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罗竣豪 > 正文

罗竣豪 /

文上有情文不休

作者:罗竣豪发表时间:2019-04-20浏览次数:

语文老师抛给我们一个深刻的问题,文学是为了生活,艺术还是社会?当然作为我们医学生来说,文学:大学语文这门课程是我们的公选课,除开这个意义以外,好像就并无其他了。但是我认为,文学,其实是和中医一样,是一个逐渐积累的过程。中国上下五千年是文学,四书五经公羊传是文学,文艺复兴的艺术作品是文学,君士坦丁堡的建立兴盛和衰亡也是文学,所以说,文学,不只是我们单单理解的语文。

尔雅有云:非非文学,泛泛而语。大意就是尔雅这本书并不是一本完完全全的字典(尔雅作为中国最早的一本字典集),也称得上是一本文学书籍。可能我们提及的文学就是屈原的离骚,陶渊明的饮酒,李白的将进酒,苏东坡的赤壁赋,汤显祖的牡丹亭,至此别无其他。我们知道他们的原因是我们的高中语文要求掌握要求背诵,可是我认为高中时期的语文我们掌握的并不是文章的精髓,而是它空有的外表和躯壳。我们虽然张口闭口都能把各种文章诗词倒背如流,可提及之后的思想观念,或是说赏析,就根本说不出几句话来,这时候的文学是为了社会,因为要寒窗苦读,因为要出人头地,从小到大的12年里,我们不少会和语文打交道,作文的字数在增加,思考的深度在增加,可是语文,作为我们青春时期追梦路上的元老级人物,我高三所听到的就是,语文有什么好复习的啊?语文不就是随便编一编就好了吗?我从来不复习语文的,还不是有那么多分。我理解,因为我是过来人,理综和数学有那么多题目要做,英语多写多念争取考到140,可是语文呢?我们拼死拼活加上运气爆棚我们最多能考到130吧,这就是现在中国追梦人不重视语文,不喜欢文学的最重要的原因,他们认为学习语文是为了我的前途,我要读一所重点大学,甚至有一些人逐渐的开始厌恶汉语言文学专业。但是我认为,大学之前我们学的语文仅仅只是语文罢了,他不足以称得上是文学,因为他被社会所禁锢了,他逐渐变得应试,开放的结局少了,发挥想象的空间少了,语文答案的言之成理即可也逐渐消失了,一切都是死板的答题套路和模式,甚至近几年的语文作文开始逐渐想政治靠拢。可是语文是语文,政治是政治,语文是大学之前学生最能够接近和了解文学的一个科目了,可是去年的高考作文是让我们介绍中国,今年高考作文是写给203518岁的学生,我觉得,让我们重视国家大事,重视民族精神固然没错,但是语文终究还是语文,他是文学的衍生物,而不是政治的,所以这样的语文,我不承认他是文学的一部分,甚至说,我觉得不足以称为语文。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跟同学去吃宵夜的时候。旁边两个女生笑得很大声:“抖音现在这么火,谁不玩谁傻逼。”我猜她们只是有口无心,并没有恶意,但又不禁想起,朋友跟我说的另一件事。一个中文系同学跟我吐槽。最近她被迫,放弃了自己的Kindle(一种电子书设备)。因为每次她从包里掏出Kindle,就有人要说她:“用这个看书,你可真会装逼。”朋友叫屈:“这怎么是装逼呢,Kindle轻便,去哪都能随身带,我就图它方便不行吗?”可是旁人理解不了。毕竟,在一些人眼里,别说用电子设备看书了,他们甚至无法理解,人为什么会喜欢看书!这事我就遇见过。有人约我去打球,我说我不会,他就随口问道:“那你平时都在家干嘛?”我:“在家宅着呗,要么看电视,要么看书。”他哈哈大笑:“这年代还有人看书啊,是为了装逼吗?”我竟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接话才好。怎么会有人喜欢看书?就像有人喜欢打球,有人喜欢玩游戏,有人喜欢睡大觉一样,还有一些人,就是喜欢看书。竟让人很难理解。如果说文学仅仅只是为了生活,那我们的生活为何需要他?提升自己的文学素养了以后能够温文尔雅的去骂别人?多看点小说希望自己能过上男女主玛丽苏般的生活?文学可否视之己,视之花,视之草,视之鱼,视之虫,视之他人,视之万物,视之生活,生活处处有文学,正如,天下大美,和而不同。这地球70亿人口,有人喜欢吃甜的,自然有人喜欢吃咸的。有人对四书五经如数家珍,有人能倒背化学元素表。这原本,就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但如果一个中文系的学生,非要对一个化学系的学生说:“你连《离骚》都背不出,该不是傻逼吧?”这画面就非常吊诡了。朋友,你以为这是优越,其实恰恰是一种浅薄,浅薄到以为这世上,只有一种爱好,一种准则,一种正确的活法。不玩抖音的,不是傻逼。爱看诗词文学的,更不是装逼。他人的世界,你可以不理解、不认同、不附和,但还请怀有最起码的尊重。因为这个世界,正是因为这些不同的志趣,才变得生动和谐的。喜欢机械的人,为我们创造了自动化。喜欢游戏的人,为我们打发了休闲时光。喜欢艺术的人,为我们贡献了诗和远方。我很难想象,如果每个人都玩抖音,每个人都看世界杯,每个人都只买一种型号的车,这世界该有多么地无趣。古语有云:“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他人是不是鸿鹄不好说,但千万别让自己,成为那只喳喳叫的燕雀。这就是生活中的文学,此为文学,胜为文学。

其实我觉得反反复复说来,文学其实还是和艺术最挂钩的,很多人片面的认为文学就是诗词,其实这是错误的,文学有很多,比如我辅修的专业戏剧影视文学,就是关于影视和表演方面的文学,说白了就是大部分和娱乐圈挂钩的一个专业。今夜送归灯火冷,荷塘,堕落羊公却姓杨,这是苏轼和杨元素重游苏杭时,在白居易的坟上题的词,白居易一生无法挽回的就是那赏花与新井,让他的下半生南下飘摇。后来学到了白居易的长恨歌有题词:你走也是诗,躺也成文,怎有烟火浊得了身?我糟糠也食,五谷也认,舞一支花旦捧上坟。唐玄宗和杨贵妃的凄惨爱情人人皆知,纵使是让李白写出云想衣裳花想容的杨贵妃,最终还是在六军驻马之日被献上三尺白绫,让人间后世流传着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的丑闻。其实这也是文学艺术的一种表现形式,长恨歌是一种,贵妃醉酒亦是一种。文学和艺术似乎就像常是闻君山南我亭西,各抖襟上雨,本应是相爱两人,却无法相见,君山南,我亭西,甚至用文学的眼光还能望见西北方的艺术,但是两者却永远无法相融。

高三的时候,我们的语文课代表深深地爱上了一个人,这个人叫做李白,我不是在开玩笑,这件事情是真的,因为语文课代表看到了很多关于李白的历史简介和关于李白的一生漂泊不定的故事,他自己就认为李白是文学艺术的化生,他的作品都是艺术品,后来到了毕业的那一天,我们考完英语了以后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两人相视,拭干眼泪,看着对方的眼睛,笑了,我知道这一秒,我是她的李白,那个贯穿了她高三一年的李白,那个站在文学艺术顶峰的李白,当然也是之于自己的李白。

后来我知道了,对于文学来说,之于艺术,之于生活,之于社会,但是到最后,其实真正的文学,也只是之于自己,没有多加的艺术修饰,就像莫把深山寻,陈词如旧后,依旧文上有情文不休,这才是文学最纯最真的一面。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