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陈玉婷 > 正文

陈玉婷 /

丢失的爱因斯坦

作者:陈玉婷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成长,也许就像幼年学步。我们跌跌撞撞无数次,有跌倒有擦伤有撞痛,但我们也终究学会了行走。可父母只会欣喜于你终于学会行走这个结果,只有自己,才会知道我受过多少次伤、每次跌倒有多痛、这对当时的我有多难。但我们这个过程中的痛与难受在父母眼中可能只是一笔带过。因为,他们会告诉你:以后这种事还多着。

这句话在电影《狗十三》中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堂姐对李玩说的,一次是从李玩嘴里说出来的。我想,这就是成长:他人曾用于开导自己的话语最后从自己嘴里说给别人听。《狗十三》则向我们展示了这个从被教诲者到教诲者的过程。

看这部电影时,我中途有很多次想弃剧。因为影片中李玩为了找狗推倒了爷爷、害奶奶走丢、不停的闹着情绪,在我的眼中,李玩是一个十分不懂事的女孩。她的无理取闹让我十分看不惯。可我认真想想,理?什么是理?是谁制定了这一套理?是成人,理就是成人世界里的行事规则。为了理,李玩要学会迎合敬酒、要喝下厌恶的牛奶、要装作自己喜欢吃狗肉并说谢谢……而我为什么看不惯李玩并认为她无理取闹?因为我早已被灌输了这一套行为标准,已经开始学着成人的世故圆滑,已经努力的想成为他们眼中懂事的样子。

而我,又是从什么时候学着变懂事的呢?就像李玩丢失了她的爱因斯坦,我的爱因斯坦有是怎么在不知不觉中走丢的呢?

那是面临小升初的我,不愿意离开父母去市属中学上学。当时的我认为县里的中学离家近,我的好朋友们也大部分在这里,为什么要找各种关系送我去市属中学呢?在一次次固执的争吵和哭泣后,爸爸对我说:“市属中学的教学质量高对学习有好处,最重要的是,你会认识许多市区的孩子,那就是你以后是人脉关系啊。”当时的我并不太能理解他们的目的,我只觉得他们势利无情。可在若干年后,在我劝读小学的表妹去市属中学时,我突然发觉,这些话似曾相识。最终,我也变成了我曾经眼中的世故圆滑的模样。

木心曾在他的散文《童年随之而去》中他告诉母亲他丢失了心爱的夗后,写到:“母亲告诉我‘有人会捞得的,就是沉了,将来有人会捞起来的。只要不碎就好——吃吧,不要想了,吃完了进舱来喝热茶……这种事以后多着呢。’最后一句很轻很轻,什么意思? 现在回想起来,我的一生中,确实多的是这种事,比越窑的夗,珍贵百倍千倍万倍的物和人,都已一一脱手而去,有的甚至是碎了的。那时,那浮氽的夗,随之而去的是我的童年。”

我想,这就是成长,就是丢失的爱因斯坦吧。

观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