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蕊 > 正文

刘蕊 /

桃花源记

作者:刘蕊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读后感

 

佛非佛,寺非寺,和尚也不是和尚,娓娓道来的是蕴含着烟火气的自然情感,是四十三年前的一个梦,梦里是世外桃源。

 

——题记

 

初读《受戒》,便以为书中写的是讽刺,“菩提”被讹化成“荸荠”,庙成了寺,和尚娶了老婆,收着租子度日,甚至还会在佛堂杀猪。起初,我以为这是在批驳宗教的虚伪。后来才发现,难道这不是对烟火人生最浪漫的描摹与展现吗?纵观《受戒》全书,无疑不是对自然风光、民俗习惯以及人物关系做出最质朴也是最诗意的诠释。因此,我也更想给受戒取一个新的名字——现代版《桃花源记》。

 

自然风光是桃源最表层的展现,汪曾祺用清新淡雅的笔触,为书中的小城染上清丽的色彩。他特别擅长运用量词描摹眼前景致,字少而精,且愈发显得贞静朴实,多了一分悠长的意蕴。“过穿堂,是一个不晓得田径,种着两颗白果树。天井两边各有三间厢房……佛像连龛才四尺来高……大殿东侧,有一个小小的六角门。”“小英子的家像一个小岛,三面都是河,西面有一条小路通到荸荠庵。独门独户,岛上只有这一家。岛上有六科大桑树,夏天都结大桑椹,三棵结白的,三棵结紫的;一个菜园子,瓜豆蔬菜,四时不缺。院墙下半截是砖砌的,上半节是泥夯的。大门是桐油油过的,贴着一副万年红的春联……”“善因寺是全县第一大庙,在东门外,面临一条很深的护城河,三面都是大树,寺在树林里,远处只能看到一点金碧辉煌的屋顶,不知道有多大。”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字句浅显易懂,但却是锤炼得体,仿若丰子恺笔下的画作,墨迹点点,粗笔勾勒出至简至美的画面,没有芜杂的修饰,没有华丽的辞藻,带着清新的自然气息的景色便跃然纸上,俨然一派桃源风光。

 

而如同《桃花源记》中“便要还家,设酒杀鸡做食”那样,《受戒》中的民俗习惯更是无比质朴。小英子娘心灵手巧,方圆二三十里请她剪花样子的时候她都热心回应。荸荠庵里的三师傅精明能干,几乎会做和尚职务之内的全部事务,也会在打谷场上乘凉的时候给大家唱通俗甚至有点低俗趣味的安徽民歌。《受戒》中对于荸荠庵的描述甚至提到了一句话:“这个庵里无所谓清规,连着两个字也没人提起。”荸荠庵中的和尚可以在佛堂大殿上吃饭打牌,当家和尚也会在输牌的时候像市侩百姓一样破口大骂。甚至,这里的和尚吃肉也不瞒人,在大殿上杀猪的场景除了比寻常人家多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之外,没有任何不同。和尚甚可以娶老婆,和尚的老婆甚至可以住进寺庙。和尚也可以有“想好”,甚至有年轻女性在放焰口结束后偷偷和和尚私奔。而小说以《受戒》为题,也不难联想到汪曾祺本人在风土人情方面隐含的意蕴。书中写到过这样一组对话:“闹半天,受戒就是领一张和尚的合格文凭呀!”“就是。”汪曾祺以浅显直白的笔触,直接为我们展现出了庵赵庄的民风民俗,无时无刻不隐含着烟火气与人情味。仔细研读就会发现,《受戒》中对于风土人情的描摹,世俗但不市侩,淡雅却不单调,就像课本中所言,他营造出了一个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境界。

 

而《受戒》中意蕴最深刻的便是其中的人情关系,书中有多对人情关系,其中最主要的是明子和小英子之间的关系。与其说是人情关系,我更觉得二人处于爱情的理想化境界,身处爱情的桃花源之中。二人初遇是在去往荸荠庵的船上,活泼的小英子和沉默寡言的明子在船上的对话自然而恬淡,而二人确定恋人关系也是在一条船上,也源于小英子趴在明子耳边大胆地说的那句:“我给你当老婆,你要不要?”。在这段朦朦胧胧的感情之中,我们甚至不知道情因何而起,也许伴随着明子画的每一朵花悄然绽放,也许源自于那一串将小和尚的心挠痒的脚印,一切情感流露得没由来却又十分自然。二人表露情感的方式也是十分自然,小和尚因为心乱迅速将船划快,惊得小英子止不住地呵斥他。小姑娘也会用“十三省里排第一”之类的话语标榜自己的心上人,感情真挚而质朴,一切感情的变化都直白地展现在字里行间,展现于人物的动作语言。没有跌宕起伏的心路历程,没有分分合合的情感纠葛,用通俗一点的语言描述,就是一对小儿女之间的暧昧,朦朦胧胧的情感中不掺有其他杂质,如同一枚未经打磨的璞玉,纯粹地令人神往,爱情最美好的状态也不过如此。这便是汪曾祺的高明所在,受了戒的小和尚和小姑娘“私定终身”,一反佛门森严清冷之感,给人以明媚温暖的享受,实际上这也是汪曾祺人情观的精华所在。从明子与小英子的关系中我们甚至可以窥探到,汪曾祺是在用温情点缀人情,用自然的态度去追求纯粹而极致的美感。

 

抛开具体内容不谈,《受戒》中散文化、诗化的语言更是让人拍案叫绝。《受戒》语言的一大特点便是简单明练,但读来却是朗朗上口,仿若自然的吟诵。而且,它的语言还颇具潇洒自如无拘无束的意味,于不经意间营造出桃花源般的自然氛围。甚至,这本书似乎都不讲究情节故事,反而以精练传神的笔墨刻画人物的感情世界。“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行云流水般的语言让书中塑造的人物故事有如这一句挂在荸荠庵里的字,自然而隽永。

 

人常说《受戒》实际上通篇都在写破戒,而破戒便隐喻的是最自然的人生百态,而这人生百态之后隐含的便是人对于理想生活状态的期待。

 

一地一寺一城,一事一梦一景,这便是四十三年前的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