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陈玉婷 > 正文

陈玉婷 /

黑斑

作者:陈玉婷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她一次也没有回头”......合上书,整个人都沉浸在巨大的失落感与绝望感之中。为何会绝望?我想是因为悲剧的因果相连,因为亮司最终变成了他的父亲,雪穗变成了她的母亲。

我开始回想雪穗的那一段关于晒太阳的言论:“你知道吗?人的肌肤拥有绝佳的记忆力。听说,一个人的肌肤会记住所承受过紫外线的量。所以,晒黑的肌肤就算白了回来,等到年纪大了,伤害依然会出现,黑斑就是这样来的。有人说晒太阳要趁年轻,其实年轻时也不行”。就算白回来了,黑斑也会在老后出现。就算雪穗进入上层社会活得光鲜亮丽,黑暗的恶依旧在她内心深处吞噬着她的灵魂。像一成所说的,她的目光下总有一种不易被发现的卑劣下流。有些黑暗,是烙在骨子里的。

雪穗和亮司,都是在年少时被晒伤的人。目睹父亲对自己的玩伴露出鄙劣禽兽的嘴脸、母亲常年与店员厮混、在悲愤之下亲手弑父......这是他的伤,是他一辈子在黑暗的通风管道爬行的痛。年少逝父、生活窘迫、被母亲当做赚钱的工具受尽摧残......这是她的伤,是她白夜中行走的迷惘。亮司曾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太阳下行走。”听起来越是简单便越是悲哀,被晒伤的彻彻底底又怎会有拥抱太阳的勇气。

许多人说,雪穗和亮司是恶的化身,他们犯下的罪行令人发指。但在我的眼中,他们更多的不是可憎,是可怜,可怜他们是蜷缩在黑暗被囚禁的灵魂。并不是说我在为他们的罪恶辩解什么,只是在罪恶深处的东西更让人深思。这便是东野圭吾先生这部作品的伟大之处:“悲剧的产生必定有其悲剧的背景”,也称之为悲剧的因果相连。这则是让人绝望与恐惧之处,他们活成了自己最厌恶的模样,而被他们联手伤害的其他人活成下一个雪穗、亮司。悲剧因果不尽、黑暗轮回不止。

我曾想,是否有无数个黑夜里,亮司的眼前会浮现那把沾满父亲鲜血的剪刀,雪穗会想起母亲漠然数钱的肮脏双手?这令我悚然,可仅仅是小说里的遭遇便让人感到恐怖,若是放在现实中呢?那是绝望。

想起了之前的“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现实残酷的给了她们一道无法愈合的伤。每当想到这时便是一种撕裂的心疼,我好想给她们一些拥抱,好想尽可能的让她们感受世间的温暖,好想用尽一切就希望她能忘却。可我知道,有些伤是抹不掉的。不知道在多少个午夜梦回,她在梦中惊醒,想起那些丑陋的嘴脸......

我怕,怕她们有一双黯淡的眼,怕她们晒伤的印记成为未来的黑斑,怕悲剧于现实重演......

 

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