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潘翠婷

当前位置: 首页 > 潘翠婷 > 正文

潘翠婷 /

一切深谋都为远爱

作者:潘翠婷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很久以前我在《目送》中开始去思量父母儿女这场人生中爱的修行课,那时龙应台老师把做母亲当成了她人生的一课,为此她写下“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如今我虽未为人母,却已占据了父母儿女这一位置近二十年并且一生都将持续下去。与做母亲相比,身为儿女确是更长的旅程。我们用半生去学做父母,但我们的一生都在做人儿女。尽管我们在父母生命里出现的时间不及父母在我们人生的一辈子,但父母半生的付出终究远远超过我们的给予。半生劳碌,不变的是岁月里沉淀的无私;倾心教导,留下的是路途中不竭的力量。

有时候,我常问:这一生我们注定是父母与儿女,但父母走了,我们还会这样相聚吗?我们会不会像风中的转蓬一样,各自滚向渺茫,相忘于人生的荒漠?我们是否还会记得相互陪伴日子里各自的嘱托与期冀。

最近在荧屏上热门的古装大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它缓缓铺开封建大家族兴衰荣宠的画卷,也把父母的教育理念娓娓道来。“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道尽每位父母毕生为儿女图谋的呕心沥血。即使严厉如顾侯这般的父亲也会在儿子落榜后细细询问考官原因,身死烛灭之际也拼尽全力为叛逆的儿子保住后半生的温饱。我们不可否认父母谋划的真心,可总有些父母的“计深远”过于偏激和片面。剧中虽有王老太太这样失败的教育案例,但现实生活中这样的父母比比皆是。他们的确想为自己的孩子谋划深远,奈何在溺爱的路上一去不复返,自然让自己和孩子都深受其害。所谓父母,所谓教育,永远都在为儿女做最大的图谋。

想起父母深远的谋划,我们常钦佩孟母的智慧,赞叹她为孟子的选择。胡适幼年丧父,他的母亲自他从小便悉心教导,她曾说“她教训儿子不是借此出气叫别人听”,因而她教育出胡适先生这样的大家。我的父母如今也为我考虑了二十年,从之前的细心抚养到现在的培养和职业规划。曾经我会因为父母的种种安排心生不悦,因为志愿职业的争吵也曾一度充斥着我们的生活。后来终于明白原来父母之前的安排最是适合自己,当我无法以更久远的眼光展望未来时,我的父母已经用他们的经验和爱帮我做出选择。

我们都在亲情的羽翼下长大,爱和温暖就像阳光时时的洒向每一个孩子。我们从来不抗拒这份自然而然地爱,我们选择在它的普照下进行着人类自身的“光合作用”。从此我们越来越明亮耀眼,给予我们爱的父母却渐渐暗淡无光。

罗曼罗兰说过:“亲情是一把巨大的焰火,我们一次次地感受着亲情地高潮”。高潮消退之时也迎来父母垂垂老矣。只希望山河仍在,春天依旧那时,我与父母的情分也不需要用我僵硬地膝盖去丛草里找寻跪拜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