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潘翠婷 > 正文

潘翠婷 /

刺穿灵魂的无锋剑—读《马桥词典》有感

作者:潘翠婷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读后感

 

                        千百年前,当陆游来到屈贾之乡,富有诗云:“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历史流转,当沈从文遇上湘楚大地,乌托邦边城应运而生。多年以后,当韩少功生长在孕育互相文化的芙蓉国度,我们便有了虚虚实实的马桥世界。边城里纯洁的爱情引来无数读者的驻足,停留于马桥的知音门可罗雀。如果说《边城》是沈从文对未来的美好期待,那么马桥便是韩少功对语言世界的揭露和思考。一个似乎与世隔绝的马桥村庄,一代又一代的马桥人民却用生命捍卫马桥的语言。

 

初读《马桥词典》,我感慨马桥村庄的存在—这是一个真实独特的山村,它用马桥人植根土壤的淳朴铸就牢不可摧的村庄秩序,用别具一格的马桥语言控制着马桥人的思想和灵魂。淳朴固不少见于历史上熠熠生辉的文学作品,但语言的威力却在《马桥词典》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马桥词典》里称有威力的语言为“话份”,话份在普通话中几乎找不到近义词,却是马桥词汇中特别紧要的词之一,意指语言权利。有话份的人没有特殊的标志和身份,但作为语言的主导者,谁都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存在,感觉到他们隐隐威权的压力。话份低下的盐早,不幸成为了语言的受害者,他的大半生都在语言支配下苟活。他顶着汉奸儿子的臭名,话份权自然低人一等,有时还要无端承受大家的指责和嘲笑。久而久之,本来就口舌木讷的盐早越来越少开口说话,后来就成为了“牛哑哑”。有一次,民兵把步枪对着他胸口准备问他话时,盐早的额头直冒大汗,脸一直红到耳根和颈口,僵硬的面部肌肉拉歪了半边,一次次抖动如簧,每抖动一次,眼睛就睁大一次。那只被人焦急期待着的嘴巴早已大张,竟没有一个字吐出来,多番努力后才爆出了一个音:“哇—耙。”一个本会说话的农民由于上一辈的罪过,自己这一生活在最低等的语言世界,盐早缺乏与外界的交流,最终永久丧失了说话的权利,丢失了生命的支配权。  

 

马桥是一个语言等级森严的世界。另一个沦为语言殉道者的就是复查。马桥有关于嘴煞的禁忌,任何人都不得触碰这条忌讳。有次复查因招待队里的工匠想要找手里宽裕的罗伯借钱,奈何罗伯不愿,两人发生了一点口角摩擦。复查在被日头晒得烦躁的时候忍不住说了一句:“这个翻脚板的”。他没想到翻脚板的是马桥人最不能骂的话,恶毒等级最高的嘴煞—差不多相当挖人家的祖坟。他话一出口时,旁边匠人大吃一惊。最为诧异的是,第二天罗伯就被疯狗咬了,最后走上了归途。罗伯之人死成了复查难以解开的心病,马桥底下也嘀咕复查应对这件事负责。过了一段日子,马桥人对罗伯之死的追究部分彻底压垮了复查。原来认真严谨的复查变得丢三落四,不仅账记得一塌糊涂,连人也瘦了一大圈。曾经的意气风发变成了萎靡不振。话在我们看来就是一阵风,说过就没了,可马桥却将话定格为覆水难收。马桥嘴煞的禁忌以它无形的剑锋伤害了两条生命,使罗伯和复查成为了嘴煞的祭品,也成为了马桥人触碰嘴煞的惨痛教训。

 

马桥人的“话份”和“嘴煞”归根究底是马桥语言在作祟。马桥语言以它强大的支配力控制着马桥人民的思想,马桥人民又以其极度的信仰将马桥语言推崇到统治的高峰。老实巴交的盐早首当其冲遭到了语言的制裁,一顶无形的汉奸儿子帽子,马桥人民硬是用语言将它永久戴在了盐早头上,随即盐早便开始接受语言的审判。嘲笑和歧视的压力可化成盐早肩上的千钧重力,盐早心底无边的苦楚无人诉说,只有黄土愿意成为他的伙伴,语言系统一步一步退化,最后退化成有口难开的哑巴。善良淳朴的复查也因一时无心之失,遭受了马桥语言严厉的审判。这一审判把复查从天堂拉到了地狱,本是马桥话份较高的年轻会计变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一个曾神采飞扬的年轻人,取而代之的是邋遢无神的小老头。语言的强大在马桥有最为充分的体现。它就像一把无锋的利剑,剑之所向之处,必有灵魂逝亡,盐早和复查就是这把剑下的亡魂。

 

正如韩少功所说:“语言的力量已经深深介入了我们的生命。”语言是人得天独厚的优势,我们常常以此作为人和动物的区别,动物没有语言,它们感受不到语言强大的杀伤力,也不会因一时之言就失魂落魄。可人在语言面前极度脆弱,他们惧怕语言的制裁和审判,稍有不慎他们就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马桥语言如此,现在语言更是如此。网络的四通八达成为了许多人释放无端情绪的有利条件。他们借用网络平台,感性地抨击一场事件或一个人,更为可恶的是有些网友不分青工皂白用着恶毒的言语去辱骂他人,网络语言暴力愈演愈烈,许多人很不幸成为了网络语言的受害者。我们常用科学的眼光去看语言,发现它不过是表达想法的一种工具,科学加现实却让我们认识到语言的深层威力,生活的荒诞性和神圣性就这样奇异的融合在一起。我们敬畏语言,但我们更要用好语言,让它少成为攻击他人的利剑,少成为伤害他人的武器,让它真正成为闪烁人性知识的智慧,成为人与人沟通的最美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