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陈玉婷 > 正文

陈玉婷 /

残酷的青春

作者:陈玉婷发表时间:2019-08-29浏览次数:

《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坦白说,刚开始吸引我的只是这个名字,甚至读了书的前几页我并有什么大的欲望继续读下去,这本书的前几页看起来是一部追星记,而在我的心里,与这样的名字相配的应该是一个很长、很美的暗恋故事。岩井俊二在我心里永远是情书,所以我想,我可能会看到一个像两个藤井树一样,在对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参与了他整个的青春,这样单纯的美好,我曾经经历过,所以,无比渴望同盟。

然后,我决定先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再选择进不进入这个故事。然而,故事并不美好,甚至恐怖。唯一美好的只剩下了这个名字,还有莉莉周的歌,但我还是读完了,我觉得我应该读完,再然后是电影,将近两个半小时。结论是,我并不喜欢这个故事,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谁也不要去懂这样的青春,至少,在你还青春的时候。每个人的青春应该是简单而幸福的,我多么庆幸我很久很久以后才明白不是这样。

欺负、孤立、暴力、威胁、援交、强奸……那些你曾经想到的想不到的,都在这里出现了,而往往,你发现,这些事根本就离我们很近。高中时,我曾经亲眼目睹一群高年级的学长将一个低年级的学弟踢倒在食堂垃圾桶旁,污秽物沾满全身,那个学弟,是我的初中同学,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我当时的感受。

谁知道他们经历的那些会不会也差一点发生在自己身上,或者发生在自己的亲人、朋友身上,电影里的少年,那么像我的弟弟,我多么害怕他会不会也正在经历着这些事,哪怕只有一件,我也是不能忍受的。

你永远无法想象这世上有多少恶意

雄一,故事的主人公,他懦弱,默默忍受着星野对他的羞辱和使唤,他看似可怜,但当他将久野带到郊外工厂废墟,任由那几个人渣强暴时,我再也不可怜他了。在小说里,他说过,久野是他现实里的莉莉周,但是这个莉莉周消失了,他生命中的美好也消失了,他将所有的罪恶怪罪到星野身上,但是他难道不是这罪恶的一部分吗?甚至在小说中,他还透露过这样的心思,“也许久野不在那么高高在上,他们就能靠的更近了”,哦?原来靠近一个人的方式,是把她毁了,好让他跟自己一样低吗?

星野,是与雄一并列的主人公,观众可能能更直观的看到雄一的心路历程,而星野,他突然变坏,是什么在诱使着这个少年吃了这颗有毒的青苹果。从前,他也是被校园暴力所戕害的一群人,优秀总是成为一些人被孤立的标签,过去的星野如此,久野亦如此。曾经处在被迫害一方的星野看起来那么阳光,那么朝气蓬勃,他代表新生致词,他跑马拉松,参加剑道,他做着一个标准的好学生应该做的事。可一切在他经历过生死边缘之后,骤然改变,他开始反击,并且变本加厉。过去发生的校园暴力更多的是言语上的攻击,肢体上的推搡其实很少见,星野小学同学过来找麻烦的时候,也不过骂咧几句然后不了了之。直到邪恶星野的出现,一切才朝着不可估量的恐怖发展。他在报复所有人,报复曾经对他不好的那些人,狠狠地报复,用以往别人对他百倍万倍的残忍。报复完后,他终于发现自己变成这么一个他曾经十分厌恶的人,他无法忍受身边的任何美好,所以他要毁了身边所有的一切,这一切,从雄一开始,到久野结束,中间搭上的,是无数像津田一样的女孩的一生。我想,这一切,源于星野的孤独,而他最终还是孤独,哪怕曾经有过那么多小弟的拥簇,最后,他也是个可以轻易被抛弃的人。

津田是被恶意缠身的人。故事中没有讲到当初津田为什么会被星野威胁,也许她曾为了某个心爱的男孩子献出了身体,也许像久野一样,她也是因为被星野陷害侵犯。她从刚开始出场就处在一个一个去援交或者援交完的路上。她也想用清水洗干净自己的身子,但是最后只能用一次次的微笑来掩盖内心的绝望。佐佐木说她乐观开朗,而那阳光笑容下面,是对自己的身体多么大的厌恶,对星野一行人多大的恨,小说里最后死的人是久野,而电影里,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津田,在哦我看来,电影里的设定更悲凉,她的笑脸最终定格在午后的风筝下,她终于自由了,用死亡,换来的自由。

另一个女孩诗织,表面开朗,似乎在被迫援助交际之后还能保持乐观轻松。她手机挂件一长串五彩的珠子,那么明快夺目,脸上总是挂着甜甜的微笑,可是她内心承受的巨大痛苦,恐怕没有人能够看到。

久野,是美好的代表,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中,她都捍卫了自己的尊严。小说中用死亡,电影中,用光头还有她的泰然处之,在这个残酷的游戏中,她是唯一赢了星野的那个人。

但是这一切,并不是我的青春,也不要是任何人的青春。没有谁的青春需要用逃亡、鲜血、伤口来证明。《关于莉莉周的一切》不仅仅是问题少年那些迷惘,更多是生命中那些摧残与被摧残,毁灭与被毁灭的悲怆,但最后岩井俊二还是将镜头定格在没有被摧毁的久野安静弹钢琴的画面,一旁的莲见静静地守候。影片最后,莲见终于杀死了一直毁灭美好的星野,这个性格孤僻的男孩终于走进现实,走出虚空,自我救赎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