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蕊 > 正文

刘蕊 /

浅析《让子弹飞》中汤师爷的人物形象

作者:刘蕊发表时间:2019-05-30浏览次数:

“麻匪,任何时候都要剿,不剿不行――你们想想,你们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就被麻匪给截了……”伴随着《巴顿将军进行曲》,有些羸瘦又有些猥琐的男人举着喇叭说了这部电影里自己为数不多的真话。

这部电影已经上映多年了,但提及这个男人的部分台词时,总会让人记忆犹新,甚至感觉画面就在眼前铺开――一顶帽子、一撮小胡子、革命后刚剪的头发、长袍马褂……他就是由葛优饰演的汤师爷,一个在《让子弹飞》中鲜活存在过且深入人心的配角。

圆润油滑,口舌间藏尽刀枪

汤师爷是一个足够圆润油滑的人,不仅是整段“鸿门宴”里的“润滑油”,也是整部电影矛盾的“缓和剂”。当他看到张麻子要与自己的夫人同床共枕时,他会称张麻子为“不杀之恩为大恩”的恩人,编出亲眼看见县长溺死的谎话;当被黄四郎查出他是真正的马邦德时,他会选择和张麻子一起演一出“舅甥同心”的戏码;当他认为张黄相斗自己必不能受益时,他会找托儿演自己的老婆孩子来为自己开脱,而后趁机逃跑。

“dollar、dollar……到了!黄老爷来了,钱就到了!”汤师爷举起手中的酒杯,向黄四郎投去谄媚讨好的眼神,仿佛身后已经摇起了尾巴,他又缓缓开口,笑的时候牙床简直言迸出屏幕“我们,喝一杯吧。”这个场景出现在整部电影里最重要环节的最僵局,张麻子和黄四郎在言语间过招之后,无论是在经济利益还是在社会义理方面都濒临崩盘,而老汤这一利用英语谐音的推杯换盏之策,将“鸿门宴”上滔天的巨浪压回,让两方三人有了继续维持明面上平静的可能,这就是汤师爷对语言的运用艺术。

这么看来,汤师爷的的确确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师爷”。人如其名,他将回避锋芒的唇舌策略发挥到了最极致,同时,他又深谙太极功力,在剑拔弩张的时候适时点名天平的倾向性,他的话语对别人往往有醍醐灌顶的作用,一语惊醒梦中人,又始终为自己的人际关系留了一片余地。而那些和中国官僚历史一脉相承的“师爷们”不也是如此吗?

利益至上,头脑里算尽机关

细看汤师爷这个人物就会发现,他是一个极度“物化”的狠角色。

《让子弹飞》中有一段小六子被骗后剖开肚肠挖凉粉的情节,当张麻子愤怒得发了狂之后拿枪直指黄四郎手下的胡万时,汤师爷说了一句至今都流行的台词——杀人诛心。也许有人会说汤师爷也讲义气,他也会担心张麻子今后的安危,但在追悼小六子的时候,他却趴在木制雕塑上说了一句:“人死了还怎么赚钱?”对待夫人也是如此,夫人被乱枪射死后,他丢了魂似的痛哭,但在看到银子上桌之后,他又笑出了眼泪。可见,小六子是谁,夫人是谁,在他这里并不是十分重要,而利用他们的惨死得来的钱财对他来说则是无上至宝。

汤师爷不仅会将人“物化”,还会用“物化”的概念去衡量身边的万事万物,包括因所在阵营的不同给自己带来的利益。电影中有两颗宝石,先由黄四郎送给张麻子,再由花姐还给了黄四郎,最后又奇迹般地出现在汤师爷手里。以两颗宝石为贿赂,这是汤师爷已经倒戈向黄四郎的最好证明。因为他已经笃定如张麻子一样的彻头彻尾的英雄主义者,最终根本不足以与黄四郎抗衡。而故事的后半段,他与假张麻子配合着演了一出自己追妻儿的戏,实际上是带着真金白银逃离张黄相争的战场。在个人最大的利益即生命利益面前,他舍弃了张麻子的“义”和黄四郎的“利”,选择了自己。

在故事里,他始终是追求利益至上的人。

黑白莫辨,他到底为何而活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老汤。”这是汤师爷死后张麻子的内心独白。实际上也正如他所说,汤师爷从来不是个单面刻板的存在,他这个人无法用单纯的“好”或者“坏”来断定,他真假难分,且黑白莫辨。

纵观整部电影,老汤算得上笑料最多的人,他贪财好色又胆小如鼠,却又是张黄之争里不可缺少的一份子,正如他师爷的身份一样,他是在棋盘边上观战的那个人,也许他会出谋划策,又也许他只是作壁上观,望着风向选择阵营。可他也会重义,会在雨夜枪响的时候将心提到嗓子眼,会在揭开尸体脸上的“九筒”前崩溃后退,也会在临死之前瞪大双眼劝告张麻子不要回去争斗,在他的潜意识里,还是将张麻子算作了朋友,尽管这位朋友从故事一开始就给了自己当头棒喝,而后更是送了自己灭顶之灾。

《让子弹飞》电影首映时还在读小学,单纯地将他划定为“和张麻子一伙的”,又单纯地判定他为“好人”。实际上,相较于张麻子与黄四郎两个几乎完全处于对立面的角色来说,汤师爷这个人更为丰满真实。他并不是非黑即白,更不是脸谱化的人物,他更为生动,更像现实生活中的底层地痞无赖发际后的样子,也许他也会戴上面具,但那个面具本身就是他自己亲手涂鸦出来的,他还是他自己。

整个故事中始终有个疑问:老汤说过真话吗?或许说过吧,只不过就像张麻子所说的那样——真的从你嘴里说出来,也是假的。

伴随着河畔的一声巨响,那颗南国的地雷爆裂开来,将地底的水花带得翻滚出来,也炸翻了他逃跑时满载银子的马车,将他埋进白花花银灿灿的坟墓里。

他本也是为此而来的,也许对他来说,算是一个好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