性的注意,将有助于促进整个世界上‘文明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