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潘翠婷 > 正文

潘翠婷 /

是芳华还是沧桑?

作者:潘翠婷发表时间:2019-05-30浏览次数:

正如严歌苓在书中写道:“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芳华,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刻骨铭记的青春。”当电影里最后一句旁白搭着声音的列车传到我的耳边,灵魂恰好也不紧不慢的跟随那余音未散的句子飞回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个年代同所有时代渴望芳华永存,一路芬芳。但那个年代又比任何时候更需要经历岁月的洗礼,才能沉淀出美好的年华。可这般用力去积蓄的青春,到底是芳华还是沧桑?

《芳华》以深情讲述一个时代,它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展现不可磨灭的碰撞和冲击,诉说曾经的热烈存在,而如今这一切早已荡然无存。看芳华逝去,有温情于心,但更多的是耿耿于怀。任何轻轻地,不经意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总是自然而然地撩拨起内心的层层涟漪。它是为青春而晕染的微澜。

这是一部从任何层面都无法被轻易定义的作品。它温情脉脉却又冷若冰霜,它平淡自然却又激情昂扬。它书写青春似乎太过单调沉重,它展示善良,却又无情摧毁善意。现在的我们似乎难以体会那些滑稽可笑,是非难辨的生活,更难以理解那群在集体中唱着战歌就能把青春奉献的一代人。显然,冯小刚用他独有的情结和经历,向我们展示了那个真实的时代那段是与非,对与错,善与恶,美与丑,爱与憎交织融合的矛盾岁月。

《芳华》的世界是一曲歌,每位用力追逐芳华的生命个体用她们最深的感情谱写着百转千回的时代之曲。是非善恶的音符带着气息不停跳跃,关于善意的歌颂循环往复。正因如此,善良在宗教式的口号呐喊中变味成了符号。无疑,刘峰是这个符号下的牺牲者,他朝气蓬勃之际,就以一颗赤诚善良的心面对世人,无论这个世界是多么的表里不一。但当你发现一个常年生活在部队单纯可爱的人,每天“活雷锋”的去帮助每一个人,只不过也是想用温暖掩盖其低微贫贱的出身。没有人是天生的圣人,可当生活逼迫你时,你会愿意去做个善人。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该对这份善嗤之以鼻,甚至践踏这份善意。刘峰用他炽热的心,在他最美好的年华,毫不吝惜给予每个人一份善良,时代却用它独有的烙印,给这份善良刻上了无奈与悲凉。

《芳华》的世界是一支舞。汗水、台步、动作,时光与舞台无数次的摩擦相遇,跳出关于美与丑的生命之舞。文工团的舞蹈有着最强的节奏,最标准的动作,最严格的要求。高低落脚之间,无不彰显出青年人狂欢的生命律动,激情热血被她们用舞蹈去做最深刻的诠释。如果你把整齐统一当做舞蹈的唯一标准,那么这场精彩绝伦的舞蹈更加叹为观止。似乎这就是青春,似乎这就是芳华。跳着舞步的青春飞扬恣意,但若它是用所有人的精疲力尽的练习,是由记不清的日子换来的舞姿,这样的生机就要大打折扣。刻意的园子里的舞蹈,总是要臣服于自由的翩翩起舞。那些被关在园子里的舞者,也只是一年年在舞蹈里找寻逝去的回忆和自由。

《芳华》的世界是一首诗,这首诗写满深情与凉薄。文革的年代,人们对世界常常爱不起,也恨不动。之所以说它深情,是因为在残酷的现实背后,也有人性保存的温暖,也有对未来无限的憧憬。萧穗子她们便是以这种深情在文工团里守望着期冀与理想。但是无休止的争斗和荒谬的战争却令人心力交瘁。正因如此,何小萍从六岁就与父亲分离,最后只能在遗书中进行父女两人多年来缺失的情感交流,以泪告别那个远逝的灵魂。刘峰也因对林丁丁一个情不自禁的拥抱,一时间千夫所指声名狼藉。所有的赞誉与关怀消失殆尽,活雷锋成了人人唾弃的笑柄。我们无法想象,原来那个时候人们需要把情感当做极力隐藏的私欲,也无法理解“一旦发现英雄也会落井,投石的人会格外勇敢”的残酷。不知为何,后来的人们却总是怀念起那个时代的单纯。或许是那份残酷冷漠里,也绝不掺杂有关名利的戏码,人们只是在逼迫摧残下自然流露出了最真实的一切。比起虚伪假装,自私无情也得让步。

《芳华》的世界是一幅画,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平淡与真挚。何小萍和刘峰是不被命运善待的人,可他们最能珍惜善良,识别善良。单调痛苦的岁月里,也描绘出了千帆已过的万木常春和洗净铅华的灵魂爱情。两颗心灵在岁月的洗礼中越靠越近,没有青春的轰轰烈烈,刻骨铭心,陪伴厮守是二人唯一能说出的告白。这是芳华给我们最真实,最平淡的世界。

热烈纷杂的光阴已逝,一代人的芳华已散,那曾经用力追逐,拼命留下痕迹的青春早已面目全非。我们用《芳华》缅怀芳华,祭奠消失的歌、舞、诗、画的世界,祭奠昂扬激荡,爱憎善恶交织的岁月。芳华那年,余味在怀,曾经的往事沧桑与无奈早已无语东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