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罗竣豪 > 正文

罗竣豪 /

盛开在悬崖边的虞美人

作者:罗竣豪发表时间:2019-03-13浏览次数:

 

散文

有人说,电影是人类艺术繁衍的最高峰,这句话我是同意的,但是在这千百年来,瞬息万变的过程中,人类文化的瑰宝,保存下来的真的很少,唐诗宋词算一个,古国文字也算一个,但是近代的艺术,最有代表的就是电影,从1895年卢米埃尔兄弟创作的第一部电影《火车进站》开始,紧接着,电影开始渐渐的影响着人类的生活。

今天,我要介绍的一部电影就是,美国导演罗伯.莱纳主导的怦然心动,故事大概的梗概如下:

朱莉·贝克虔诚地相信三件事:树是圣洁的(特别是她最爱的梧桐树)、她在后院里饲养的鸡生出来的鸡蛋是最卫生的、以及总有一天她会和布莱斯·罗斯基接吻。二年级时在看到布莱斯的蓝眼睛那一瞬间,朱莉的心就被他击中了。不幸的是,布莱斯对她从来没有感觉。而且,他认为朱莉有点怪,怎么会有人把养鸡和坐在树下看成乐趣呢。
  没想到,到了八年级,布莱斯开始觉得朱莉不同寻常的兴趣和对于家庭的自豪感使她显得很有魅力。而朱莉则开始觉得布莱斯漂亮的蓝眼睛也许和他本人一样其实很空洞,毕竟,怎么会有人不把别人对树和鸡的感情当回事呢?

当初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是高二,我们英语每月的一部英语电影,英语课代表给我们推荐了这个,当初全程被男主的颜值所惊艳,但是看完整片电影以后,其实有一个想法,美国的教育是一个如何偏执的教育体系?我当时觉得很好笑,明明是一个爱情片,被我说成了一个包含教育意义的一个电影,我想能够更加弄清楚这个方面的因素,于是乎,我在网上查找了关于这部电影的评析。

总结为就是整片电影确实是在讲两个人曲曲折折的爱情故事,但是,还是以美国腐朽的教育制度为基础所展开的一个爱情片,它确确实实在抨击美国早恋现象比较严重,甚至老师都不会管的地步,八年级,正对的就是14岁的时候,这对主角,在14岁的时候就已经曲折了很久了,我相信大家应该在一些新闻的网站上面看到过关于美国学生的新闻,美国的学生普遍比中国的学生早熟,比中国的学生开放,比中国的学生冲动,每年美国死在枪口下的有15000不止,其中校园的枪杀案死亡的大概就有一半以上,其中大部分就是因为爱情,虽然这部电影,给大部分人的都是恋爱的美好,但是在很多方面透露了美国学生的各种各样的弊端,比如校道上面可以随处可见的一对对情侣,还有因为一点点的小事情就牵扯到枪击,甚至谎言也是撒的十分的伪劣。

高三的时候在语文一轮复习资料写了这句话:我自倾杯思卿妆,一杯凉,两杯霜。当时觉得自己高三一定要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结果一年全部淹没于题海,当然所了解到中国古代唯美的爱情倒是有很多,比如:杨贵妃和唐玄宗的凄婉之美,虞姬和项羽的壮烈之美,甚至是张若虚孤篇压全唐的春江花月夜也是写出了他和歌姬不能在一起的悲痛,更有李白呼儿将出换美酒,而与同销万古愁的幽幽之泣,当然也想不到会在他65岁生日那天坠河而亡,终生无挂。又想起了某位大学创作歌手写的离人愁,我应在江湖悠悠,饮一壶浊酒,醉里看百花盛出愁,莫把那关外也游,等佳人守候,梦里殇自情高几楼。如同李白的诗句,但是没有李白的情,又想起当初写给对象的情书:笔墨难休,一字一顿文为囚;封纸关鸠,卿卿小字山河绣;东西江流,南北风行以你愁;陈词如旧,文上有情文不休。但是这段小小的情诗如同众多的唐诗一样,也只是写写吧,最终也没达到想要达到的目的,没入水底。

那河上千百万盏灯,你是一盏,我也是一盏。有人是卿卿我我,在同一座桥上共享美轮美奂的河灯之景,也有人隔着河,连执手相看泪眼都没有。看到这段文字便明白了一个道理,什么样的专业有着什么样的大学生活,我高三的时候是编导生,所以跨度如此之大的我,也有那种戏文的韵味,我的高中一起学艺术的考校考的现在都是读的自己当时选的道路,只有我一个人落榜了,我可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医学院的学习氛围是最浓厚的,撇开我们的高考成绩不说,我们要想拿到本科文凭的毕业证,也就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咬紧牙关的读下去,而我的朋友们,学戏文的现在有给北电大四影视表演的学长和学姐们写剧本的,学广编的在抖音上面玩的很开很火的,甚至都有几百万粉丝的,小姐姐每天都想着要嫁的,非嫁不可的,学音乐的在深大像开了一支美丽的花一样,每天都在跟我说我每天过的好烦啊,好多女生跟我搭讪,真可怕,今天晚上,就在我打文章的晚上,他给我发了一条微博,跟我说,唉我在抖音上面火了,怎么办?好慌啊,我说,恭喜你啊,我去打文章去了。满脑子都是寒假出来聚餐的时候说自己现在怎么样怎么样,我一言不发,我不想让他们问我,真的不想,我一个人?落榜?真好笑,当然,你越不想让他发生,最终还不是要来的,罗竣豪,你现在怎么样?我?湖师大。哇湖师大好啊,211呢,我笑了笑,那你读的什么?戏文还是广编?很不情愿的说出那两个字,药学,不是因为不好,是因为我知道,我自己和他们就像自己是一个异类一样,我完完全全已经脱离了编导这个行列,从今往后,分道扬镳。

难道没有什么令人愉悦的爱情故事了?糖都是言情小说发给你的,现实生活不就是你不喜欢我,我不喜欢你吗?完美的罗马假日不也是给你发完糖了就两隔了吗?一天的恋爱,到最后不也是男主眼巴巴的看着女主变成了公主,当然也不要忘记诺丁山的爱情故事,那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甚至让记者这个靠脸色吃饭的职业火了一把。奥黛丽赫本在临死之前把自己最美的一件衣裳交给了纪梵希,用自己最后的力气说,如果你想我的话,就把这件衣服拿出来吧,那时候的它就是我,和他跳舞吧,和他亲吻吧,相信我是一件愉悦的事情。那是1993年,今年2018年,纪梵希随赫本而去,留下的最后一行的字就是,你的衣服被我弄不见了呀,对不起,我亲爱的赫本,那请让我来找你,我想要真实的你。

开了三个世纪的梧桐在2003年悄然凋零,28年,在她的丈夫去世了28年之后,手里面紧握着秋天的最后一支梧桐笑着离开了这个世界,当年在南京许下的誓言,说好了要在南京种满爱你的梧桐树,让整个南京变成梧桐之城,你做到了,可做到的人也不见了,我和谁度余生?那充满了我和你回忆的梧桐?还是每当深秋一起望月的小楼?不在了,不在了,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我的妆被我哭花了,小楼也没了月亮的影子,又有何用呢?噢,对了,弗洛伊德曾经说过,快去做梦吧,梦里面有你所有想要的东西,那今天,我就好好的做一个美梦吧,梦里面最深的地方就是我最渴望的地方,那样就可以看见你了。跨越三个世纪的百岁外交官宋庆龄在03年年底因病逝世,而他的丈夫蒋介石早在1975年的时候就已经离去,在这漫长的28年里,宋庆龄并没有改嫁,而是每年在蒋介石的忌日的时候都会在他的坟前捧上一束梧桐,不是菊花,而是梧桐,因为那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信物。

我还在江南的那座桥上等过帆,可你的轻舟早已远去几重山?明明是相爱两人,却不能在一起生活,就像悬崖边上的虞美人一样,开的再绚丽,也没有人细细欣赏,当时十八抱壶时殷殷酌过的送君酒,现在八十抱在怀时犹有暖意仍呵手。当初二八那年,离别时,你说我俩就此分别,我山南,你亭西,各抖襟上雨,现在我八十盘在你的坟前,细数这五十二年我经过你身边的情届,却不敢喊出你名字的苦涩,就在这里把他倾诉完吧。纵如此,我也无力记取,不知是多少年前的那朵美人襟上花,是杜鹃抑或山茶。岁月深重,不饶你我。如今月明夜更凉,搔断白发让我为你赋一阙新词,上阙,老来多健忘,下阙,何处诉离殇?让我起身,为你最后舞一支花旦,那支十八时我们初见的花旦。

拨掉六两清欢,重新带回假面,摘掉盛开在悬崖边的虞美人,然后跳入万丈深渊,一切从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