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喻浩 > 正文

喻浩 /

烟火不再的夜空

作者:喻浩发表时间:2019-03-13浏览次数:

 

杂文

恍惚间,又走到了一年的尽头。学校的假期已至,但我不得不多在这里停留一些时日。也未有细致的告别,室友们便接二连三地离开了。一个人的生活本无大碍,无拘无束倒也过得潇洒,然而,我没料到的是,几日过后,宿舍竟啪的一下断掉电来。大抵是学校的工作出了纰漏,中断了我的供电,可这下我的生活就开始艰难了起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越临近除夕,街上的行人就越稀少了,到最后竟有几分萧瑟之感,心中渐渐生出几分无奈。这时候我便开始懊恼起来,也懂了些游子孤单飘零在外的伤感,不由得怀恋起家里的好来,这样看来,以前的嫌弃确实是一种愚昧。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小年夜,一个人在床上摆弄着手机,无意中翻出了去年除夕燃放烟花的视频来,年夜的热闹似要溢出屏幕。我终于是受不了这里的冷清,我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了,归家的情绪几乎占满了我的胸膛,我不能再等了,我得回家去。

唯一庆幸的是,我终于是等到了父亲搭乘着小叔的便车返家。他们途径长沙,便顺路捎了我回去。我看见父亲风尘仆仆赶来,差点留下眼泪来。我是知道的,父亲心中归家的急切还要比我更胜才是,毕竟,这份源自内心对家乡的依恋,父亲的感触要比我深得多了。

一路颠颠簸簸回到了家中,年一样,我们找了路边的一处摊点,想要购置一捆烟花。然而从摊主与父亲的交谈中,我却得到一个坏消息——政府在今年下发了告示,从明年开始,将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想到家乡的烟火在以往的十几年中,便一直伴我走到现在,如今,竟突然要消失不见,一股莫名的失落感忽地爬遍我的全身,我当然知道这样的决策终归是出于好的目的,倒不是反对,只是一种遗憾与怅然始终积淤在心头久久不能释怀。父亲最后购置了两捆,我想那可能是作最后的纪念罢。

除夕夜,我们全家围着火炉闲谈,自然地谈到这个话题祖母长叹口气,而祖父却沉默不语。他们与烟火相伴的时间更长,遵循了大半辈子的风俗,想要立马做出改变,的确不太现实,可毕竟我们也做不了什么,只有去适从。

午夜,像是最后的告别。父亲拖出那两捆烟花,细细地拆开,又固执地排成一列,再将鞭炮环绕一圈,我们静静注视着,仿佛在举行一场神圣的仪式。

父亲点燃了导火线,我趁机翻上屋顶,眺望着小镇。星罗棋布的房屋闪烁着灯光,为夜空缀上装饰物。引线的火星走到了它的目的地,赤红的火龙咆哮着窜上天空,发出震天的怒吼,张牙舞爪地在空中肆虐。远方,像是群星从地平面冉冉升起,激起的光痕将夜幕割裂得支零破碎。到了最高处,天空透出妖艳的紫,又怦然绽放,开出炽烈的红,凛然盛放的花瓣便四散零落在夜幕之中。当一切落幕,黑夜归于平静的时候,我不禁潸然泪下——这片夜空,从此再不会拥有今天的盛况了吧。

烟火对于我到底象征着什么?说实在的,我也弄不清,只是或许有某种说不清、道不白的莫名的情愫深含在其中。我曾憧憬着那样的事物——燃尽所有,在那一瞬间绽放出的光和热、倾吐而出的美丽,而消散之时,又如梦中惊起波澜,于刹那间醒来,缠绕在指尖的幻境幡然破灭。

当烟火不再的夜空,是否那年味也就离我们渐行渐远了呢,是否那合家团聚的温馨也就在不经意间被冲淡了呢? 而夜空下的我们又将何去何从?

我不知道,我不清楚问题的答案,也不想思考,纠结于此也是无意义所在,我似乎是准备好了心态来迎接着烟火不再的事实。生活还在继续,遗憾也只能深埋心底,认真过好现在,珍惜眼前之景,珍惜身边的温暖。为了更好的明日,或许那才是失去的意义。